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色情迷》真正的平等體現在追求事物的等價交換上

滔客/ 2016.09.13 00:00
《藍白紅》三部曲的第二部《白色情迷》,與前一部同樣以夫妻關係切入。波蘭人卡洛的妻子多明妮嘉以兩人僅有夫妻之名,未有夫妻之實為由訴請離婚。對多明妮嘉來說,不懂法文的卡洛根本不能「理解她」,「語言」的不對等使得兩人的關係無法維持。更進一步,卡洛在法院上闡述他的想法時,也被法官制止,令他不僅懷疑「難道因為我不會說法文,所以只能接受這樣不公平的對待嗎」?也因此「白色」所代表的「平等」意涵,其實在電影最一開始就被打破了:只要有人的因素,就很難有真正的平等。

雖然在《藍白紅》三部曲裡,奇士勞斯基的國族情懷不若過往作品明顯,但在《白色情迷》中,似乎還是有些跡象。與其他兩部相比,片中使用波蘭文的比例高出不少;若將卡洛夫妻的關係比喻做蘇聯與波蘭兩國的狀況,好比不同語言的國家,彼此不能溝通(當然一部份也是因為兩者的政治體系也不盡相同),那麼還能夠繼續在一起嗎?(結盟或吞併)另外,卡洛與麥克的相遇,也是透過卡洛吹了一首波蘭曲子,而將他們兜在一起。這無疑是象徵了,即便失去身份與國土,仍有語言及音樂可以認得彼此。

「白色」除了象徵平等外,也有「純潔」或是「可能性」的含義。不管是卡洛吐在法院潔白的馬桶裡、多明妮嘉燒了白色窗簾,以及卡洛雖然回到波蘭,卻是在雪地裡流著一臉血,在在都暗示了兩人潔白的關係終究有汙點。而「可能性」來自于因為全白,所以什麼都可能發生。也隱喻著卡洛的詭計與最後兩人不平等關係的對換。

而在音樂的使用上,《白色情迷》將交響樂放置在情節出現轉折的段落。第一次是在卡洛回到波蘭時,第二次則是他當上金融業的保全,準備開啟他的致富之路。第三次則是與麥克重獲新生的時候。

電影的最後,也就是詭計的結局是,多明尼嘉知道卡洛仍活著,而被關在高樓裡(不確定是否為監牢)。讓多明妮嘉也飽受思念之苦,她的不自由就如同卡洛困在愛她的牢籠裡。而這是用卡洛的「存在」去交換而來(因為已經有死亡證明了)。也許只有在人追求事物時,付出回應或代價是相等的,沒有不勞而獲的事。

圖片來源/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