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錕P 最正乩童 世界冠軍

《新世紀福爾摩斯:地獄新娘》在新舊之間穿梭

滔客/ 2016.01.20 00:00
▲飾演福爾摩斯的Benedict Cumberbatch和飾演華生的Martin Freeman。兩位演員出色的表現讓他們在2014年的Primetime Emmy Awards(黃金時段艾美獎)風光拿下男主角與男配角的獎項眾所期待的大銀幕特別版由BBC出品的影集「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於2016年釋出特別篇《地獄新娘》(The Abominable Bride),現代版的福爾摩斯終於在台灣影迷的引頸期盼下登上大螢幕。《地獄新娘》延續了影集的故事線,並且將兇殺案的舞台搬回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原著中的維多利亞時期,帶給觀眾復古卻又全新的視覺饗宴。二十一世紀的顧問偵探夏洛克(Benedict Cumberbatch飾)獲知天才型罪犯莫里亞提(Andrew Scott飾)在自殺後,竟然又出現在全英國的電視畫面上,人人心中升起了疑慮與恐懼:難道人死後真的能夠復生?同時,十九世紀的福爾摩斯和約翰‧華生(Martin Freeman飾)也面臨一樁奇案的委託:一名身穿新娘禮服的女子在飲彈自盡後,卻又出現在丈夫面前並將其槍殺。新娘血盆大口的妝容嚇壞了所有人,而她輕聲吟唱的歌詞「別忘了我」更是招魂似的繚繞在煙霧瀰漫的倫敦。面對這兩個自地獄歸來的亡者,福爾摩斯——或者該說夏洛克,要如何理清謎團,甚至瓦解心中的恐懼?▲飾演莫里亞提的Andrew Scott在影集與電影中將這名冷血瘋癲的反派詮釋得維妙維肖。Andrew在2005年憑舞台劇《A Girl in a Car with a Man》獲得英國演員最高榮譽的Laurence Olivier Awards(勞倫斯・奧立佛獎),他也因為演出莫里亞提的角色獲得2012年British Academy Television Awards(英國學術電視獎)的最佳男配角永遠不死的心魔《地獄新娘》承接影集快速明確的剪輯風格,在劇情編寫的架構上也頗能呼應近年來的電影趨勢。相較於被動接收外在衝突,《地獄新娘》選擇直接將主角內心的掙扎與焦慮視覺化,而且在故事中另有故事,敘事策略頗似《全面啟動》(Inception)和《香草天空》(Vanilla Sky)。夏洛克對自己的能力有多大的信心,對莫里亞提就有多大的恐懼,因為他們是莫比烏斯環,看起來像兩個迥異的平面,事實上卻同為一體。柯南‧道爾筆下的莫里亞提是福爾摩斯的宿敵,不過在新世紀福爾摩斯的詮釋下,他不僅是夏洛克的宿敵,更是夏洛克揮之不去的心魔。這一心魔的形象大概可以視為編導對這位反派至上最高敬意,因為莫里亞提的存在已經超越生死,也不局限於真正的實體——他是夕陽之後的黑暗,夜夜都能重生。墜落之後不得不提在《地獄新娘》中,編導再次重現了萊辛巴赫瀑布的對決。這一經典橋段,早已成為歷來翻拍福爾摩斯影視作品之必要,甚至早在該影集第二季就被呈現在電視螢幕上。不過值得玩味的是,在新世紀福爾摩斯中,萊辛巴赫瀑布(The Reichenbach Fall)的兩次出現都可被解釋為「墜落」(Fall),兩次墜落的場景都各有一個人被拯救:影集第二季的墜落,是夏洛克為了要阻止莫里亞提的殺手除掉約翰,而在《地獄新娘》裡,則是約翰讓夏洛克掙脫莫里亞提的影響,重新掌控自己的意志。這對偶有摩擦但仍然合作無間的百年搭擋,讓原本充滿死亡意味的萊辛巴赫瀑布開展一線生機,觀眾也能更明確地感受到夏洛克與約翰之間深厚的情誼。走在時代前端的男人夏洛克‧福爾摩斯絕對是無可取代的經典角色,他的前衛在《地獄新娘》中以另一種的概念被提及,即英國婦女地位的問題。《地獄新娘》指出在英國全盛且富足的維多利亞時期,卻有著女性社會地位低落的問題尚未被提出、解決,電影中的地獄新娘並非單指該凶殺命案,而是廣泛的囊括了不被重視的所有女性,此時她們已在地底下蠢蠢欲動,等待走到地面上的機會,爭取做一個人——而非鬼魂——該有的權利。英國婦女爭取到投票權至少要等到一次世界大戰以後,但是在電影中夏洛克卻預見了一場革命的可能,這種洞察力和極具科學性的破案手法,都在在表現出他的前瞻性。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將這樣的角色放到現代來一點也不突兀,因為夏洛克‧福爾摩斯就是這樣一個具有超越時代能力的人物。▲演員Benedict Cumberbatch不論在舞台劇表演或是影視作品中,經常出演天才型且令人容易產生距離感的角色。2011年Benedict參與由Danny Boyle執導的舞台劇《科學怪人》(Frankenstein),劇中傑出的表現讓他再度拿下英國Laurence Olivier Awards等多項大獎。近年來他的電影作品包括《贖罪》(Atonement)、《戰馬》(War Horse)、《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等等,HBO迷你影集《Parade's End》,舞台劇則有《王子復仇記》(Hamlet)經典新詮釋新世紀福爾摩斯與《地獄新娘》嫻熟地穿梭各種新舊元素,從時代背景的設定,到原著小說的詮釋,甚至是人物之間的羈絆與關係也與過去的呈現有所不同,卻又大量保留原汁原味。新世紀福爾摩斯中引人議論的一點,就是劇情中若有似無的同志元素,不過只要仔細研究影集就會發現,編導根本無意去辯證角色的性向到底為何,因為愛是可以超越性別的。不過這部作品會出現同志元素或許也不是那麼令人訝異,因為編劇之一、同樣也是劇中演員的Mark Gatiss本身就是一位同性戀者,出自他筆下的夏洛克・福爾摩斯自然比起過去的版本多出許多可能性與討論空間。有趣的是,Benedict Cumberbatch大概是歷任福爾摩斯中唯一有機會同時詮釋兩個不同版本的人,這位舞台劇出身並且拿過無數大獎的演員,巧妙地讓現代與十九世紀的福爾摩斯做出了區隔,現代版的夏洛克同樣聰明但更為封閉,十九世紀的他則是多了點紳士風度,Benedict Cumberbatch在演技拿捏的分寸上令人讚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