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專欄/跟死刑同樣重要的事

蕃論戰/KSH/專欄 2016.04.07 00:00
雖說受害家屬希望大眾勿藉此消費死刑議題,然而攸關是非之事無法迴避。筆者先前已提出數次支持死刑的淺見,近日卻感到極為無奈,因為耳聞有「路人」至今仍消遣民眾「太愛滑手機」,所以鄭捷殺人時未能注意。除了有違法或擾亂他人的行為,使用手機並無過錯。或許社會充斥如此偏離的價值觀,才導致治安危險,筆者實在有不吐不快之言。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表示第一時間去辯論死刑存廢,會模糊了焦點。不能說此言全誤,畢竟判刑再重,的確仍無法完全遏止犯罪。然而死刑關乎法律,臺灣既是法治國家,何以不能討論與贊成死刑?有死刑不能防止殺人,所以應該廢除死刑?換言之,不能遏止酒駕,所以應該廢除刑罰?顯然邏輯不相通。瘋狂、任性、僅求情緒發洩,完全不管後果會造成社會無法彌補的痛苦。殺人案,往往是臺灣社會的縮影,不能以個案等閒視之。王育敏提案殺童者唯一死刑,根本是在煽風點火。人皆有人權,不因性別、身分、年紀有所限制,非他人所能加以侵犯和剝奪。甚至製造販賣危害人體健康的產品,絕不僅是詐欺或廣告不實,應以不確定故意之主觀犯意,論處殺人罪行。 殺人犯本應與社會永遠隔絕,且司法的決斷幾乎完全交由法官自由心證的情況下,廢死絕對不可行,理由無他,法官一句「有教化的可能」(且通常依據薄弱),即得以逃過一死。充滿顛倒是非的恐龍法官,社會逐漸失去正直和公義,倘若不幸發生在自己或親友身上,會是如何?缺乏是非的觀念,比隨機殺人更可惡。苗博雅批政府怠惰、空轉、虛耗,問題是20年才能見成效的長期措施,解決不了目前的燃眉之急,而且加害的兇手,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能否保證不會造成其他歹徒的效尤,而增加社會的悲慟嗎?無預警殺人事件已經產生模仿效應,臺灣的社會難以因應。至於民進黨立委提案殺害兒童者服刑期間不得假釋,尚無法完全解決問題,即使不得假釋,服刑總是有期滿的一天,如果是嚴重反社會、有暴力危害性的人,一旦出獄,後續的監護處分如何有效進行?是否立法強制?有無專責的監護處分機構?籲請主管部會及立委們正視這個問題,找出完整的補救之道,才是告慰無辜生命、撫平社會創傷的有效方法。 廢死聯盟堅持廢死,卻一直無法尋求更好的方式,乃不爭的事實。筆者始終支持死刑,但即使處以死刑,亦是犯罪發生後的亡羊補牢,如何防範減少同類型犯罪的發生?應該是我們長期關心的重點。處死或許能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政府應該詳加斟酌,而不是落於草率的廢死問題。並非精神疾病患者即會殺人,高壓力的社會帶來高犯罪率,經濟困難及日益複雜的社會型態造成反社會人格產生,這是極難根除的潛在危機,如同不定時炸彈。為了防制這種事件,人人必須提高警覺,對於周遭反常行為人口更須特別注意,政府單位有必要加強相關教育提醒民眾警覺心,這不只是單一家庭內的事,而是眾人之事。 社會動盪不安,重複發生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人們開始產生了一種循環模式:驚訝、憤怒、群閥、探討、遺忘,然而事情在風雨間歇後一切恢復平靜(如頂新事件),深藏在每個角落的欺凌不公卻依然存在。我們的麻木讓既得利益者逍遙法外,我們的正義成為權力者的營私工具,我們還在自以為是的象牙塔裡安然自得,等待下一次的事情再發生。支持死刑者不該屢屢被霸凌「死刑無用」,若無視死刑,也就別再五十步笑百步說判處三聚氰胺毒奶案犯人死刑的中國,是沒人權的國家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