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從假獨派田弘茂看小英的用人盲點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6.09.05 00:00
文章摘要:如果,江春男為了酒測值超標0.02毫克,必須引咎請辭駐星代表,那麼,一位曾經為了謀求官位,不惜拿出與江澤民合照求見李登輝;甚至,還在2000年總統大選前夕,私下要求李遠哲不能支持陳水扁,以暗助國民黨對抗扁呂配的田弘茂,是否還夠格,擔任民進政府執行兩岸政策的公權力代表? 如果,江春男為了酒測值超標0.02毫克,必須引咎請辭駐星代表,那麼,一位曾經為了謀求官位,不惜拿出與江澤民合照求見李登輝;甚至,還在2000年總統大選前夕,私下要求李遠哲不能支持陳水扁,以暗助國民黨對抗扁呂配的田弘茂,是否還夠格,擔任民進政府執行兩岸政策的公權力代表? 更甚者,如果說,這樣的人,還能被蔡總統視為「德高望重」,那麼,這一幕看在多數民進黨人眼裡,不僅是心寒,更形同是將蔡政府的尊嚴放在地上,任人踐踏。這宗人事案,無疑再次暴露蔡英文嚴重的用人盲點。 幾天前,總統府發布訊息,宣布延宕許久的海基會董事長,確定由田弘茂接任。在新聞稿中,總統府說,田弘茂長期投入中國大陸研究,對中國大陸的發展有深入了解;同時嫻熟兩岸關係與亞太戰略等議題,「更對推動台灣的民主化、拓展台灣的國際參與不遺餘力」。 或許,讚美加吹捧,是所有人事命令發布時都會一併附上的罐頭詞。但是,對於總統府聲稱田弘茂「推動台灣民主化」不遺餘力,這點,實在令人替總統感到難堪,因為,這已經不是讚美,而是諷刺;不是吹捧,更是胡扯。蔡英文總統,難道真的不曉得,田弘茂曾是試圖阻礙台灣完成首次政黨輪替的人嗎? 自由時報鄒景雯,在9月3日的一篇文章寫道:「田弘茂當年倒是曾經拿他與江澤民的合照,回來想以此求見李登輝,但是李登輝是何等精明之人,根本不見,只差了幕僚去詢問田弘茂有何意見要稟告。」 「二○○○年總統大選時,連蕭配對上扁呂配,李遠哲準備要公開挺扁,田弘茂曾經去拜訪過李遠哲,希望他不要支持陳水扁,甚至讓李遠哲感受其語帶恐嚇,為此兩人不歡而散。」 這兩段歷史,說明了三個事實。 第一,從田弘茂試圖拿照片求見李登輝,最後還吃了閉門羹的情況來看,代表他既未取得李登輝的信任,也從未被中國大陸當局認可,所以,有關媒體近日報導他曾是李登輝「兩岸密使」成員團之一,並非事實。但要是真有此訊息,那麼,若非誤傳,就是他本人或相關人士刻意吹噓,其目的,不言可喻。 第二,田弘茂本身曾以行動支持國民黨,挺連蕭、反扁呂,在政治光譜上,應是被歸類於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保守反動力量,與「推動台灣民主化」不僅沒瓜葛,還差點成了絆腳石。 第三,田弘茂拿著與江澤民合照,以為能借此在李登輝時代謀得一官半職。到了扁執政,卻又能隱藏自己「挺連蕭、反扁呂」的事實,成為了扁朝首任外交部長;更無恥的是,田弘茂當時是透過張榮發「討官」,才要到外交部長的工作。所以,他既缺乏政治中心思想,更缺乏政治忠誠,有人說他是變色龍,或許並不過分。 日前,獨派人士對田弘茂擔任海基會董事長紛紛叫好。台灣社的張葉森,稱這是蔡總統的一手好棋;最近喊著林全下台的吳澧培也說「我可以安心一點」;台獨大老辜寬敏同樣是予以肯定。 只是,在這群獨派大老讚揚田弘茂的同時,有關田弘茂的「兩段歷史,三個事實」,他們真的已經知道了嗎? 如果已經知道了,那我想請問張葉森、吳澧培、辜寬敏,曾經試圖扯陳水扁後腿的田弘茂,真配得上被稱為「獨派人士」嗎?