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全文/蔡英文華盛頓郵報專訪 提及兩岸議題

NOWnews/ 2016.07.22 00:00
記者林人芳/台北報導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專訪,談及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南海仲裁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等議題,總統府今(22)天公布訪談全文。 蔡總統訪談全文如下:

問:您對習近平的印象如何? 蔡總統:就像我在CSIS講過的,對於習近平主席能夠勇敢地採取措施進行反貪腐的這件事情,我覺得在中國大陸發展的進程上,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也非常期待他在處理兩岸關係上面,能夠有更大的彈性,也能夠充分認知台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總統也好,或者政治領導人的決定,是必須要依循民意,所以我也希望他能夠體認到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民意的走向其實是非常重要的。 問:有些學者說,習近平設定了要您同意92共識之期限,這個正確嗎? 蔡總統:兩岸的問題很多人都很關注,很多人都有他們自己的觀察,不過我相信,習近平主席做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他應該有能力能夠綜合所有的情勢,來做一個很好的決定,做一個正確的決定。尤其是台灣已經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地方,民意的走向其實非常重要,所以設定期限,要求台灣政府違反民意去承受一些對方的條件,其實可能性是不大的,我也相信他們應該會有這樣的認知。 問:自您5月下旬就職以來,陸方已經切斷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正式溝通管道,您打算如何處理日常與北京間的關係? 蔡總統:我們雙方之間溝通的管道其實是很多元的,尤其是在這幾十年來的發展,雙方的交流其實非常多元而且頻繁,在交往的過程中,其實也產生很多互相溝通的模式,這些溝通不只是在官方的層次,還包括每一個不同層級,還有民間的溝通,都在整個兩岸之間溝通的這種結構裡面。我們雙方之間立場上的差異,其實在我520的就職演講裡面,我也盡了最大的力量,來讓雙方的立場可以縮小差距,我也相信在某種程度,中國大陸方面也會認知到520講話裡面的善意。 問:但看來似並非如此。中國大陸國務院台灣辦公室表示,您的就職演說是「一個未完成的答卷」,迄今並無公開的跡象顯示他們肯定您的立場。而您身為總統,是否和中國大陸政府的對口有接觸? 蔡總統:就像我講的,現在所暫停的是兩會的管道、陸委會與國台辦的管道,這在官方的意義或許是存在的,但問題是長久以來,雙方之間管道確實是很多元的,現在看到的兩會,也就是海基會與海協會兩會的溝通體制,只是整個多元管道中間的一部分。當我講到多元,其實它是有多層次的面向,不僅是政府在交流的過程中,很多政府機關跟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對口,也都有一定程度相互通訊息與交換意見的機制。我政府各層級都有和中國大陸對口機構聯繫的管道,我不能在這個階段進入太多細節。 問:您認為您有在縮小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隔閡嗎? 蔡總統:這段時間以來,我們都非常謹慎處理與中國大陸的關係,我們除了不採取挑釁的態度,防止意外的發生之外,也希望透過資訊的交流,能夠建立起雙方的互信。 問:您代表許多較偏向認同「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台灣年輕一代,他們比老一輩更支持獨立。身為總統,您要如何維持兩岸關係的穩定,但同時也要讓年輕的選民滿意,您如何取得平衡? 蔡總統:事實上不同世代和不同族群的民眾對中國大陸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們的意見一致,那就是民主。 問:美國自1979年之後改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在北京)代表「中國」,而將中華民國的台灣(首都在台北)視為一個「實體」(entity),您覺得這是公平的嗎? 蔡總統:我想我不太清楚美國在講這個字- “entity”的時候,它的意思是什麼,但是這個 “entity"有很多可以詮釋的空間。以台灣來講,我們有一個完整的政府跟民主的機制,我們有軍隊,我們是一個可以為自己做決定的國家。所以,或許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有不同的想法或是不同的角度,但從我們來看,其實絕大多數的台灣人覺得我們確實是一個國家。 問:沒有被國際社會承認,您是否覺得不公平? 蔡總統:這確實是不太公平 問:美國讀者與我都難以理解,身為台灣總統,您只被允許在美過境停留48小時。 蔡總統:It is indeed. (的確如此。) 問:有報導指出,來自中國大陸的觀光客減少了,這會傷害台灣的觀光產業嗎? 蔡總統:我們是看到有一些在量上面的減少,但是整體而言,對我們觀光產業有多大的衝擊,我們還在評估當中。不過整體來說,我們也希望我們觀光客的來源是多元的。所以,我們也會持續強化對於其他來源觀光客的爭取,而且我們的觀光產業可以發展出適應不同來源的觀光客,能夠更多元,而且更能夠適應不同的觀光客。 問:中國大陸如果執意的話,可能會對台灣施加更多壓力,他們會威脅破壞你們與邦交國的關係並嚇跑他們,您會擔心這個嗎? 蔡總統:關於經濟的手段,我不是指他們(中國大陸)現在正在做,但如果他們用經濟手段加壓力的話,其實中國大陸也應該想像他們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今天中國大陸可以這樣對台灣的話,它也可以對其他周邊的國家。所以,我相信很多周邊的國家都會很仔細地觀察中國大陸會不會對台灣以經濟的手段來加壓,中國大陸如果要成為一個在這個區域是受尊敬的國家,我相信他們會小心地考慮這件事。 問:所以您認為台灣與邦交國的關係會繼續維持嗎? 蔡總統:我們會盡力維持我們的邦交國,也希望跟我們邦交國發展出一種互惠的關係,也就是在經濟發展、社會發展、文化及教育上的交流都能持續強化,讓他們真心感受到與中華民國維持邦交是一件有意義且有助益的事情。 問:您的前任馬總統曾計畫向美國購買66架F16戰機,儘管有47位美國參議員致函支持,但最後都沒有結果,您會繼續提出此項請求嗎? 蔡總統:我們會持續評估國防的需求,持續向美國提出軍事合作計畫,所以這些方面我們會持續與美方來進行溝通,同時也會對防衛需求做更準確的評估。在這個階段,我們的需求主要還是在水面艦、潛艇、防空系統及網路安全,這些方面我們有比較強的需求。 問:馬前總統之前也希望向美國購買柴電潛艦,但未竟其功,您會再重覆此訴求嗎? 蔡總統:在三個領域,我們的需求較急迫,如水面艦和潛水艇、空防和網路安全領域。在潛水艇方面,我們正嘗試著開發自己的潛艇,發展本國的能力。

