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新政府已和進步價值和公民社會脫節 急待重建中心思想重建社會關係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6.08.08 00:00
文章摘要:當務之急是先要找回自己的價值觀,同時也要對社會不同的多元價值擁有虔敬的理解能力—儘管那些價值民進黨不見得要支持甚至是要反對的。唯有虔誠價值才能理解自己,理解伙伴,甚至理解對手,這樣施政才有戰略可言,才不致於努力討好卻一一得罪,才能脫出手忙腳亂的困局。 新政府強調由下而上的決策,現在卻遭遇到一連串由下而上的抵制;努力建立保守價值的軍人關係,現在卻一再深刻地得罪軍人;依賴公民團體進步運動取得政權,現在卻彼此尖銳對立。

這趨勢再不扭轉,現在民眾對蔡總統、林揆的不滿度絕對不會是頂點。

從2013到2014年席捲街頭攻佔國會的各種顏色力量,各式公民團體是徹底打垮國民黨的主力,主力是他們,不是民進黨。

在那幾年民進黨讓公民運動當主角衝擊國民黨,直到2014年、2016年輕鬆贏得地方和中央政權。過程中,民進黨除了被動持穩之外,最具體的行動幾乎只有在公民團體中挑選了不少指標人士成為不分區立委,並在區域選舉提名壓下黨內實力人士禮讓活躍的公民運動者了。這做法形塑了民進黨和公民團體結盟的氣氛,對民進黨的形象大有加分。新政府組成後,也有社運人士零星地進入內閣當副手或進國安會。

不料執政兩個多月來,新政府和進步性的公民團體間的緊張不斷:和動保團體鬧得不可開交;和強烈泛綠色彩的司改會關係空前不順;和勞工團體間也矛盾重重;和原住民運動團體的信任出現問題,未來關係有待考驗⋯。

新政府和公民團體間的爭端,原因不一。先是動保團體為了虐狗事件搞垮國軍士氣;接著勞團方面先是對新政府在承諾的周休二日變形為一例一休強烈反彈,接著對「七休一」函釋出爾反爾持續不滿;原住民運動團體方面,原運人士對形同朝貢的道歉難以接受;司改團體方面,對提名保守司法檢察官僚當司法正副院長嘩然;轉型正義運動人士更為提名在白色恐怖時期一再被統治者信任委以偵辦政治迫害案件的檢察官謝文定為司法院長非常憤怒。

本來,民主體制中的公民社會和政黨,常是雙方強健發展又處在既合作又緊張的動態關係。(《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從公民社會和政黨本質矛盾看林義雄等人組政團的前景》)然而雙方在選舉期間固然合作愉快,但是一打完選戰,短短時間竟然就爭端不斷,相信新政府和公民團體雙方都非常意外。

會發生這一連串爭端,最關鍵的是新執政團隊對選舉期間併肩作戰的台灣公民社會,無論對他們的價值觀、他們的堅持、他們的奮鬥史都生疏到令人驚訝的程度所造成的:

◎由於不了解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中勞資關係的尖銳,以致於沒有預先嚴肅做好準備就輕鬆答應勞團的工作條件要求,遇到爭端,忙亂之餘就急著轉彎。爭議中,府方還說,不知道「總統府是否適用勞基法」,因為每天的工作都很晚。這玩笑話,明顯是出於緩和氣氛的善意,但是也表現出執政團隊完全不瞭解工業革命後,「什麼是有自我實踐意義的工作、什麼是異化了的工作」這一個非常嚴肅,非常基礎性的觀念。

◎陸戰隊憲兵虐狗事件的確是很可惡的事,而動保運動也的確是進步運動之一。但是在處理過程中,由於對動保運動的生疏,以致於被動保人士中的邊緣極端分子主導,終於發生了流浪狗搞垮國軍的荒謬現象,還令民眾大嘆人權、軍權不如流浪狗權。這對人權團體來說當然又是令他們痛心的事。

