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東莞家長瘋童模 學業事業陷兩難

中央社/ 2017.01.31 00:00
(中央社台北31日電)才從服裝伸展台走下來的小魏嘟著嘴,抱怨身上禮服又硬又扎人的寶石:「媽媽,我疼死了」。不過,小魏的辛苦換來很高的收益,作為當紅「童模」, 5歲的小魏月收入已超過人民幣萬元。

大洋網報導,在東莞虎門,有許多像小魏一樣經常外出走秀和拍攝廣告的童模。家長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訓班去提升氣質,有的童模還能脫穎而出成為明星童模,輕鬆月入過萬。

但這些童模生活並不輕鬆,小魏曾經一個上午連續拍了60多套衣服,每一套衣服又要分別拍攝正面、側面和背面,拍完之後,她就虛脫了,一上車倒頭就睡,把家裡人都嚇壞了。

和小魏一樣在虎門童模界小有名氣的還有小冬,他是在童模圈有名的杜拜混血小帥哥。在大陸童模市場,混血或外籍男孩炙手可熱。

小冬不愛說話,但做事很認真,一場平面廣告拍攝下來幾個小時,幾乎都不會鬧脾氣。小冬媽媽說,「我們的回頭客特別多,這孩子好像天生就是幹這行的」。

雖然兒子在童模界一帆風順,但小冬媽媽卻不希望孩子長大後做模特兒,她希望小冬做一個律師,「當童模只是想讓他提升一下氣質」。

在虎門凱模童模培訓基地的門口,每晚都有很多家長圍在門外,觀看自己孩子的訓練。和小冬媽媽一樣,絕大多數家長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訓機構的初衷都是想矯正孩子的體形,訓練孩子的走姿、站姿,提升孩子的氣質、膽量和氣場。

不過,有時後在大量「訂單」面前,家長也會陷入糾結。

5到6歲往往是童模最黃金的年齡,但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大多已是幼兒園大班了,童模家長經常面臨兩難抉擇,一方面,他們希望孩子能夠去更多的平台展示;另一方面,家長又希望孩子能夠好好讀書。

童模經濟的火熱,讓許多中介和經紀人也進入這個領域從中謀利,整個行業發展略顯混亂。虎門凱模童模基地的老師史水蓮表示,隨著童模經濟的火熱,愈來愈多的人想在這個行業中分一杯羹。

2014年開始,虎門就有不少童模中介、經紀人、影視文化公司,打著輕鬆讓孩子成為明星的旗號到處行騙,更有中介和經紀人克扣孩子的辛苦錢,本來是三七分成變成五五分成。

史水蓮說,虎門童模行業起步早,但虎門童模的演藝經紀市場還不夠成熟,也沒有形成完整的產業鏈。上述這些假機構最後都在短時間內倒閉,形成新的社會糾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