問:美國總統候選人柯琳頓與川普,哪一位當選對台灣比較好? 總統:作為一個其他國家政府的領導人,我們不方便對美國總統選舉做過多的評論。不過我們也希望,無論哪一位當選美國總統,我們都能夠持續現在的關係,而且在現在的關係上,發展下一階段更緊密且互惠的關係。 問:您施政的焦點是內政,像是提高薪資以及增加休假的時間,但是目前台灣經濟成長率低於1%,您如何在增強經濟發展的同時,亦增加社會福利呢? 蔡總統:我想這些事情,不是一個藥方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其實台灣的經濟需要做結構性的調整。也就是我們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是走向以創新研發來讓我國的產業可以進到下一個階段、下一個時代。這跟以往我們以製造、效率,也就是成本驅動的成長模式是不一樣。因此我國在下一個世代的經濟產業規劃上非常強調創新與研發,而台灣剛好是一個適合創新與研發的地方,因為我們有很多好的產業基礎,也有很多好的研發人才。因此只要我國在這裡著力夠深,我們會用幾個主要的產業來帶動整個台灣產業的轉型,而這幾個主要的產業包括生技、綠能、智慧機械、IOT的產業及國防產業。 問:中國大陸不是你們第一大貿易夥伴嗎? 蔡總統:到現在為止還是,但問題是因為兩方的經濟互補性已經開始在降低、而競爭性已經在加強,所以我們對於雙方的經濟與貿易關係必須做一個重新檢討,務必要使雙方的經貿關係是一個相輔相成且互利的關係,而不是一個過度競爭的情況。

過去兩岸經濟有高度的互補性,而我們擁有製造業能力,並轉往對岸,善用他們的勞力。而今非昔比,對岸勞力成本增加,且已具備製造能力了。) 問:所以中國大陸變成台灣的競爭對手? 蔡總統:他們越來越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了。 問:我看到您對海牙常設仲裁庭有關南海仲裁結果表示失望,該仲裁將台灣聲索的太平島認定為「礁」,而非「島嶼」,因此不能享有200浬專屬經濟海域,您會遵守仲裁庭的判斷嗎? 蔡總統:我們已經公開聲明,這個仲裁的決定有損於台灣的利益,所以我們不能夠接受,我們也認為這個裁判對台灣沒有法律約束力。主要有幾個原因,第一個是因為我們是一個重要的利益相關方,但是我們沒有被邀請參與整個仲裁的程序。第二,我們對於被稱為「The 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不能接受。第三,在這個地區,我們擁有主權的太平島,在裁決中被認為是一個「礁」而不是「島」,這是違反我們長期以來的主張,我們也認為它確實是一個島。在這裡我想利用這個機會,把台灣政府對南海爭端的立場做一個說明。第一,當然是有關南海爭端應該依據國際法與海洋法,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用和平的方式來解決。第二,我們主張台灣應該要納入多邊爭端解決的機制。第三,在這個地區的相關國家有義務維護南海的航行與飛越自由。第四,中華民國主張以「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方式處理南海爭議。我們期待相關國家能秉持相同方式進行協商,來和平解決這個爭端。 問:您是亞洲地區首位並非出自於政治世家的女性總統,您如何做到的? 蔡總統:我覺得我的出現其實跟台灣的民主發展很有關係,也就是說,台灣民主發展的過程是一個漸進、由下而上的過程。所以台灣的新世代領導人其實都來自民間或是跟基層有比較強的連結的政黨。 問:在男性主導的社會裡,女性要爬升到領導人的地位一定很難。 蔡總統:某種程度上是,但我認為我們的社會和民主已夠成熟,能欣賞個別政治人物的價值。他們重視個別政治人物的品質和價值勝過性別。所以,當然,某些人會覺得找個女性領導人很時尚,但我覺得人民選我當這個國家的領導人,是因為我的政策、我的價值符合現今的台灣需要。 我們代表社會上渴望改變的人民。這片土地除了2000年到2008年以外,數十年來均被單一政黨,即國民黨所主導,整個社會結構及價值都由這個政權形塑而成。如今人民了解我們的環境已經不同,我們想要向前行,我們想要進行重整,重行定義目前的價值。人民想要更為民主的環境,在政府決策過程中,民眾能參與官方決策,並更重視人權及透明度。本質上來說,人民想要在政府重大決策中,能參與其中並發聲。這與過去這片土地是威權統治、由政府主導的情境,有些許不同。 問:國民黨長期進行軍事統治? 蔡總統:現在人民的期待有很大的不同,他們想要民主、民眾參與的機會與透明度,以及公平的選舉;他們想要有完善的司法體制,不要有太多的政治干預;他們想要有效的司法體制,以處理日常生活遇到的爭議,擁有妥善的安全網來保障他們,以防在競爭劇烈的社會中陷入困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