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埔里基督教醫院趙文崇專業加愛 全心奉獻偏鄉遲緩兒

青春共和國/文/林進修 圖片提供/趙文崇 2016.10.27 00:00
埔里基督教醫院小兒神經科主治醫師趙文崇,長年投身偏鄉醫療服務,他秉持「他人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責任」的信念,在工作之餘走入部落,發掘、醫治偏鄉地區的遲緩兒童,將愛與專業投入國內醫療資源不足的各個角落。 「在需要的地方,看到我們的責任。」《埔基院訊》中的這兩句話,不僅精準詮釋這家基督教醫院的創院精神,同時也道出趙文崇一輩子投身偏鄉醫療及發展遲緩兒童早期療育工作的精采人生。 懂得感恩惜福的「下港人」 趙文崇是埔里基督教醫院(簡稱「埔基」)第六任院長,在他連續九年的帶領下,埔基走過九二一大地震的艱苦歲月,加上三十多年來全力守護發展遲緩兒童的健康,從不喊累喊苦,終於在二○一四年獲得第二十屆醫療奉獻獎的殊榮。上臺受獎時,他低調以對,把得獎喜悅分享給過去一起打拚的伙伴,也將一切榮耀歸於上帝。 這就是趙文崇,一個知福惜福、懂得感恩的「下港人」。回首來時路,他有太多和醫療相關的眷戀。阿公在屏東縣東港鎮開診所,父親則在高雄市中正四路、中山路口一棟臨街四樓透天厝的一樓,開設趙耳鼻咽喉科診所,診所對面是知名的高雄糕餅店「不二家」,樓下則是當年美麗島事件的發生地,他的兒子目前在林口長庚醫院急診科服務,一家四代全都走上行醫之路。 「別的行業,我們做不來啦!」每次被誇讚出身醫師世家時,他總不忘自我解嘲,謙虛的語氣中帶點認命與自信。就因出身醫師世家,一九七○年大學聯考選填志願時,他理所當然把醫學系列為首選。但填完臺大醫學系後,他卻在北醫(臺北醫學院)及高醫(高雄醫學院)之間舉棋不定。他們家在高雄,高醫有在地之便,而北醫的排名與高醫雖在伯仲之間,但錄取分數較高,比較有離家獨立求學奮鬥的感覺,各有優點。為了何者在前、何者在後,他當時可是猶豫再三,久久下不了決定。 父親見狀,建議他不妨把北醫填在前面,因為臺北比較有學術氛圍,生活環境也比南部好。他因此把北醫填在前面,沒想到人生就是這麼奇妙,聯考放榜了,他正好考上北醫,成了醫學系第十二屆校友。 和其他早期校友一樣,第一次踏進北醫校門時,趙文崇被空曠的校園及簡陋的校舍嚇了一跳。舉目望去,只有一棟教學大樓還算稱頭,教學大樓後面是解剖病理教室及化學實驗教室,行政大樓及餐廳則在另外一側,全都是低矮房子。至於附設教學醫院,連影子也沒有。 就因北醫當時還沒有附設醫院,趙文崇和班上同學畢業後,只能選擇到其他教學醫院實習。他後來選擇到當時中部最優秀的教會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實習,一來他想下鄉服務,二來當時彰基院長蘭大弼是很資深的神經醫學專家,也是基督徒醫療宣道的楷模,他日後真的從蘭院長身上學到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女朋友剛好在不遠的中興新村任教,約會方便多了。 大學時期播下服務種子 其實,下鄉服務的種子,早在讀北醫時就已播下。趙文崇記得,當年他除了參加杏聲唱團外,大三到大六的連續四年暑假,都參加耕莘山地服務團,前往新竹縣尖石鄉秀巒、泰岡、新光、司馬庫斯、鎮西堡及延老等缺醫少藥的山地部落服務,協助關心當地居民的衛生與健康狀況,也深入了解原鄉部落的一些大小事。 和其他醫療服務團不一樣,他們每隊由四到六人組成一個類似小家庭的小組,有人扮演父親、母親,也有人扮演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上山後,再以家庭方式運作。這種由隊員互選出來的家庭成員,每個人都恰如其分,各司其職,而他也從這套獨特的運作模式中,學到團隊合作的重要,深深影響他日後的醫療人生。每年一到暑假,他們就像候鳥般進駐新竹尖石各部落,且長達一個月左右。長年下來,他深深感受到偏鄉醫療的不足,以及居民晚上睡不安穩的痛苦。他形容,那裡的居民「小病用忍,大病用等,急病用滾」,那種盼不到適切醫療的無奈,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能體會。 畢業後,帶著一顆忐忑好奇的心,趙文崇走進當年心嚮往之的彰化基督教醫院(簡稱「彰基」),展開行醫之路。