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對話男團IMFACT:希望2017年充滿意義

bntNEWS/ 2017.01.20 00:00
bnt新聞訊 韓國男團IMFACT在2017年將格外忙碌。IMFACT公開了年度企劃“IMFACTORY”,將進行豐富多樣的活動。在2016年出道後的9個月空白期中,IMFACT一直在不斷的練習,將在一年中的每個月展現不同的面貌。此次企劃中的首支抒情曲《沒有你》將於25日發行,IMFACT將以此為開端展開活動。在正式活動前,IMFACT攜手bntnews拍攝了寫真,展現了少年向男人的成長。鏡頭前的目光、姿態都更顯成熟,充滿了男人魅力。Q.畫報拍攝有何感想李想:時隔很久再次拍攝bnt的寫真,在熱情飽滿的現場展現了還不錯的表情和姿態,拍的很開心。感覺IMFACT更加成熟了。泰浩: 上次拍的是比較可愛鬼馬的風格,這次更展現了男人幹練成熟的一面。雄宰:因為有各種不同的風格,不能用一種來概括,但我覺得和我們現在的形象最符合的還是幹練的風格。當然,五個成員在一起,或者和粉絲一起的時候可愛的一面還是很多的。(笑)Q.忙內雄宰今年也20歲了,作為忙內有什麽好處呢?雄宰:到了20歲責任感也多了,會思考的更多,更加慎重。即使是小事也先考慮能否負起責任,然後再行動。還好我是IMFACT的忙內,如果是別的組合的忙內可能會有點辛苦吧。在組合裏沒有因為是忙內被各種使喚,不只是忙內,而是作為隊內成員而被尊重。Q.隊長有沒有什麽苦衷呢?摯安:作為隊長沒什麽困難的地方。成員間如果出現分歧會一起對話,找出解決辦法,在舞台準備過程中會感受到大家的責任感。即使是一個動作都會想“怎麽做比較好”“是不是把我們能做的都展現出來了”。希望肩負起IMFACT更好發展的責任,幫助IMFACT更好的活動。Q.將從1月開始的“IMFACTORY”企劃有怎樣的內容?1月7日通過公演形式的迷你Fanmeeting公開了“IMFACTORY”企劃。將以25日的首支抒情曲《沒有你》為開端展開全面的活動。2月將會發表另一首新歌,3月會發行迷你專輯。Q.新歌《沒有你》是自作曲麽?雄宰:對,是自作曲。我和李想在詞曲創作上都有參與,摯安擔任作詞,我更多的參與了編曲。這次的歌曲是講述了離別的悲傷,歌詞很容易令人理解與愛人離別的傷感。李想:這次的歌曲雖然只有三名成員參與創作,但每首歌擔任創作的成員都會變化,因此今後還會創作出更多樣的音樂。《沒有你》是目前為止從未展現過的曲風。帝業:我個人覺得這首歌會是我們的歌曲中最受喜愛的歌曲。如果不以這首歌活動會很可惜。Q.覺得IMFACT適合哪種曲風的歌曲呢?雄宰:我們覺得我們有兩種風格,感情起伏很大。(笑)別人無法理解的點我們會覺得很有意思,而需要感情投入時又會過於投入。(笑)充滿活力和真摯感性都是IMFACT風格。Q.出道後就經歷了較長的空白期,對於新人來說會感到特別不安吧?摯安:如果說空白期分三個階段的話,第一個階段就是努力,找尋突破口,爭取再次開始活動。中間階段略有無奈,因為盡管已經很努力,但是卻沒有什麽成果。最後階段就是對自己說“不能放棄”“再次燃起熱情”,讓自己再次充滿力量。泰浩:當時只發了一張專輯,比我們晚出道的後輩們則在活躍的活動中。我們也很想快點再次活動,但因為是以自作曲為主的組合,準備時間需要更長。以後如果還會經歷較長的空白期,相信粉絲們就會理解我們,因為我們真的用心準備了作品。(笑)雄宰:感覺到很不安。