◎司法院正副院長輕率提名,認為把一兩個過去的司改活躍分子拉進國會、國安會就可以輕鬆擺平問題,顯然完全對司改人士和轉型正義人士,以及為民主運動犧牲被迫害人士,幾十年來和保守法檢對抗追求正義累積的無數辛酸痛苦和伴隨的神聖性毫無所感,以致於和不論是溫和或激進的司改人士轉型正義人士都痛心疾首。

在雙方爭議中最震撼的一句話是「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

這句話,既把謝文定、林錦芳拉成大家中的一分子,還等於把美麗島事件中被迫害的人,或者當年寧願堅持理念不願「服從」放棄當法官而做律師的,全當成了大家之外的「他者」!當天進總統府中的司改人士中正好就是有這樣的律師,真不知道他聽到自己已經成了「他者」時做何感想。

新政府特別信任體制內的事務官,司法院正副院長並不是特例,相反的是普遍現象。內閣人事之所以會又老又藍又男,正是同一個信任邏輯下的結果。特別信任事務官應該和新政府一個基本的施政原則直接銜接。那就是新政府強調的,執政的原則是解決問題,而不是糾結在觀念遊戲中。新政府認為任用熟手的事務官,新政府才不致於打高空,熟手事務官長年掌理實際事務,比較了解具體政策在社會底層的反應。

現在看來,新政府這一個理解是有問題的。事務官一旦升到有當部長的資歷,其實距離民眾都已經相當遙遠了,尤其那些早超過法定退休年齡都5、6年以上,年逾古稀的,更容易如此。虐殺流浪狗事件會搞到那麼離譜的地步,在在看出,軍中老人對基層軍士官「在乎何事、所為何事、能為何事」已經搞不清楚了。

蔡總統是當選後最認真建立和軍隊關係的總統,為了安定軍心,她一再重複的一句話很令人動容:

「你們的榮辱就是我的榮辱」。

然而要和軍人榮辱與共,首要條件是知道軍人以何為榮以何為辱。現在從虐狗案和飛彈誤射等事件上看來,整個決策高層對基層將士的榮辱內涵完全生疏,對他們特殊、有別於一般常態社會的價值觀相當陌生。另外一件大事也是在這情形之下發生。

蔡總統就職後很快地晉升37位將軍,規模比以往大,但是37人中, 作戰系統只有7人,其他,2人是部隊中的行政職,28人出於機關,而且具有隨員資歷者特多。

毫無疑問的,這大大不符合軍人的價值觀。這樣的晉升,對士氣無論如何是負面不是正面。

從勞工爭議、動保爭議、司改爭端⋯一直到軍中問題的處理,我們發現一個非常令人擔心的現象。那就是新政府既對長期支持自己的社會力,公民團體的價值觀理念和奮鬥的生涯生疏到難以想像;也對自己努力要拉攏納為政權新基礎的力量如軍隊的價值觀非常陌生。這結果是推出的政策,所言所行經常令他既有的支持者或要拉攏的對象強烈反感。最近各項民調都發現無論對蔡總統或林揆,民眾的不滿意度都急速上升。

新政府的危機在持續墊高之中。其關鍵在於對各公民團體和各社會包括軍人基層的價值觀的疏離陌生。假如癥結就在這裡,那麼新政「就事論事,解決問題」的原則雖然應該肯定,但是重新虔誠地面對表面上像是不實用的價值觀,恐怕更是不應該閃躲的事。

民進黨似乎自從黨主席被罵暴力小英後,便刻意疏遠傳統的公民運動和公民團體,也造成了在2013~2014年風起雲湧的運動中處於徹底被邊緣化的位置,更可怕的是,同時還喪失了對公民運動,進步價值的理解能力。因此當務之急是先要找回自己的價值觀,同時也要對社會不同的多元價值擁有虔敬的理解能力—儘管那些價值民進黨不見得要支持甚至是要反對的。

唯有虔誠價值才能理解自己,理解伙伴,甚至理解對手,這樣施政才有戰略可言,才不致於努力討好卻一一得罪,才能脫出手忙腳亂的困局。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評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