在彰基醫院長達二十六年的歲月裡,他選擇小兒科做為服務社會的專業。他曾赴英國倫敦大學神經研究所攻讀腦神經學,也在英國頗負盛名的「GuysHospital」小兒神經科研習兒童發展神經學,一頭栽進當年臺灣醫界仍相當陌生的嶄新領域。 留英期間,趙文崇就借住在蘭大弼的家,親灸其教誨。一年半後,他學成返回彰基,開始了彰基小兒神經科的服務。 為偏鄉醫療貢獻心力 吳震春醫師是當時的彰基院長,同時也是埔基的董事長。那時埔基在營運上遭遇困難,沒有年輕醫師願意到埔里服務,吳院長於是把腦筋動到剛從英國回來的趙文崇頭上,請他幫忙。基於對偏鄉醫療狀況的了解,他爽快答應了。除了協助小兒科醫療之外,還兼任醫務副院長,每週二下午、週三全天及週四下午到埔基服務,其餘時間仍然在彰基為當時的小兒神經科業務打拚。 他很得意的說,一人當兩人用,兩邊跑雖然很累很累,但效果還不錯,兩家醫院的業務都兼顧了。三年後,埔基業務逐漸穩定下來,這種兩邊跑的工作型態才告一段落,返回彰基。 從英國回來後,愈是接觸發展遲緩的兒童,趙文崇愈是發覺自己專業的不足。一九八九年,他決定再度收拾行囊,前往美國西北大學攻讀語言病理學,解決華人兒童語言發展在醫療上的疑難。他從基礎語言學開始研讀,花了三年時間,取得語言病理學博士學位,這專業在國內沒有第二人。 回國後不久,九二一大地震撼動中臺灣,埔基也遭重創。他接下重建埔基的重責大任,努力打造成偏遠山區居民可以倚賴的「好醫院」。那幾年裡,趙文崇念茲在茲的,就是如何提升埔基在偏鄉醫療的服務容量,以及醫療服務品質,讓所有偏鄉居民生病時,可以就近獲得最適宜可靠的醫療照護,不必再忍受長途跋涉到都會區就醫之苦。 他一步一步帶領埔基從偏鄉的地區綜合醫院,轉變為南投縣首家與都會區相當的區域級教學醫院,並兩度以優等成績通過醫策會嚴格的醫院評鑑,二○一一年更和臺北醫學大學同獲第二十一屆國家品質獎機關團體獎的最高國家榮譽肯定。 二○○六年起,他開始以埔基為基地,全面建立並執行早期療育外展服務體系,先由南投縣早期療育通報轉介中心找出部落裡有發展遲緩傾向的孩子,他每個月再帶領評估團隊,定期進入偏鄉評估、檢查及衛教,全力協助這些孩子回歸正常發展。 他統計發現,每一百名發展遲緩兒童中,會有約六十個屬各式語言發展遲緩,而這些語言發展遲緩的孩子裡面,最後將近有十一%會變成語言發展障礙;換句話說,只要及早發現,家人及老師多一點關心,高達八、九成以上語言發展遲緩兒童,有可能透過早期療育的介入機制回歸正常,增加獨立自主學習能力,減輕家庭及社會日後的負擔。 需求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這些年來,趙文崇率領的早期療育團隊,足跡遍及南投縣仁愛鄉力行、廬山、霧社、親愛、萬豐、武界、發祥、紅香、眉原,以及信義鄉地利、人和、潭南、羅娜、東埔及同富等部落,關心當地發展遲緩兒童的身心狀況。力行、發祥及紅香位處「深山中的深山」,一趟路就要兩個多小時,不難想見其辛苦程度。 不少偏鄉原住民都有喝酒習慣,如果喝酒的是孕婦,長期遭受酒精侵襲的胎兒,生下來時體重通常只有一千六百到一千八百公克,比正常新生兒小了一號。 為此,趙文崇在原鄉推動部落節酒運動,從源頭阻斷類似憾事的不斷發生。 在醫學中心受訓、去英國深造,還到美國念了博士回來,趙文崇最後卻甘願窩在南投縣埔里鎮當個小醫師,「答案很簡單,需求在哪裡,我就在哪裡。」身為虔誠的基督徒,他引述上帝所說:「看見別人的需求,把它當作是自己的責任。」「該做的事,就要持之以恆的做。」「要幫助別人,不只需要愛,還需要專業技術。」深造回國入偏鄉,「甘願做憨人」、為有需要的人多走一里路投入偏鄉服務數十年來,趙文崇說,隨著自己年紀漸漸大了,有時候上山義診,也不免會有感到疲憊的時候。 感覺疲憊時,他總會緩下來,為自己先訂短程目標,完成後再去想往後的,「每天做一些,然後慢慢持續下去。」因為有了目標,就不會迷失;有了開始,就不會太遲。 「不是第一的逆轉人生」系列文章,由十六位備受社會尊崇的北醫校友、醫界名醫現身說法,與年輕人分享他們「不是第一也能活出自我」的人生故事。鼓勵年輕人「追求最好的自己」,會比「追求排行榜的名次」更踏實、更重要,升學主義籠罩下的臺灣,非常需要這方面的真實故事,激勵學子,努力活出自我,打破追求「第一」的迷思!該系列文章在成書前,特別獨家授權《青春共和國》部分刊載。 (全文詳見《青春共和國》2016/9No.11)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