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低薪

探索中國式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2.1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當國民黨政府還在反攻大陸解救大陸同胞之時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吾人即開始參訪中國文教經建藝術單位與團體;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吾人即在擔任總編輯的「中國通」商業雜誌撰寫社論說「在1997年後的10年間若香港經濟還和中國一樣的進步,那台獨市場就會大幅萎縮,否則台獨市場就會大幅擴大」,如今中國經濟大幅成長國勢大幅崛起,支持台獨的比率也從28%降為15%,中間的維持現狀派則成長到78%以上;中國經濟已成長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大家研究中國經濟時亦都把焦點集中在「中國式的市場經濟」,而忽略了前段的「中國式社會主義」;去年520民進黨接管台灣國政,因蔡英文總統不願同意馬英九政府捏造莫須有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共竟然將每年來台旅遊的四百多萬觀光客大幅縮減;去年10月18日菲律賓杜特蒂總統訪問中國,大力吹捧中國與習近平總書記後爭取到135億美元的合作協定(不含漁業)及240億美元的低率貸款及投資協定之外、習近平龍心大悅還宣佈未來每年要送給菲律賓上百萬人的觀光客,「觀光客」是人當然也是經濟財,但世界各國能將觀光客做政策性之縮減或增加大概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就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這就讓吾人興起研究「中國式社會主義」探索之動機。

依照孫文的說法社會主義有87種,民生主義其中之一,但依照法國社會學家聖西蒙的說法社會主義有140多種,共產主義有些是社會主義、有些則是國家主義(如北朝鮮-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不管是何種社會主義其經濟制度都是計劃性經濟、也就是管制性經濟,這是社會主義經濟之特質;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9年把中國國民黨打趴逐出中國大陸後就在中國全國範圍內實施共產主義,並把它訂入憲法之中;1948年底很多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名校學者如胡適之等搭上國民黨的飛機跟著蔣介石逃到台灣不是敬仰蔣介石的才德或蔣介石有多麼優渥待遇吸引他們(毛澤東和周恩來還保證他們的原官原職原薪),而是如胡適之講的「我們都去延安考察過,我們吃不慣他們的大鍋飯的」:所以這些吃不慣「大鍋飯」的大學者就跑到台灣了(有的則跑到歐美日本去尋找新發展了)。

所以自1949年新中國成立實施社會主義之共產主義之後、計畫經濟即成為其最重要之基本國策;政府實施計劃經濟以杜絕消費浪費及生產浮濫的惡習,中國人有「葡式蛋塔」一窩蜂亂生產的惡習,商家亂生產人民亂消費造成很多資源無故的浪費、也造成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屍」,這種社會之不公平不正義造成政治極度不安定也造成國民黨政府無法在中國大陸繼續鬼混殘民以逞魚肉人民的原因;所以共產黨一接管國政即改弦更張實施計劃經濟,不但生產要計劃消費也要計劃,所以不但是公共食堂吃大鍋飯,還有各種商品票如糧票、布票、鞋票、煤票、香菸票、肉票、油票、糖票、豆製品票、火柴票、肥皂票、雞蛋票、自行車票,出差或旅行還要申請路票等如此層層管制、節節節約,整個國家之食衣住行育樂都在中央政府到街道委員會之管控之下;共產黨中央設有「中央辨公廳」就是在管控中央現任和離任之首長領導人之食衣住行育樂甚至生老病死喪葬送終排場都由中央辨公廳主任負責,趙紫陽總理在被監管時期要出去打場高爾夫球都要經過中央辦公廳批准,這就是社會主義之共產主義厲害的地方-以行「計畫經濟」之名而層層管控各級首長、主管一直到人民;毛澤東一死其未亡人江青馬上被監管,以未亡人身份要拿到毛澤東留下的書籍文件遺物都不可得,蓋毛澤東機要秘書(兼衛生秘書)張玉鳳只聽執掌軍事大權的軍事委員會常務副主席葉劍英的,最緊急時也只聽毛澤東常任侍衛局局長汪東興的(8341的最高領導、四人幫一抓起來便升為中央副主席),所以誰的權力最大誰就可以監控全國,這就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改革開放以後就不再強調共產主義俾利與世界接軌,畢竟全球反共勢力還是很大的)。

1978年中共11屆3中全會提出「對內改革、對外開放」政策,開始鬆綁「計畫經濟」之管控以引進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之「企業、利潤、企業家」之概念,也將政府對物價、產量之決定權下放到企業家俾利於國營企業能與外資企業競爭與合作及爭取到更多的國內外消費者,人民亦開始可以決定自己更喜歡的消費行為;可惜經過十年文化大革命之摧殘折磨操練,各級官員對改革開放政策都沒太大的信心又怕四人幫遺孽復辟、鄧小平三起三倒屆時又要再搞得雞飛狗跳,所以對外招商引資的意向書簽了很多、真正資金到位的卻很少,就怕外資進來太多那資本主義就越來越厚、共產主義越來越薄,等到十多億人民都向錢看、美金變成中國天上的一顆紅太陽,那共產中國就被資本中國取代了,共產黨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要失守了。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鄧小平到南方避寒(老共說是南巡),老爺子走遍武漢、深圳、珠海、上海,並發表了重要的談話包括「不改革開放的就下台」「不管白貓黑貓只要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改革開放政策就是中國式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要利用資本主義來提升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特別是廣東省要多用香港外資力爭20年內趕上亞洲四小龍」等等;鄧小平這場南巡講話確定了新中國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是「中國式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經濟模式;這裡邊就有三種元素,一是「中國式」的、二是「社會主義」的、三是「市場經濟」;且讓吾人簡單分析如下:

首先所謂「中國式社會主義」就是共產主義不是民生主義的社會主義更不是朝鮮那種國家主義的極端社會主義,也不是無政府主義的社會主義或空想式的社會主義(烏托邦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是集體生產與集體消費的、是國有企業與集體企業(合作社或鄉鎮企業)並存的經濟結構,是前面講過的計畫性經濟或管制性經濟;而市場經濟是講求利潤極大化、競爭自由化、生產創新化以及企業家之勇於冒險犯難之精神而不斷的挑戰自我發展之極限;中共政府為了鼓勵吸引外資及中外合資合營就必須適度的釋出政府掌握的經營決策權下放到企業經理人,讓中國企業在市場有更大的競爭力,同時也方便招商引資,而且要承認企業和經理人有分配利潤的權利(之前利潤全歸政府、企業經理人只能領取薪酬)如此才能鼓勵大家用心經營企業、用心規劃創新、用心研究海內外市場景氣之變化,這是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最重要的戰略。

不過把市場經濟和中國式社會主義混在一起就很弔詭了,蓋何時要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何時又變成管制性的社會主義經濟就全看共產黨的臉色了,老共高興時就和你玩市場經濟,老共不高興了就變臉成社會主義管制性經濟了,這就是「中國式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真諦;明乎此則為何會砍斷每年四百多萬來台觀光客就一目了然了,明明「九二共識」是馬英九的囉嘍蘇起無中生有的(蘇起教授自己也承認了),明明加強兩岸人民交流對統一的進程是有利的,但老共為了展現他對經濟的管制大權而出此下策,就像習老總一聲令下就每年可送給菲律賓上百萬觀光客,這也是在告訴杜特蒂「乖乖地當我的小弟、保證讓你甜頭吃不完」,因為全世界只有中國有「中國式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模式可把人民當牛羊趕來趕去,到哪一國觀光都由政府使喚的,這是筆者初步探索「中國式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之心得,敬請各方賢達指正。(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