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道歉就有用,要警察幹嘛?

蕃論戰/程凱/專欄 2016.08.02 00:00
蔡英文上台後,面對國家經濟困境,曾誇口已經準備好對應方案的她,至今束手無策。面對主權遭受美日嚴重打壓脅迫,龜縮且怯懦。面對全面停滯的兩岸關係,未思解決之道,且連一幅致哀輓聯都不願意給於遊覽車大火中罹難的大陸遊客。對勞工放假問題,立場變化莫測,一改再改,勞資雙方同表憤怒。其他像是問題連連的閣員,立法院多數黨言行的荒謬,實在與選前人民的期待落差太大,也難怪上任甫兩個多月,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直直落。 既然國家大政、民生經濟無法應付,蔡英文與民進黨只好宿命般地在傳統強項上發揮、搏版面。因此,諸如黨產條例、促轉條例、課綱微調、國史館禁止陸籍人士查閱檔案等高度政治性的議題被權力炒作,希望像過去扁總統一樣,至少能靠著這些愛台灣的言行舉措,對抗國民黨之餘,也維持最基本的死忠綠營選民的支持。 最新的政治大戲,當屬八月一號的蔡總統向原住民道歉這檔事。當然,中華民國政府,甚至歷史回溯到日治時期、清朝乃至鄭氏家族統治,渡海而來的各個人種、民族,一如歐洲人對待美洲原住民一般,對原住民的過往土地、資源乃至生命財產,無所不用其極的進行豪取強奪,或者蓄意詐騙;抑或以武力鎮壓,台灣四百年的發展歷史,說是台灣原住民族的被迫害歷史也不為過。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代表政府道歉,自然有相當大的象徵意義。然而,我們常開玩笑說,道歉有用,還要警察何用?對於四百年來備受迫害的原住民,一句道歉,又如何彌補對台灣原住民族的虧欠?更令人難以忍受的,在於對原住民族的道歉,應該要充分表達出對過去歷史的反省與謙卑,並提出補償及輝甫權益的實際方案。在這樣的標準下,蔡英文的道歉大戲,卻充滿著當權著的傲慢與無恥的優越。 筆者百思不得其解,究竟甚麼樣心態的道歉,會讓接受道歉者,需要忍受烈日,費力爬上總統府的台階,如此場景,一如宮廷劇中皇帝接受各番邦朝貢一般,差別只在於沒有要原住民的領袖下跪高喊吾皇萬歲萬萬歲!再者,整個儀式中,還是依照過往平地人舉辦有關原住民的一切活動一般,要先請原住民表演、唱歌、祈福,還是血淋淋的把原住民當成一個非我族類的客體來觀賞,這樣的道歉不如不要。 或者是副總統貴為梵諦岡騎士,整個儀式看到過多的天主教或基督教宣教儀式,我們不是不理解當今國內原住民族的多數信仰,然而要說原住民族全然沒有其他宗教的信仰者,亦令人難以置信,以國家為主體舉辦的活動,似乎仍應該盡量避免對單一宗教信仰的推崇。 而最讓我們擔憂者,在於一句口頭的道歉,一篇華麗的文章,事實上並未對過去四百年原住民族的苦難有任何彌補之效。政府該做的從來不只是一句道歉,一句道歉也絕對不足以發揮效應,否則民進黨何苦對國民黨窮追猛打,又是黨產條例、又是促轉條例,國民黨不也已經道歉了無數次? 遺憾的是,從選前就一再表示要給原住民歷史交代的蔡英文,在八月一號的道歉中,除了道歉,並未實際提出對原住民族權益恢復的實際作為,原住民被剝奪的土地、被強佔的財產、被迫放棄的獵場、多年來爭取不到的自治權,蔡英文對此隻字未提,除了無視總統府外比府內更多的抗議原住民,就只是再度用成立委員會、凝聚共識這種虛無飄渺的華麗詞藻應付了事。 筆者並非原住民,卻深深為今日再被羞辱的原住民族感到難過,也對蔡英文這種虛情假意、只為獲取政治利益的道歉而慚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