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在《挪威的森林》,坐望青春的迷失與蛻變

滔客/ 2016.07.01 00:00
「希望你能記住我,記住我曾經這樣存在過。」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翻拍經典作品向來並非易事,被視為自成一格或拍不出那味道僅一線之隔;尤其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是全球熱賣的超級經典,人物性格乃至聲音影像本就有出色的塑造,影友更是包含了大量書迷,小說太過深刻而令觀者難以跳脫,上映後受到不少批評,幾乎可說是在預料之內。

在《晨報》中,陳英雄自述:「我遇到的最大挑戰,小說故事在一個懷舊氣氛中回溯,但是我想創造出一種新傷口、新鮮的傷痛感,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採用現在式講述。」因此,他的《挪威的森林》與村上版本的味道迥然有別,在村上迷的罵聲之中其實仍有可觀。

圖片來源:http://www.sfs-cn.com/

疼痛的斷點 阻絕了再擁有愛情的機會-直子與徹

直子與K君自三歲開始的戀情那般深植,未作解釋的自殺讓愛戛然而止,再不可得的理解與信任,令直子無法開啟下一段感情,甚至無法好好過自己的人生,只能選擇封閉。K君過世多年,重逢的直子與徹試圖相愛,然亡者的身影仍是那樣鮮明;徹對直子無法坐視不管,負起責任並付出愛,卻彷彿被溺水的人往深水拽。

渴愛卻不能,愛與不愛強烈拉扯,破損的心,讓直子的死亡幾乎是註定的,終於釀就徹的無盡哀傷同時亦是解脫。

「你要永遠記得,我曾經存在過,像這樣在你身邊過,永遠不要忘記。」

圖片來源:http://www.sfs-cn.com/

自信與確信 就能在愛裡放心地任性-綠

與直子全然不同的綠,是生氣勃勃且吸睛討喜的。她主動與徹相熟,毫不掩飾喜歡,卻也因為尚有男友而有所保留;與男友分手後,對徹的剖白赤裸明確,「無論你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傷害我。過去的人生我受傷太多,不想再受傷了。我要幸福。」

綠面對自己的人生勇敢而獨立,對待徹則有著不容分說的任性,草莓蛋糕理論堪稱經典:「比方我對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丟開一切跑出去買,然後氣喘吁吁地回來,把那交給我,結果我說,嗯,我已經不想要了,把那丟出窗外。我要的就是這個。」

這樣的愛看似驕縱,實則唯有對彼此關係的篤信,方可這般理所當然。筆者相信,任誰都期望能被這樣愛著!

圖片來源:http://www.sfs-cn.com/

青春的迷霧森林 藉由性愛摸索著走過

片中青少年對於愛情與人生的惶然,以性為出口,衝撞著追求成長。K君的死將直子困住,直到徹與她的性愛觸動了過往的開關同時激發了求生欲,然而,僅成功那麼一次的性行為反倒間接讓希望的火花慢慢燃盡。

當渡邊徹與找上門的玲子性交,彷彿宣告著那段青春──無論是與K君或直子的深刻,都從此逝去了,深深藏在心底,再也不回頭。徹決定活下去,而且會好好的活下去,長大成人。K君永遠留在十七歲,直子永遠留在二十一歲,而他不會停留,轉化這些哀傷,準備與綠走向未來。

圖片來源:http://www.sfs-cn.com/

絕美的攝影取景 為本片大幅加分

本片由首位獲得國藝獎肯定的攝影師李屏賓掌鏡,許多場景的光影與對比令人印象深刻,甚至自有一番跳脫文字的魅力。例如直子與徹的許多漫遊或疾走,清晨偷溜時的林間晨曦,一望無垠的青翠草原,強風吹拂草原而兩人依偎著避風等,光影讓意境鮮活顯現在大螢幕上。

導演陳英雄(右)及國際級攝影師李屏賓(左) 圖片來源:山水國際娛樂

年輕人的空虛無聊、無奈悵惘,愛情裡的孤獨與熱烈,陳英雄自有一番敘說方式;小說中許多配角輪廓清晰,片中則大多淡化,對於電影有限的篇幅來說,這樣處理反而是較為恰當的。

此外,男女主角的眼神也很到位,徹的靦腆壓抑,直子的寂寞徬徨,綠的活潑無畏,演繹著青春的茫然與情愛。跳脫小說框架觀之,仍為獨立於原著之外的一部好片。

圖片來源:http://www.sfs-cn.com/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