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海南味道(一)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3.14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韓秀娟

一段旅程結束,將所有的記憶打包,擇取那些印象深刻的,化作文字。雖說「詩和遠方的田野」聽起來浪漫,但有時也會如「眼前的苟且」一般五味雜陳,有好奇,有驚喜,亦有落差,有欺騙。

對於食物的感受,也是如上所述。

海南的飯菜,整體偏清淡,當然各地有各地的特色。我未走完島上所有的城市,也未按約定俗成的總結去填飽皮囊。提前做了一些不完全的攻略,但對於吃這件事,主要還是隨心而動。

漫步海口騎樓老街,有一個叫水巷口的地方,餐館連連,起初我以為這裡就是網路上推薦的海口騎樓小吃街。未翻新的建築,一層營業,二層住人,餐館多是售賣辣湯飯、粉湯和醃面。中午時間,車來人往,叫賣聲不斷,撲面而來濃濃的市井氣息。我雖為北方人,但從小就對「辣」不感興趣,可一個上午的溜達已讓人饑腸轆轆,踱步周圍,也沒有更多更好的選擇,於是決定,就嘗一次辣湯飯吧。

待湯端上來,發現裡面根本沒有紅辣椒的任何痕跡,「辣」在哪裡呢?喝一口湯才明白,製造辣味的元素原來是胡椒。海口的冬天還是潮濕的,這湯固然能夠祛濕暖身,補充能量。辣湯的主體構成還有豬雜和酸菜,再配上米飯和廣式臘腸,一份這樣的套餐足可以飽腹。套餐裡的每樣東西其實都那麼平常,可如此融合卻不輸美味大餐。豬雜嫩滑、酸菜綿軟、臘腸甜脆,積聚的味道令人胃口大開。

如果喜歡吃面,醃面是個不錯的選擇。還是一樣的豬雜和酸菜,只是多添了酥香的炸花生。再澆上鹵汁,這樣一碗拌面也絕不輸北方花樣繁多的麵食。其實,麵食哪裡有地域的界限,有時候一個不經意,它就會給你驚喜。另外,不管是日常還是嘗鮮,找到符合自己胃口的食物總是一件好事。

一個個小店門口,簡易的桌子和凳子上食客滿滿當當;小店裡,手疾眼快的海南姑娘正將懸掛的豬腸、豬心、豬肝等取下切碎。這是老街的印記,也是老海口的印記吧!

說完了海口老街的主食,再說說瓊海博鼇鎮街頭那些誘人的零食。

海南無疑是水果的天堂,價格與內地相比,有的水果持平,比如香蕉;有的要便宜不少,比如菠蘿蜜。

徐步街頭,看到賣菠蘿蜜的攤販將黃燦燦的果囊從冬瓜大小的果實中挖出來,這顏色和動作,比起那些靜靜地安放在攤位上的水果,更容易激發遊客的購買欲。看是愉悅,當然,嚼在嘴裡的香甜更是愉悅。

在「海的故事」酒吧附近,我第一次嘗試了大名鼎鼎的瓊海甜品小吃——雞屎藤。

每一次嘗試其實都是一次小「冒險」,即使你嘗試的食物有名氣,也不見得適合自己。蘭州牛肉麵有名吧,可是我總能在火車上、餐館裡聽到非在地人說「吃不慣」之類的話語,當然也有許多人第一次吃就念念不忘。這種因人而異的結論很有意思,不同的聲音才是正常現象。

言歸正傳,對於上桌的雞屎藤,我首先分辨出了有形有味的椰絲、薑絲和最熟悉不過的紅糖水的味道,然後,碗底眾多墨綠色的顆粒引起了我的興趣。詢問攤主後得知,雞屎藤是一種植物的葉子,曬乾後磨成粉,再經過幾道工序,就成為這種吃起來軟糯的食物了。

此小吃的名字那麼讓人好奇,又那麼讓人聞之生畏,然而,它實際是一道暖心的甜品,尤其適合女性。

寫到這裡,發現此篇盡是褒揚之詞。可如文章開頭所言,對於食物的感受,並不是只有一種。那些酸與鹹,待下篇敘。

Related Posts:《瘋狂動物城》:烏托邦世界的迷思在熱愛的路上,做自己追溯•傳承:蘭州牛肉麵的另一個故事牛奶雞蛋醪糟的玄機為高校女教師呐喊冬日裡的養生美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