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黑色幽默,《一路順風》與他們的彩蛋(上)】

滔客/ 2016.11.30 00:00
繼《停車》、《第四張畫》、《失魂》後,《一路順風》是鍾導第四號作品,電影風格更為完熟。《一路順風》繼續延展鍾式的黑色幽默,用過長荒謬的沙發椅,襯托出黑幫人的美學與趣味。那些熟悉的,極其特寫的臉部風景,也能在這部電影中看見。其實仔細去品嘗台灣導演的電影,都會看見那些意猶未盡的巧思,所以在這篇文章中,想介紹一些我發現到的可愛彩蛋們。彩蛋一:第一顆彩蛋非常清楚,就是沿用相同演員:戴立忍、納豆、梁赫群、陳玉勳、金士傑。但是在《一路順風》裡面更極致了,採用清一色的男演員。戴立忍的角色職業與性格轉變最大,他從《停車》裡是皮條客,在影片裡頭以傲慢撒野的個性揮灑,在《第四張畫》裡成了一個殺死小孩的狠毒繼父,卻在《一路順風》裡變成一個沉著的黑道老大哥。納豆則是從《第四張畫》開始就是演一個失敗者,到了《一路順風》更是發揮了自然演技,讓人一看就能產生同情憐憫。梁赫群從《失魂》裡頭扮演村子裡的警察,到《一路順風》變成殺了老大的小弟,看起來地位是變得比較兇狠一點了,兩者的角色個性上有某種被壓抑到後來才爆發的感覺,以及兩個角色存在的共同點就是:最後都以死亡收場。陳玉勳在《失魂》中演精神科醫生,為主角張孝全看病,在《一路順風》更變成了獸醫,為這部黑色電影增添不少趣味。但我最想提的,就是金士傑。他在鍾導的電影裡面,成為了最懸的角色,像是沒有生命的幽魂,像是某個誰的人生方向,指引著某條路,指點出某個哲理,卻又可能在下一個瞬間,成為加害者。他在《停車》裡面飾演商人,看似是個好心人地拉拔一個年輕小夥子,怎知害的那位年輕人生意失敗,只好頹廢回來接父業的西裝店,還必須得逃避討債。在《第四張畫》中,他變成一位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校工,一眼看出小孩的爸爸不是什麼好東西,卻也束手無策地走了。在《失魂》裡面,他是化身了一個只有男主角才看得見的人,卻不知道是被誰派來傳話,更顯現他的離奇,也讓觀眾更質疑他的存在。在《一路順風》裡面,他其實也默默地出現了,在那個被納豆謊稱是他爸爸的照片,瘦高男子,正是金士傑年輕的樣子。彩蛋二:車子鍾導在拍電影之前拍了多年的廣告。廣告拍得非常有質感,拍得不像支大家熟悉的廣告步調。在汽車廣告裡,鍾導將車子比喻成人,人就是車。在《一路順風》裡,車子也是人,人就是車子。像老許的老舊計程車,就如同他自己在台灣辛苦生活二十幾年,納豆因為沒車而偷車,像是沒有存在感的自己。黑幫的賓士,就像是在這社會上的一股勢力,快速、霸氣、有魄力、又穩,但是一出事,也是馬上粉身碎骨,不是大好就是大壞的人生景況。這樣有趣的人車象徵意味,延伸到了《一路順風》,成就了一部很酷的類公路電影。(本文圖片皆來自於影視圈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