同時,曾在二○○○年反對民進黨執政的人,如今卻準備接受民進黨政府委託與授權,直接與中國大陸就涉及公權力行使的事宜進行聯繫與協商,這種人,真的適格擔任「民進黨政府的海基會董事長」嗎? 更甚者,曾經以為只要拿與對岸領導人合照就能求官的人,其所作所為,難道真是獨派所能吞忍的事情?還是說,獨派真能接受忠誠與價值「雙不忠」的人呢?應該不會吧!所以,寧願相信張葉森、吳澧培、辜寬敏,真的是被蒙在鼓裡,才會毫無自覺地講出這種昧於良心的話。 只是,獨派大老們「誤會」田弘茂,仍可視為個人事小,沒差。但是,如果連掌握國家機器的蔡英文,都會不知情的請來一位政治價值與立場不忠者擔任要職,甚至還以「德高望重」來形容這個人,這種誤判,勢必將帶來更大的危機。 這不禁令人想問,蔡政府在用人前,是不是真的是單憑身邊小圈圈,來判斷這個人可用不可用?否則,又怎會發布這種足以讓民進黨人無地自容的人事命令? 尤其,蔡英文任用爭議人士擔任重要職務,已經不是第一次。 譬如,國防部長馮世寬,已經是公認的草包;他胸無點墨,面對立法委員的質詢完全無法論述國防戰略,兵學修養幾近於零,到處出洋相,也仍然高居廟堂不動如山,甚至還繼續獲得層峰的欣賞、力挺。 又或是,原先差點成為司法院長的謝文定,近日法界又傳出,經調閱偵查筆錄發現,他當年擔任檢察官、偵查美麗島受難者王拓先生時,曾威脅其他被告做證,指控王拓先生是首謀份子,也是第一個喊衝喊打的人。由此足以證明謝文定當年確屬扮演加害者的角色。但是即便如此,他仍舊照樣獲得蔡英文青睞,險些成為司法改革的舵手。 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兆豐57億罰款弊案,更充分證明新政府的金管會主委丁克華,涉嫌包庇下屬銀行局、檢查局,掩蓋兆豐金控疑似洗錢的犯罪嫌疑,這是能力不足,還是故意放水?而蔡政府又何以讓這種人擔任要職? 而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其對兩岸陌生已是公認的事實。如今,對於田弘茂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定調這是「向中國大陸釋出善意」,這真的是再次證明張小月在兩岸問題上的無知,才會把熟悉內情者都瞧不起的人事案視為「善意」。還是說,田弘茂在外交部長任內曾對張小月有提擕之恩,才讓她不惜被嘲笑也要胡言亂語? 無論是田弘茂、馮世寬、謝文定、丁克華亦或張小月等,這些令人詬病的人事安排,在在顯示出蔡英文在「用人」這件事,真的出了大問題;同時,也證明這位總統的徵詢管道異常偏狹,難怪台派學界及綠營圈內廣泛流傳私下形容說,「蔡英文已經被太監們把持」。 只是,要蔡英文在短時間內調整「被太監把持」的狀況,並不容易,因為這畢竟也牽涉到蔡英文的性格與喜好,外人難以置喙。但是,擺在眼前的是,田弘茂的人事案真的是可以令人安心嗎?如果不是,且蔡英文是到現在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那麼,儘速重思海基會人選,亡羊補牢,是此刻該做的事。畢竟,兩岸事務真的沒有將錯就錯的失誤空間。 尤其,我最敬重的新聞前輩江春男,只因酒駕,被撤掉新加坡大使職務。所以說,如果連酒駕都無法容忍,何以蔡政府還能應許田弘茂代表中華民國與大陸交涉?忠誠VS.酒駕,孰輕孰重,相信蔡英文應該不難做抉擇吧!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評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