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毫不留情的重擊喚醒愛,打碎隔閡-《勇者無敵》

滔客/ 2016.08.10 00:00
家暴導致的家庭悲劇 造成既深且痛的傷害

《勇者無敵》(Warrior)全片未曾出現酗酒父親帕迪(尼克諾特飾)對二子家暴的畫面,然造成的傷害卻深刻且漫長──湯米(湯姆哈迪飾)對十餘年未曾謀面的老父極盡尖刻地訴說與母親逃離他之後的苦日子,並將母親貧病而死歸咎於他;父親想分享湯米退役這個好消息,斷絕關係多年的布蘭登(喬爾埃哲頓飾)也僅冷冷地應付他,疏離地諷刺老父是來炫耀,還告訴自己女兒那只是位陌生老頭。

當年因交女友而留下的布蘭登並沒有因此得到父親的愛,失去弟弟也失去了母親;離家的湯米感覺被哥哥背叛,雖看似擁有母親全部的愛,卻因她患病身死而面對一無所有的絕境。因此兄弟都憎恨父親,被遺棄的認定也令他們對彼此抱著難解的怨懟。

酒精與暴力讓帕迪妻離子散,差一點,他就將那樣孤獨終老。幸而,湯米試圖重返MMA綜合格鬥擂臺,以求獲得高額獎金協助同袍遺孀,布蘭登也正好因房貸與女兒醫療費的重擔,決定重返擂臺,一家子總算有了不得不面對彼此的交集。

因為一無所有 同袍情誼勝過一切-湯米

湯米從海軍陸戰隊裡獲得歸屬感,情比真正的兄弟,責任感與對生的渴望促使他在摯友身亡後背離了任務,要活著為兄弟照顧妻小,他在乎的只剩下軍中戰友遺願;被媒體大肆宣揚的解救國軍英勇事蹟,對他來說,僅是出自一點補償心理的舉手之勞,自己終究成為海陸的叛徒,因此對於一切寧可沉默,外界認為他陰沉神祕或頌揚崇拜,彷彿都與他無關。

湯米一再說著只是找父親帕迪當教練,毫無其他瓜葛,其實也是提醒著自己切莫心軟。父親已然老邁,戒酒也滿千日,甚至固定上教堂,儼然痛改前非;然而,家暴間接造成母親辭世令年幼的湯米失去依歸,若非當事人,誰都沒有資格指望原諒。

堅定的愛填補了缺口 獲得挑戰人生的勇氣-布蘭登

布蘭登的幸運在於遇上了對的人,體貼的妻子讓他即使出身家暴家庭,加上遭逢次貸危機,夫妻仍能同心為了保下房子拚命兼三份工作,並給予一對女兒滿滿的愛。

相對於自己悲慘的童年,布蘭登有著鐵了心翼護妻女的執著;雖未因留下而獲得偏愛湯米的父親看重,但布蘭登為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妻子的支持與自身的毅力,令他具備足夠的勇氣挑戰闊別已久的擂臺賽。連番賽事之後,逼降了強者柯霸,近乎不可能的逆轉勝奇蹟,讓他終於與親弟弟湯米在冠軍爭霸賽對上。

唯有寬容與愛 足以回擊成長造成的扭曲

擂臺賽期間,湯米對父親不堪的言語甚至撒硬幣要他去別處乞討,深深刺痛老父的心,破戒喝得酩酊大醉並大聲朗讀著《白鯨記》。看著這樣的父親,湯米無奈地卸下防衛拖著他上床休息,「我們迷失了,湯米。我們回不去了。」老父囈語著,「我一直都很愛你,你知道的,對不對?你和你哥……我的兩個兒子……」當湯米將父親的頭攬在懷裡,再多痛苦、憤懣與恨,總算在化不開的親情裡和解。

而湯米與布蘭登的隔閡,只能以他們擅長的格鬥化解。言語說不清、道不盡的不滿與執念,都以一拳又一拳的重擊抒發著;湯米即使折了臂膀仍頑強地繼續參賽,直到聽見哥哥心疼而真誠說著愛他,終於拍下認輸的一掌,將成長過程堆垛的怨念拍散,讓布蘭登攙扶著走下擂臺,走向釋然的全新人生。

父子之間與手足之間冰釋前嫌的這兩段情節,令人忍不住跟著掉了許多眼淚,也是本片令人一再回味的精華所在。過去的苦難會造成陰影,卻也不無重現光亮的可能。

缺乏行銷與商業化 卻是最感人的格鬥電影

導演蓋文歐唐納指出,片中格鬥場面代表的是每位主角內心的情緒起伏,他藉著場上的競爭描述人類對生命及親情間的珍惜,並提供了拳拳到肉的真實格鬥賽。為求逼真,片中許多選手都是真正的格鬥家,湯姆哈迪甚至曾意外被擊中而當場昏倒。

真人之間的痛毆,出自層層的情緒堆疊,再有層次的化解;一次次不可能的勝利,也堆疊著觀影者的緊張與好奇。劇情主支線搭配得宜,情感細膩卻不煽情,加之格鬥過招的激情熱血,精彩度遠遠高出《鋼鐵擂臺》。

《勇者無敵》在臺灣幾乎沒什麼宣傳,導致上映時完全不敵同檔期的《鋼鐵擂臺》等熱門片而默默下檔,幸虧透過批踢踢鄉民們口耳相傳,一面倒的佳評如潮,讓它罕見的重返大銀幕,使更多影友得以觀賞;筆者正是在重新上映後才有幸觀覽本片,直到目前仍是心中最喜愛的電影前三名,難以撼動。

圖/影劇圈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