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巴克 好市多 比爾蓋茲

《實習男生存法則》實習難?生存更難?

滔客/ 2016.01.20 00:00
一個社會新鮮人,剛畢業踏入職場面對的職場現實面;以及夢想與現實的取捨。這兩塊的電影題材大概已經氾濫可見了,可是這位新銳韓國導演李容承卻將他拍得更加有味道,不通俗。就如同主角故事的情緒,靜悄悄的可是卻很爆炸的餘韻。實習男(難)生存法則雖然導演把這個倒數10分鐘做結尾,可是我覺得他是從一開始就在倒數;倒數我們進入這個現實世界的時間,倒數你要不要接受這個選擇的時間。可以這麼說:這一整部片都是在倒數的過程之中,思維邏輯轉了一圈。導演以一種輕描淡寫的口吻講述這個故事,不刻意去強調某些情緒;運用象徵的鏡頭或是道具時,也不會感受到附著在上面強烈想要被感知的慾望。全劇一直貫穿的影印機部分:總是突然故障,必須踢一腳才會開始運作。大家都知道這個問題,可是一直都沒有去修理他。看了有兩種感覺:一個是象徵辦公室的職員們,不管年紀、資歷,都是一台影印機。考量現實層面的因素於是留在這個空間,過著一模一樣的複印人生。透過故障的情節,亮出主角或許有機會可以離開這種現實層面的束縛,道出辦公室的他們似乎只是不小心迷惘了,如同這臨時辦公室一樣。可,後來修好了以後,轉變為一種看穿 ─ 理解到:原來大家都是一樣,沒有要脫逃這種枷鎖的意思。最後主角在思考的十分鐘時,從視線看過去的景色,影印機在最前方位,依然繼續複印著。似乎所有辦公室的老鳥、菜鳥都囊括在那一台機器,沒有生命力的一張接著一張產出屬於別人的自己,而其實每一個人,也不過就是那重複的紙張,對於個人來說沒有多重大的意義。隨時都可以被新人取代,只要合乎第一張的模樣,沒什麼不行。另一個感覺是全面性的講述這一整個故事主軸:裝沒事儘管主角內心累積很強大的壓力,他也不吭聲的繼續扛著這些責任,很多呈現主角的鏡頭都是俯攝的方式,同時間描述劇情也同時間的轉達了主角被世界壓榨的心境;儘管發生了很多嚴重的事,好比說被部長擺了一道,轉為正職的不是主角,大家也都繼續裝做沒事的和諧關係。就像故障的機器,踢一下就好了唄!還是可以印的,不必去修理。後來修好了之後的劇情,就是大家和好如初,接納了新的實習生。看似一切表面都好了,又回到一開始的樣子,只是主角不再是這個辦公室的主角。而修好的象徵:就我感知,屬於主角心裡也明白了這樣的現實面,而這辦公室的現實也繼續一如往常的運作著了。或許自始至終大家都是如此假面,只是一開始初生之犢的主角誤會了。導演無聲拍攝的手法很特別的是:觀者會有種偶爾進入主角的心境,偶爾變成跳脫出來看整個狀況的第三人。透過鏡頭的畫面語言,時常呈現出主角被世界吃掉的錯覺。當主角被家人附加的期望,甚至父親嚷著: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自私!主角一個不反駁靜默離開的舉動,使觀者跳入了主角的心腦,大家都能體會到主角內心那複雜的波動有多巨大─委屈卻又不忍忤逆。還有最後再聚餐的橋段,所有人都把事情推給主角。「我一個實習生還真身負重任阿」 冷冷道出這一句話,其餘的情緒觀者都能接收。特別喜歡這一種不加以說明,留給觀者自己吸收感受的空間。好像很客觀的在說故事給你聽,可是又會用一些特寫角度的攝影畫面來巧妙主觀地給觀者看現在導演想要述說的部分為何。很喜歡的另外一點:全片幾乎沒有配樂,只有環境音,還有空氣流動的聲音;可是這樣的寂靜非常真實,特別有力度。這就是現實的聲音。還有黑幕連結的轉場,儘管上一場喝醉大罵崩裂的毀壞了關係,黑幕過後還是要繼續面對這樣的世界、這些後果。一種慘不忍睹的不可避免,觀者心境會參雜很濃郁的糾結,糾結怎麼繼續,結果依然可以繼續......從最後部長說給主角十分鐘的考慮時間,儘管主角悶不吭聲,乍似要給予考慮的機會。也許一開始透過俯攝的鏡頭看似主角在躊躇,想要蹂躪掉自己美好的想望,選擇即將要被這現實的醜陋給吞噬。可是從主 角最後看去整個辦公室、整個社會後那狐疑的眼神,什麼想法都烙印在表情中了。解讀的感受是一種:畏懼,但是又沒有何去何從的猶豫;沒有想要妥協於這個殘酷現實面,而是認清。然後用很凶狠的沉默瞪著這個真實的世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