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黑色?藍色?還是夏隆色?《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滔客/ 2017.04.25 00:00
「大多數的人認為:總有一天,偉大的神將從空中降世,帶走物質生活中的所有東西,並讓所有人獲得救贖。但如果你知道怎樣的人生才是值得的,你應踏實地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人生!而現在的你看到了那道光,你要為了自己的權利站起來!」—雷鬼樂之父,「鮑勃」馬利。

說來有些可悲,能夠在美國影視文化中看到一部全部由黑人演員演出的電影竟成了一件令人感動的事,而這樣一部特殊的電影就在奧斯卡被批評「太過白人化」的隔年榮獲了奧斯卡最佳影片,也讓那份存於觀眾心中的感動更加真實而清晰。無庸置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一部細膩認真地闡述「顏色」的電影,而這個顏色不只是屬於黑人的「黑」,還有屬於黑人的「藍」。

電影一共分為三個篇章,將主角夏隆童年、青少年和成年的人生分開詮釋。開頭的第一篇章名為〈Little〉,「小不點」是童年的夏隆被霸凌他的同儕們取的綽號,同儕間的霸凌不需要什麼理由,只不過找個比較好追比較好打的小不點來欺負罷了。但相對的,幫助一個人也不需要什麼理由,伴隨著Boris Gardiner的《Every Nigger is a star》副歌高吭,成年黑人男性胡安開著昂貴的車風光地出現在夏隆的世界,在當時的夏隆和觀眾看來,胡安就是一個發著光芒的黑星,他出現了,拯救了被霸凌的夏隆,也在教夏隆游泳的時候向他闡述了「藍」的定義。

胡安當時坐在夏隆身旁,看著藍色的海緩緩說著他在古巴的過往:「當時的我也是個野孩子,像你一樣,在月光下光著腳奔跑……有一次我經過一位老奶奶,我跑,一直跑,像個傻孩子……那個老奶奶攔下了我。她說:『去奔跑吧!去追逐光的方向!在月光下,黑人男孩是藍色的,你是藍色的!從此以後,我將稱你為藍!』」夏隆於是問胡安他的名字是否是「藍」,但胡安否認並說「有些時候你得自己決定你要做什麼。」或許胡安自認他並沒有成為老奶奶口中的藍色男孩,而是以自己的選擇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道路,眼神中有些許遺憾,但至少是自己選擇的路。

在這之後,顏色成了這部電影中最重要的意象。

除了胡安之外,夏隆的童年生命中出現了另一個救贖:穿著一件藍色衣服的凱文。是他告訴夏隆他的靈魂並不軟弱,也是他出手幫助夏隆稍微融入同儕的遊戲。當時的夏隆是否已感受到自己心中對凱文泛起的情感?而在得知媽媽吸毒、胡安其實是一個毒犯之後,夏隆的童年劇場嘎然結束。或許童年真的不該了解世界太多。

第二篇章〈Chiron〉是夏隆的青少年時期,此時胡安已經去世,母親吸毒和情感勒索的情況愈趨嚴重,夏隆還要面對學校裡泰雷爾等同儕的霸凌和對其性向的質疑,只有凱文越來越靠近夏隆生命中的唯一救贖。一次凱文找到了在夜風中看海的夏隆,在沙灘上,兩人接吻了,過程中凱文的手離夏隆的褲襠越來越近,夏隆的手緊抓著地上的沙,一切都在黑暗中美麗。

只是這唯一的救贖也被命運無情地摧毀了:在泰雷爾的半驅使半恐嚇之下,凱文同樣穿著藍色的上衣走到夏隆面前,但這次凱文不是來救他的,而是為了應付泰雷爾對夏隆打上霸凌的第一拳。之後夏隆為何選擇不起訴打他的那群同儕?可能是以暴制暴的想法遠大過訴諸法律,可能是自知家裡的金錢無法承擔訴訟費用,但最有可能的是,打他的那群人裡還有凱文啊!

於是夏隆選擇以暴制暴:隨著椅子在泰雷爾身上砸出的重響,夏隆被送至少管所,離開前的夏隆穿著的藍色衣服,好似凱文打他那天所穿的那件。

來到最後的篇章〈Black〉,夏隆因緣際會下也成了毒犯,如電影最初胡安的出場般再次回到眾人的眼前。表面上來看,成年的夏隆有錢又有力,再也沒有人能夠欺負他,他終於自由了。但為何篇名是「Black」而不是「Chiron」呢?是不是這個成長而強大的夏隆其實已不是夏隆真正的模樣,而是為了生存適應社會後所生出的一副黑色盔甲?

夏隆似乎終究無法以藍色男孩的身分長大。

又一個常態的失眠夜晚,夏隆接到了來自凱文的來電,自夏隆入少管所以來這是他們第一次聯絡上。夏隆得知凱文後來成為了一名餐廳廚師,而之所以在深夜突然打過來,只是因為餐廳裡的顧客點的歌曲令他想起了夏隆。約定好會光顧凱文餐廳的那個晚上,明明還沒見到成年凱文的夏隆已在夢中看見抽著菸的凱文的側臉,而現實中的夏隆抓著床單的手好似在抓著沙,一切都彷彿回到了沙灘上的那晚。

來到餐廳,兩人都有些吃驚對方的改變,凱文尤其無法相信夏隆居然成為了一名毒販。如果是前兩幕的夏隆應該也無法相信在凱文面前的是他們長大後的模樣,但這已經發生了,夏隆無法辯駁也無法解釋。之後凱文放了Barbara Lewis的《Hello Stranger》,這就是昨晚令凱文想起夏隆的那首歌,歌曲裡幽幽唱道:「It seems so good to see you back again.」夏隆看著凱文,感覺到似乎還有一些事情是從未改變的。

凱文下班後帶著夏隆回到自己的家,凱文在夏隆面前換上他的便服:一件藍色的衣服,人們成長於世上多了許多偽裝,凱文的廚師服便是他的偽裝,這件藍色的衣服才是真的凱文。面對真正的凱文,夏隆決定也卸下自己的盔甲:他向凱文承認自己對他的情感,即使凱文對他做過不好的事,即使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份情感依舊沒有改變。

凱文是如何回應夏隆的情感的呢?我們只看到最後夏隆和凱文兩人相互依偎,夏隆的腦海中又出現了這樣的景象:在海潮邊,在月光下,黑人男孩是藍色的。即使自己無法成為永遠的藍色男孩,依然能將這片藍永藏於心,這又黑又藍的顏色,就是夏隆的顏色。

(圖片來源: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