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指尖哥 李婉鈺 共軍

金Hide秘辛/一段未甦醒的夢:張雨生

蕃視野/整理報導/霍韻琪 2017.06.22 15:00

1997年10月20日凌晨2點40分,一部車從淡金公路上呼嘯而過,剎那間,一聲巨響直衝天際,一位創作具佳的音樂才子,就此陷入了昏迷。他在加護病房與死神纏鬥了24天,11月12日晚間11點48分,這位未來的巨星就這樣撒手人寰,31年的人生就此畫下句點。直到20年後,有多少人還想回到當時,阻止這一場悲劇發生。

 

 

張雨生的夢,至今仍未甦醒

 

2017年的5月16日,第28屆台灣金曲獎入圍名單公布,上面出現了一位許久未見的名字,特別貢獻獎–張雨生。

 

而生前的他有5次提名金曲獎獎項,直到逝世後以《口是心非》奪得第9屆金曲獎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唱片獎(年度專輯獎),當年則是由他的父親代領上台致詞,台下觀眾全部起立鼓掌,淚如雨下場面動容。

 

沒有張雨生,就沒有今天的張惠妹

 

今年11月即滿張雨生逝世20周年,榮獲金曲獎特別貢獻獎,天后張惠妹第一時間就在臉書寫道「屬於你的榮耀,永遠都不嫌晚,跟你的音樂一樣永恆」,緬懷當年帶她進入歌壇的恩師。

 

當時張惠妹還在一個酒吧駐唱,直到有一次張雨生來酒吧聽她唱歌,感覺不錯並連續來了一個月。有一天張雨生對她說:「我聽了你一個月了,確實不錯。我願意給你寫歌。」當時可把張惠妹樂壞了。從此張雨生全心的扶持張惠妹。

 

張惠妹因一首與張雨生合作的《我最深愛的人卻傷害我最深》打開知名度,慢慢的火起來後,張雨生在1996年幫阿妹打造了第一張專輯裡面主打歌《姐妹》、《解脫》等經典歌曲傳唱至今,這一張專輯也奠定了阿妹在台灣樂壇的地位。

圖/翻攝自google圖片

1997年,張雨生給阿妹打造了第二張專輯主打歌《bad boy》徹底讓阿妹在台灣樂壇站住了腳。這時無奈的事情卻發生了,張雨生的不告而別,讓阿妹悲痛欲絕,也開始找不到音樂定位、暫時迷失了自己。如今20年後的現在,張惠妹的地位,證實了恩師並沒有看錯人,天后的位置仍穩坐泰山,當初沒有他的栽培,也不會有現在的張惠妹。
 

獨具慧眼另一人,陶晶瑩

 

陶晶瑩與張雨生相識於高中時的比賽,大學時兩人並成為校友,陶晶瑩是新聞系學生,張雨生是外交系的學長。然而在張雨生的努力下,成立了學校的吉他社。但不會彈吉他的陶晶瑩,卻被張雨生推薦成吉他社社長,而實際上就是一個打雜、跑公文的,彼此友誼就在大學中茁壯。

圖/翻攝自google圖片

畢業之後便由張雨生提拔入行,給陶晶瑩寫了首《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以歌手身份出道,2人一起合唱過《我不能一點一點愛你》、《執著》等歌曲,還為她寫歌,之後成功轉戰主持界,成為當今的主持一姊。因為和張雨生的特殊關係,陶晶瑩曾在《我變了》專輯中唱了一首《是不是聽你唱歌》獻給學長,而在張雨生的紀念音樂會上,兩人還隔空合唱《我期待》,至今記憶猶新。
 

搖滾音樂  顛覆傳統舞台劇

 

1997年的台灣第一齣搖滾歌舞劇《吻我吧娜娜》是張雨生第一次的音樂劇創作經驗,全劇作曲及音樂全由他監製,《音樂時代》雜誌稱之為「十年來在國家劇院演出過最精采的音樂(歌)劇」。

                             圖/翻攝自果陀劇場 圖一《吻我吧娜娜》舞台劇 圖二 (左Koji(櫻井弘二)是小寶生前最重要的創作夥,又長雨生)

其實這也是他第四次與果陀合作,前三次都是以演員來出演,包括93年版《淡水小鎮》飾陳少威,《完全幸福手冊》中飾康有維、《天龍八部之喬峰》飾無名高僧。可惜因早逝而未能繼續創作更精彩的作品,但他在短時間內為果陀劇場獨立作曲的音樂劇「吻我吧!娜娜」儼然成為了台灣音樂劇經典之一。

 

前衛表演  至今仍不失溫度

 

張雨生有著清晰的吐詞,乾淨的發音,尤其是他宏亮的嗓音,就算唱到了高音仍展現飽滿的音調,亞洲當今還無人能超越。在張雨生的歌曲中,像是《我的未來不是夢》《天天想你》《大海》等如今仍被傳唱。其實最具突破性的專輯《卡拉ok·台北·我》,裡面融合了搖滾R&B民謠爵士古典POP,還加上類似饒舌的數來寶、台語唸歌,歌詞內容上更觸及到弱勢族群、環保、對生命的自省以及動物關懷等多元的主題,在當年的主流歌壇中這樣大膽嘗試,張雨生更是第一人,其創作已領先華語流行音樂整整20多年。


張雨生歷年專輯封面↓

前衛的作風,讓張雨生的歌曲有種歷久不衰的雋永性,對華語流行音樂的升級和發展也有著重大的貢獻,「音樂魔法師」盛名當之無愧。

 

20年後 名字再現金曲獎

 

會在20年後的金曲看到他的名字,其實張雨生員所屬唱片公司,已故豐華唱片創辦人彭國華曾於2014年獲頒金曲獎特別貢獻獎,因此豐華唱片今年替張雨生報名,當獲獎時寶哥的媽媽則是不知情,哽咽表示:「有點驚訝也很感動,謝謝你們。」

 

從1988年入行到1997年離開,張雨生的歌齡不過短短十年,卻留給我們一段變幻莫測的音樂人生,以及華語樂壇最為靚麗的高音風景。「我的未來不是夢」,無常,卻讓他的生命在最精采時刻嘎然而止,但永遠不會被人們遺忘的音樂,就是對於他31年的音樂人生最大肯定。

圖翻攝自張雨生紀念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