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過勞死 協會 空汙

《瘋狂麥斯:憤怒道》喬治米勒的返家之路

滔客/ 2016.01.20 00:00
▲《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Fury Road)的導演喬治‧米勒(George Miller)(右)。除了導演之外,喬治‧米勒同時也是一名醫生、電影編劇與製作人。他最廣為人知的作品包括1992年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提名《羅倫佐的油》(Lorenzo’s Oil)、1995年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我不笨,我有話要說》(Babe)、2006年奧斯卡最佳動畫《快樂腳》(Happy Feet),今年更以《瘋狂麥斯:憤怒道》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等眾多獎項。重啟瘋狂之道喬治米勒自1979年起推出的系列作品《迷霧追魂手》(Mad Max)、《衝鋒飛車隊》(Mad Max 2:The Road Warrior)、《衝鋒飛車隊續集》(Mad Max Beyond Thunderdome)不論是在票房成績還是在電影史上,都寫下嶄新的一頁。這幾部澳洲新浪潮(The Australian New Wave)的反烏托邦電影,可以說是替當時全球興盛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做出一個末日預言。七O年代的世界經濟局勢陷入僵滯,原本二戰後各國的經濟發展開始從原先的興盛轉為疲態,再加上1973年因中東戰爭而引起的石油危機,各種複雜原因使得全球發生嚴重的經濟危機。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喬治‧米勒的三部曲拍出一種極端惡劣的社會型態——各方為了搶奪資源而不惜一切代價,文明變成虛無,人類再也沒有尊嚴可言。如今這條塵封已久的道路又以《瘋狂麥斯:憤怒道》之名重新啟用,旅途更加兇險殘忍。除了石油以外,更令人為之瘋狂的是水源、母乳與健全的身體。這是否又是喬治‧米勒想對生化災害頻繁與浪費資源的現世所提出的警訊?重返電影美學《瘋狂麥斯:憤怒道》絕非一部純粹追求感官刺激的電影,也不只是一個末日預言。《瘋狂麥斯:憤怒道》其實也是喬治米勒對電影這一藝術形式做出檢討後的成果——一個電影導演該如何以「畫面」來說故事。電影的發展先有默片,隨後才有收音技術的出現,因此電影最原始的元素應該是畫面呈現,而非瑣碎對白。《瘋狂麥斯:憤怒道》的絕妙之處在於主角台詞極少,整部作品是靠著優秀的攝影功力與角色動作來推動劇情,而且是真槍實彈的演出,不像今日好萊塢動作片那般倚賴後製特效。美國資深電影評論Anthony Lane也認為,在飛車追逐戲碼中出現多次的高空撐竿,可視為對默片大師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的致敬:巴斯特基頓在演出作品《Three Ages》中就曾經抓著排水管從半空中精準地盪進窗戶內。對喬治米勒而言,《瘋狂麥斯:憤怒道》不僅是對世界當前局勢的控訴,也是一聲回歸電影美學的呼籲。▲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在《Three Ages》的演出片段。美國電影協會(American Film Institute)在1999年時將基頓列為好萊塢古典電影中第二十一位偉大男演員。在電影問世一百多年後的今天,基頓被視為美國獨立製片的先驅,在電影史上享有極高盛名。▲《瘋狂麥斯:憤怒道》劇照。尋找救贖之路▲在瑞典電影大師英格瑪伯格曼(Ingmar Bergman )的《處女之泉》(The Virgin Spring)中,父親得知女兒被牧羊人姦殺後,盛怒之下壓倒一棵樹,準備做成武器尋仇。這位飾演父親的演員叫做Max Von Sydow,正好與《瘋狂麥斯:憤怒道》的主角麥斯(Tom Hardy飾)同名。《瘋狂麥斯:憤怒道》的其中一場戲,也有與上圖十分相似的鏡頭:麥斯使盡全力抱著一棵樹,努力不讓樹木被陷入泥淖中的武裝車拖垮。人性之惡絕對是伯格曼的電影中經常出現的主旋律之一,他認為「世界上經常存有一種敵意的邪惡,他完全不因環境或遺傳而定,要稱之為原罪也行」。討論到邪惡,相關的問題便也因此浮出:若是邪惡無可避免,救贖與希望究竟在何方?《瘋狂麥斯:憤怒道》中的芙莉歐莎(Charlize Theron)也說過她在尋找救贖。芙莉歐莎為了逃離不死老喬(Hugh Keays-Byrne飾),只得先助紂為虐,因此她要尋求的救贖不只是回到兒時生長的那片綠洲,而是必須屏除為了存活而被激發出來的邪惡,例如殺戮與貪婪。而不死老喬自稱「不死」,彷彿也是一種暗喻:人性黑暗面的壽命遠長於良善,可以直抵永生。讓這世界瘋狂的不是惡劣的環境,是人心,環境只是一面鏡子,當最後一片綠洲都成為有毒的沼澤時,回家之路便看似遙遙無期了。喬治‧米勒讓麥斯抱著大樹,或許也傳達出人活在世上的掙扎—— 如果要活著,就可能必須要部分屈服於邪惡。至於揭露困境能否促成救贖與希望?這點或許連伯格曼也無法回答,而在《瘋狂麥斯:憤怒道》中,喬治‧米勒也沒有明說,只讓芙莉歐莎成功回到不死老橋的地盤釋放水源。但是除了資源的爭奪外,人類絕對還有更多的問題必須解決。對喬治‧米勒而言,未來到底會如何呢?目前觀眾只能期待續集的故事會透露一點端倪了。▲《瘋狂麥斯:憤怒道》劇照。圖為飾演芙莉歐莎的演員Charlize Theron。喬治米勒的返家之路《瘋狂麥斯:憤怒道》入圍第八十八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視覺特效、最佳服裝設計、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音效剪輯、最佳音效混音、最佳妝髮多項大獎,這部片不僅是喬治‧米勒對世界的省思,也是對電影、對人性的檢討,是他返回最初的一趟旅程。被喬治‧米勒打動的觀眾不妨坐等今年二月份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看他是否能憑著這部傑出的作品將獎項一一拿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