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解除捆綁 老人邁向自立生活

中央社/ 2016.10.09 00:00
老年拋開被捆綁-自立支援照顧專題(4)(中央社記者葉子綱雲林縣9日電)或許是擔心老人在家跌倒受傷,或許是為了方便照顧,將長者綁在輪椅或床上,日子久了,老人意志消沉,身體機能退化,甚至「生無可戀」,形成了目前安養體系的隱憂。

新的作法是解除捆綁,讓老人邁向自立生活,不但老人心境轉好,家屬更表示看到老人家笑了、開心了,家屬心裡也放心了。

媽媽今年85歲的簡小姐說,老人家在74歲時失智,開始由姐妹輪流在家照顧,但是身體功能退化,無法自己吃飯,沒多久吞嚥功能也退化,後來也無法走路,不得已送到安養機構。

自己也是照服員的簡小姐描述,待在安養機構,媽媽一個床,女兒一個床,還是姐妹輪流從旁協助照顧,只是插鼻胃管餵食,看著媽媽常常想要拉掉,她知道媽媽覺得不舒服,但是也沒其他辦法,一段時間卻出現褥瘡,讓家屬更是心有不捨。

於是決定轉院,來到新安養機構,看到老人家沒有約束,可以自由走來走去,就像在家裡一樣,因為媽媽已經臥床,住在長照區,發現即使隔壁床也沒有捆綁約束,2小時翻身一次,感覺放心許多。

簡小姐說,經過不到2年,有一天探望媽媽時,照服員反映,阿嬤狀況有好轉,能短暫坐起來,叫她名字會笑,於是姐妹趁機會跟媽媽對話,說端午節快到了,要包粽子囉,結果媽媽點頭,而且笑了,讓姐妹們都非常感動。

在長照機構擔任照服員的陳小姐也說出家屬心聲,媽媽今年95歲,已在安養院待了2年,以前在家由外勞照顧,因為脊椎開刀,身體不適,經介紹住到安養機構,對其零約束很認同,沒有將人綁住,臥床也不綁。

陳小姐說,近幾年有聽說零約束的照顧方式,現在親眼見到,雖然媽媽還是臥床,不過哥哥姐姐來探望,發現有進步,氣色也比以前好很多,可以感受到照護人員的用心,看得出來老人家不被約束的舒服。

另一名從事照顧機構護理師工作多年的陳如珊說,長照人力有限,一對多的照顧,都會希望在最快速時間、解決最有限的問題,通常都會先包上尿布,之後再做其他事,但是包上尿布後,往往忽略後續該做的事。

陳如珊不諱言指出,照顧者有時很常規在做事,所做的事會覺得是為了長者好,但說得現實一點,是為自己方便,照顧存在的問題,例如處理大小便、失禁、便秘等,發生原因很多,不同原因有不同處理方式,固然平常都會做,但是卻因為太過常規做事,忽略應該給長者的受照顧權利。

也在從事照顧服務工作的劉小姐指出,延後長者必須臥床的可能性,即使臥床也不要有約束,這是照顧的目的,換個角度來說,有時臥床或包尿布,或許是觀念不正確,也或許是為了家屬、照顧者方便,但是對長者而言,躺久了會「生無可戀」。

劉小姐說,家屬僱請照顧人員,需要灌輸一個概念「不是替代長輩的功能,而是要支持他保持原有生活能力」,台灣現在多由外勞擔當照顧工作,有其溝通難度,但仍有可為,希望政府多推廣零約束的照顧方式,長者開心、家屬放心,相信是對照顧服務工作的重要提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