當時差不多一個月有一個行程,工作1天,其余29天全在練習。因為不再是練習生而已經成為歌手,所以會對長時間沒有行程的日子感到很不安。帝業:我當時也會越來越不安。同一時期出道的組合少說也出了兩三張專輯,而我們卻是空白期。9個月對於新人來說太長了。雖然會跟粉絲們說讓大家再等我們一下,但之後每次再說這樣的話時感到非常抱歉。非常的不安和焦急,也很擔心粉絲們會離開。 《Feel So Good》活動開始後令大眾了解了我們在空白期間的努力。當時雖然非常辛苦,但現在回頭想想也是非常珍貴的時光。Q. 受了哪位前輩的影響而決定成為歌手呢?摯安:小時候還不懂搞笑節目、話劇、音樂劇都是什麽樣的表演形式,只是想成為站上舞台表演的人。高中看了選秀節目後覺得自己真正想做的是歌手。雖然因為不夠自信而沒有參加節目,但心中一直想像著未來成為歌手的樣子。(笑)20歲的時候作為伴舞登上了舞台,給B1A4等組合和歌手伴舞,見到了很多歌手。看了BoA和Rain前輩的表演後更渴望成為歌手。李想:以前跟著媽媽經常去李文世前輩的演唱會,看著前輩彈著吉他唱歌的樣子受到了感動。我小時候也學了吉他,所以更覺得前輩很了不起,也想成為那樣的歌手。(笑)泰浩:我第一次聽的的歌是李承哲前輩的《永不結局的故事》,聽了一次後旋律就一直在耳邊圍繞。想成為像前輩一樣的人,有了歌手的夢想,也想像金建模前輩一樣嘗試多種風格的音樂。所以我很喜歡風格多樣的IMFACT。(笑)雄宰:小學時Epik High的歌曲給我希望。相比成為歌手,更希望能自己創作出那樣的歌曲,所以現在也在自己寫歌。(笑)帝業:從小就隱約有成為歌手的夢想。雖然很喜歡唱歌,但因為從小運動,所以選了別的路。從7歲開始的10年期間一直練跆拳道,20歲開始當教練。17歲到20歲期間進行了武藝表演,然後跟著其中熟識的人一起去音樂學院接受了聲樂測試,正式開始學習音樂。Q.有這麽長時間的運動經歷,在春節的MBC《偶像運動會》上應該會拿金牌吧。帝業:我這次會參加《偶像運動會》,和雄宰一起參加短跑項目。出道前去現場看過偶像運動會,出戰的選手們跑的都像獵豹一樣快。公司也問我運動了這麽長時間,參加比賽的話會不會拿第一,不過我覺得我要是拿了第一我就應該去當田徑運動員了,哈哈。當然,我會爭取努力在24名選手中進入前十。Q.其他成員不參加《偶像運動會》的比賽麽?摯安:我擅長加油,有自信比任何人都做得好。(笑)李想:以後如果有機會會參加,這次能在現場看我們成員參加短跑比賽就很開心了。Q.聽說正在計劃2月在日本活動。摯安:計劃是在日本進行一周的小規模公演。出道前曾作為帝國之子前輩們的伴舞去過日本,出道後也因為參加家族演唱會等行程去過很多次,但長時間的公演是第一次。這次是我們IMFACT單獨前往日本,將在大阪舉行小規模公演,然後再去北海道參加“劄幌冰雪慶典”的演出。Q.對粉絲最有愛的成員是誰呢?摯安: 帝業的外號是Fan班長,對粉絲們的一舉一動全部了如指掌,連粉絲的名字和官咖網名都知道。帝業:一開始背網名很難的,不過再看幾次就記住了。(笑)我原來記性很不好,但很奇怪的是名字和網名這些有關聯的東西我都記得住,平時我連歌詞都會忘記的,哈哈。我記歌詞和舞蹈動作的速度是成員裏最慢的。雄宰:帝業經常在舞台上作詞。(笑)雖然內容都類似,但卻經常不是原來的歌詞,所以我覺得他可以作詞了。Q.男團偶像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呢?李想:真的特別平常,就是和同齡的朋友們在一起。