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印尼艾可舞團首登台 環保女權入舞作

yam蕃薯藤新聞/文/陳小凌 2017.07.11 18:00

國家兩廳院「新點子舞展」壓軸舞作,首度邀請第一支來自印尼的知名艾可舞團登台,14日至16日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哭泣賈伊洛洛」、「Balabala」雙舞作。舞團藝術總監編舞家蘇布利陽托(Eko Supriyanto)也將與台灣原民編舞家布拉瑞揚碰面,分享雙方如何將傳統文化與舞蹈融入現代舞中。

兩廳院藝術總監許惠美與印尼艾可舞團藝術總監蘇布利陽托。陳小凌/攝影。

 

曾任國際巨星瑪丹娜國際巡迴演唱會舞者的蘇布利陽托,近幾年受邀回到東印尼的小村落賈伊洛洛,指導當地十幾歲的年輕人跳舞,並為他們量身打造了「哭泣賈伊洛洛」和「Balabala」雙舞作,兩支舞作在荷蘭、巴黎、柏林等地演出時、受到國際注目和好評。

 

蘇布利陽托說:自己是爪哇人,從小學習爪哇宮廷舞蹈及印尼班卡席拉武術,很年輕就到美國發展,2002年回到家鄉印尼,2014年收到一則來自東印尼偏鄉賈伊洛洛的演出邀約,希望以艾可的明星光環號召貧困街童學舞,更藉由藝術節繁榮地方,賈伊洛洛的地方首長跟蘇布利陽托說:「你在世界做了許多未知的事,為什麼不放膽在自己的土地上,給自己一次機會去試試?」 

 

於是艾可開始了現代舞創作。他也希望帶著這群生活在印尼小村落的年輕舞者們,藉由舞作在國際上巡演,打開他們的眼界,知道他們的未來其實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哭泣賈伊洛洛》是蘇布利陽托花了兩年時間深入研究印尼東部偏鄉賈伊洛洛地區及其海面下珊瑚礁的美麗作品。觀光正威脅著這片以往未經開發的處女地,但他領悟到當地社區和深潛活動不應只為吸引觀光客,並開始投注大量心力在賈伊洛洛這塊土地。

他以《哭泣賈伊洛洛》作品探討此議題,挑選當地年輕男性共同參與這齣現代舞作品,探討「寧靜觀光」的可能性(寧靜觀光係指觀光客以友善環境的方式造訪景點,並以樂活養生的方式度假)。舞作中7名男身穿紅色短褲模仿魚群,提醒人們大自然正受到過度開發的威脅,期待海洋生態癒合,珊瑚礁不再崩解,魚群再次回歸,水之神靈復元。

 

2016年11月,蘇布利陽托為5位同樣來自印尼賈伊洛洛的年輕女舞者創作舞作《Balabala》,為東印尼的偏遠地區女性發聲的作品。舞作以緩慢的舞步展開充滿韻律的連串動作,營造出充滿力量的形象。《Balabala》這支舞希望讓人在嘈雜日常中,得到可以喘息的空間,也展現出印尼偏遠地區,女性的潛力及創造力。舞作中以印尼班卡席拉武術中的九向原理作為基石,刻劃出印尼女性的多重角色為,蘇布利陽托的《Balabala》以現代舞中為女性強有力發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