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指尖哥 李婉鈺 共軍

金Hide秘辛/《圍庄》民樂融合龐克 唱出六輕汙染下的悲歌

蕃視野/ 2017.06.22 15:00

黏稠的風從麥寮方向來,把酸腐的氣味一陣陣往台西鄉吹。六輕石化廠所排出來的廢氣,全在一呼一吸間全吸進了居民的肺裡,原本生氣蓬勃的村莊,再也長不出西瓜,草地也不再綠。在台西鄉生活幾十年,居民早已生根,卻因為這陣風,有的人被吹離故鄉,有的人被吹走了健康,曾經以為是安居的樂土,如今卻變成生活的惡夢。生祥樂隊2016年所推出的專輯《圍庄》,就是以漫天的石化工業為背景,唱出在汙染中生存居民的心聲,以及對該議題的反思。

 

雙CD概念專輯 創台灣音樂募資壯舉

 

生祥樂隊在上一張專輯《我庄》中,就寫出了一個村莊在現代化的的進程中的改變與失去,像是小朋友認真讀書,在課本裡卻讀不到家鄉的歷史,或是超商進駐農村,包山包海的服務項目,讓家鄉漸成一個全新的,自己也差點認不出來的樣貌。然而《圍庄》則是更進一步針對石化汙染議題切入,並以雙專輯18首歌呈現,一個村莊如何被石化工業包圍,唱出在汙染之中生存的居民的眾生相。

 

《圍庄》雙CD的概念來自英國搖滾樂團Pink Floyd《The Wall》,是林生祥在生病休養期間想到大學時代曾聽過這張史詩級的作品,於是一通電話打給搭檔鍾永豐,《圍庄》的格局就這麼被展開了,但要擔負這樣一個沉重的議題實在是個難題,加上雙CD的工作量加倍,讓林生祥的身心都極度疲乏。好不容易交出作品,又遇到另一個難題,因雙CD的發行要價太高,在台灣的唱片工業中難以得到支持,所以選擇採取群眾募資的方式發行。但過去從來沒有要價這麼高的獨立募資製作,讓林生祥、鍾永豐兩人心裡也七上八下的,為期兩個月的募資,在第一個月結束時就成功達標,也寫下了台灣音樂募資精彩的一頁。

 

從我庄到圍庄 唱出汙染下的掙扎之聲

 

《圍庄》在《我庄》之後,樂隊編制更是來到了七人,除了原來的電吉他、貝斯和打擊樂之外,又加入爵士鼓、二胡和嗩吶,原來具有傳統鄉土味的曲風結合了搖滾、龐克以及民謠,讓聽得人欲罷不能。儘管眼前的是一個龐大且令人感到無力的社會議題,鍾永豐仍能從杜甫身上得到寫詞的靈感,然而這些故事並非憑空而來,是鍾永豐花了大量的時間實地走訪,有時他會開車到麥寮,把車停了就這麼待在那裏,跟著居民一口一口的呼吸,就這樣他寫出了《出,不走》。

 

收錄在《圍庄》第二張CD《動身》裡的《出,不走》中,所寫的是台西鄉的居民陳財能的19歲兒子,以及父母和兄姊都死於肝硬化,為了遠離汙濁的空氣,陳財能和妻子搬進小貨車裡,過著如吉普賽人的生活。但當時鍾永豐沒聯絡到陳財能,於是就跟著他走過的路,從頭走一遍。一聲「只是細猴仔托夢緊噭/阿爸走,阿爸緊走!」,說著兒子託夢給爸爸,要他快走,快走,不要再留在這裡,更讓聽者心都碎了。

 

 

同樣收錄在《動身》中的《戒塑膠毒》則是將問題回歸自身,既怨懟石化業對台灣造成汙染,卻在買東西的時候隨手拿塑膠袋,渴了就去買瓶裝水,但塑膠萬年不會分解。「海口集萬象/共下行一轉/魚鳥哽塑膠/浪打塑膠岸」四句如詩般的句子,寫出製造塑料垃圾對環境和動物造成的影響。

 

 

《圍庄》之後 六輕怎麼了?

 

《圍庄》發行後,在28屆金曲獎中拿下流行音樂類的評審團獎,同時入圍年度專輯獎和最佳專輯裝幀設計人獎。在入圍獎項的背後,也引起許多人對於六輕和台灣環境污染的關注,然而在雲林縣公告展延六輕燃煤許可證的前兩天,環團在斗六辦了一場反空汙遊行,居民舉著罹癌逝世的親人遺照參與遊行。

 

「六輕的味道是死亡的味道。」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這麼說,自從六輕來了以後,居住在六輕附近的居民罹癌率是遠處的兩倍以上,南風吹起,也把汙染吹進彰化大城鄉,一條300公尺的街道,一直有人在辦喪事。儘管如此,雲林縣政府仍在6月12日核准麥寮汽電廠等13張許可證再展延兩年,居民們追尋健康仍是長路漫漫。

 

延伸閱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