結束了工作還會一起去洗澡,哈哈。摯安:偶像歌手雖然一般只呆在宿舍和練習室,但對於我們這樣自作曲的組合來說經歷很重要。雖然在生活上有時沒有那麽自由,但因為已經是出道第二年,就相對自由了些。(笑)現在可以去咖啡廳坐著畫畫什麽的,也經常上街逛逛買衣服。Q.. 如果不是偶像歌手了,現在最想做什麽事?摯安:如果不當偶像歌手了我想晚上吃炸雞。我真的很能吃。減肥前經常吃炸雞,但現在要間歇斷食,每天保持16個小時空腹。早飯盡情吃一頓想吃的東西,之後就什麽都不吃了。李想:我想在人多的地方自在的呆著。現在有時偶爾會被人認出來,但我希望可以不用在意別人的目光,自在的呆著。泰浩:最近很多人會和好朋友一起去旅行。我真的很喜歡旅行,所以很羨慕。 最想去的國家是澳大利亞,雖然為了行程經常去日本,但想單純的去旅遊一次。帝業:一般人都覺得周五周六特別興奮,我倒是對周末沒有特別的感覺,每天都是一樣的。 如果我是普通人的話就想朋友們一起過周末。(笑)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想去弘大像年輕人一樣開心的玩兒。Q.對於歌手這個職業覺得滿足麽?摯安:非常滿足。出道後真的覺得舞台真的是非常愉悅的地方。我們興奮活躍起來就能帶動觀眾們。舞台不是輕易就能站上去的,能給我們這樣的機會感到非常感謝。泰浩:從13歲參加電視節目到真正成為歌手經歷了10年,現在還是不能相信這個事實,能在舞台上唱歌太幸福了。經歷了10年才實現夢想,也對未來的10年更加期待。10年後希望能像BIGBANG前輩們一樣到世界各地舉辦演唱會。雄宰:雖然我現在對歌手這個職業還沒有特別的滿足,但很感激能讓我作為IMFACT成員活動,一直都想可以有更多的嘗試。作為歌手雖然有很多辛苦和困難之處,但五個人一起做音樂就會一起解決苦惱。如果我不是IMFACT成員而是在其他組合的話,我可能就做不下去了。Q.在SNS上經常會發自拍,自拍拍的最好的成員是誰?泰浩:我最會找自拍的角度,帝業自拍最帥,最近李想也變成了自拍美男。 摯安最不擅長自拍,給別人拍照還挺好,給自己拍的照片很多都不好看,看他發的照片有時候就會納悶他為什麽要發這張。(笑)摯安:我雖然是不擅長自拍,但更不擅長的是選照片。(笑)很多照片我覺得挺好看的,但成員們覺得很奇怪。我還上網跟教學視頻學過自拍,不過自拍能力應該是天生的吧。(笑)Q.. IMFACT或是成員個人有什麽目標?摯安:在音樂上獲得認可,得到粉絲們的喜愛,還有想開IMFACT的單獨演唱會。成員們在休息的時候都會上網看別的歌手的演唱會視頻。希望我們也能盡快能展現內容豐富的表演。泰浩:希望IMFACT能成為一直令人心動,倍受期待的組合,出的專輯都值得欣賞。希望成為不論是主打歌還是收錄曲都獲得喜愛的組合。Q. 到2017年12月將成為怎樣的歌手?摯安:希望成為可以全部實現“IMFACTORY”企劃的歌手。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麽變數,但希望可以實現所有的計劃,當12月31日可以欣慰的站在粉絲面前,而不會感到愧疚。希望粉絲們能以我們為自豪。王容/文 Yoo Seunggeun/圖 Sewing Boundaries, DUCKDIVE,DRUG WITHOUT SIDE EFFECT /服裝bnt新聞 投稿郵箱 news@bntnews.cn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