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桃園 獅子會前會長 Zenfone 8
}

台灣瘋補教/好想當回學生? 其實台灣學生比你想像中的更疲憊

蕃視野/黎婕妤 2017.05.16 14:27

放學鐘聲響起,揹著書包的學生們一批批魚貫走出校門,下一個目的地不是家,而是帶著一身的疲憊走向補習班,直到晚上十點才能正式鬆一口氣,這是一個台灣國中生的日常生活。根據桃園市議員王浩宇臉書上羅列出各國家學生的上課時數,指出台灣是全世界學生上課時數最長的國家,甚至超越鄰近同是升學主義掛帥的日本、韓國、中國等國家,去學校上課外加補習的時間起碼十小時以上,堪稱全世界最血汗的學生。

 

放學直奔補習班 學生比勞工更疲憊

以一個公立國中生的課表來看,早上七點半就要到校早自習、打掃,然後一堂堂的課程接踵而來,直到下午大約五點才能放得了學,休息一個小時吃頓飯,就得奔向補習班繼續上課到九點,有時十點才能離開,回到家稍微休息一下,或是把剩下的作業做完才能夠上床睡覺,能睡眠的時間往往不到青少年所需的睡眠時間8-11小時。

        (公立國中學生的一天圓餅圖)

而私立國中學生的上課情況更加嚴峻,從新北一間私立國中的課表來看,早上六點半到校,到校後打掃、看英文節目,接著上課到下午五點十五分,休息四十分鐘吃晚餐,從六點開始繼續晚自習,直到晚上八點四十五分,待在學校的時間長達15小時,甚至比勞工基本工作時數八小時,若加班也不得超過十二小時的時間還要長,更讓正在青春期的學生難以安穩休息,整天都在學校讀書考試,回到家還來不及喘口氣,就得迎接下一個明天的到來。

        (私立國中學生的一天圓餅圖)

 

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家長憂心忡忡

為什麼想送孩子就讀私立國中呢?孩子目前就讀國三的劉姓家長表示「是擔心小孩子在叛逆期的過程中交到壞朋友,所以才選擇私立學校就讀,一整天都待在學校由老師照看著比較放心,留在學校晚自習也省得送去補習班。」而送孩子去補習班的家長則認為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只要輸一分就可能輸掉一個頂尖的學校,甚至是一個未來,所以在各方面都需要補強。也有家長認為,小孩子只要一閒下來就會開始打電動,不如讓他參加才藝補習班學點東西。

草根影響力文教基金會於2016年發表「兒少才藝學習」調查報告,指出從幼稚園到國中的學生中,約有七成課後補習,在七成中約有56.2%參加學科補習、34.75%參加術科補習,還有家長每個月投入萬元以上的補習費,就為了讓孩子以後能上好學校。在高時長補習的背後,消耗的不僅是學生的精力,投下的金錢和對孩子未來的焦慮也讓家長焦頭爛額。

 

學生眼皮好沉重 延後上學成解方?

高時數的學習,讓學生不僅睡不飽還容易引發情緒躁鬱,甚至憂鬱症等情緒病,也讓學生失去自我探索的時間,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則大力推動「延後上學」,讓學生在高壓的學習生活中能夠有喘息的空間。補習班九點或十點才讓學生回家,隔天六、七點又要起床準備出門,根本沒有充足睡眠。 但此項做法引起激烈討論,支持方認為延後上學能讓孩子有充足一點的睡眠,早上起來還有時間能和家人吃頓早餐,有家長認為,孩子的生活不應該只有考試和作業,孩子更需要時間發展自己的興趣和休息。

但反對方認為,延後上學只會讓學生更晚睡也更晚起床,無法盡到讓學生休息的目的。 「延後上學」並不是第一次被拿出來討論,地方教育局曾同意讓學校自訂上下課時間,只要上課時數夠了就好。但討論歸討論,在實行面上仍有困境。例如國中生一天有七堂課,若延後上學還要滿足上課進度,全部的課就得重新排過,還可能陷入「趕課」的危機,另外如果延後上學,可能就得延後放學,讓學生回家時間拖得更晚,反而達不到休息的效果。

 

晚點上學惹議 各縣市政府怎麼做?

桃園於去年一月,在《國中小學生在校時間實施原則》中,追加規定桃園公立國中小7點45分後才能安排正式課程,目前大部分國小皆符合規定。台中市議員張耀中曾發動連署,要求台中市政府實行學生延後上課時間,儘管引起熱烈討論,但台中市教育局表示,曾邀家長團體、教師代表和校長共同討論,當時結論是不適合。市長林佳龍則指出,現行上學時間已有7點30分至50分的彈性時間,若要調整時間,可能會影響家長上班通勤,市府會再研議。 儘管台中市還在研議階段,但台北市四間中小學已經搶先試辦延後上學,民族國小採取每周一、湖田國小則是周一到周五,原本7點50分到校,延到8點再到校,至善國中則是七八年級每周兩天可以8點到校。據《中央社》報導,民族國小校長黃耀農表示,有許多學生住在永和、林口等地,通勤需要花較多時間,學生多半認為延後到校是一大福音。

延伸閱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