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名家論壇》柯志遠/《必娶女人》頑童導演逼出神一般演技

NOWnews/ 2015.12.01 00:00
文/柯志遠

收視人氣飆昇的《必娶女人》,嘻笑怒罵,自成一個世界。隨著劇情推展,戲裡的節奏蹦跳,語法獨特,角色間,不論職場或情場,都顯得爾虞我詐,風格鮮明的敘事技巧,「勾」得觀眾欲罷不能。而演員徹底「玩開了」的結果,邱澤扮鬼扮馬,柯佳嬿今非昔比,曾之喬火力全開,連戲分並不特別多的柯淑勤、葛蕾,都格外吸睛,整齣戲從幕後「玩」到幕前,生機勃勃,沒有章法,幅射出極強大的讓人不時會心莞爾的正能量。

36歲的導演于中中,是讓這個戲「玩」得這麼瘋的「罪魁禍首」。導過《前男友》、《飛越龍門客棧》等作品的他,有點斯文有點酷,還有點蘇志燮單眼皮南韓歐巴的fu,只是接受採訪時眼裡迸射出光,橫看豎看,都是頑童模樣。「為什麼玩得這麼開?」面對這樣的問題,他幾乎毫不思考地便說:「因為難得逮到了機會啊!哈!」

戲劇的從無到有,是個大工程,是team work,很多時候會有很多的顧慮和限制,會有來自不同方面的「關切」跟「督導」,有時候,不是這個導演的創作能量如何,個人的風格和企圖心如何,而是他擁有的「空間」有多少?頑童導演于中中自認「循規蹈矩」了好幾年,也「綁手綁腳」了好幾年,這一次,對於「用『不過問』的勇敢,表達他的信任」的「三鳳」老闆薛聖棻,對於「無處不在,卻讓人忘了她的存在」的製作人陳芷涵、麻怡婷,大至器材、配備、場景,小至梳化、服裝,都給足了讓他毫無後顧之憂的支援,他嘴上說「不可以感謝得太肉麻」,但口吻中眼神裡的由衷感恩,是不言可喻的。

▲▼《必娶女人》頑童導演于中中。(圖/三鳳製作,東森創作提供)

「我一直想挑戰一些公式,一直想顛覆一些原本被當做最『安全』的常規。」導演于中中這樣說。《必娶女人》的故事在他腦海中醞釀了兩三年,一場不和諧的戀愛,幾個都有內心陰暗層面的俊男美女,一個火藥味十足卻處處有情的喜劇舞台,一群把異常行為當成保護色的,古怪卻可愛的人物。「我挑戰的,不是觀眾接不接受;而是能不能夠把這個外表很奇特但內心很飽合的世界完整成功地建立起來。」

身為《必娶女人》劇名的指名人物,蔡環真,這個角色的是否「有血有肉,呼之欲出」是關鍵中的關鍵。柯佳嬿的演技,身繫整齣戲的成敗。于中中承認從戲的籌備階段開始,跟柯佳嬿的溝通,磨合,就是一個惡夢的開始(對雙方都是),更是一連串無休無止的戰爭正式吹響了號角。

▲收視人氣飆昇的《必娶女人》,嘻笑怒罵,自成一個世界。(圖/截自必娶女人臉書,2015.11.30)

「佳嬿的內在能量是龐大而精彩的,我始終可以從她的眼睛她的神情,感覺到她還沒有被完全挖掘出來的演技上的『可能性』是非常豐富非常精彩的。

她用功,聰明,對自己的要求嚴厲得異於常人,但她的性格制約了她,她總還是覺得在她以往習慣的『小清新電影』的那個表演路數裡才是最安全的,對自己最有把握的。」她是有禮而溫和的,而這跟「蔡環真」是不一樣的。

為了讓「小清新」的柯佳嬿「必娶」起來,「頑童導演」跟「文青女星」展開了長達數個月的彼此折磨。于中中想盡了一切辦法,包括引經據典的「方法演技」,強迫她隨時穿上她平常不穿的「環環」的犀利套裝,她平常不做的「環環式」的髮型和粧容。包括一連串所有人聚在一起的「融入氛圍,看見自己」的課程。「那個『磨合』,與其說是柯佳嬿和我之間的磨合,不如說是柯佳嬿跟『蔡環真』之間的磨合。我看在眼裡,替她著急,但她在那個過程中的拼命、忘我,甚至掙扎,也真的讓所有人都覺得感動跟心疼。」于中中,直白地這樣說。而他印象中,從進劇組到拍攝完成,柯佳嬿被「逼」到放聲大哭的畫面,數不勝數。「她拍完就哭,回家也哭。第二天再來,那個必須逼她進入一個『陌生人格』的需要還在,她豁出去演完了,演好了,可能還是會哭。」

而又有誰想到,「蔡環真」這樣一個栩栩如生虎虎生風,攻擊力十足的「喜劇角色」,竟然是以淚水浸泡,發酵,而奇蹟式地如此完美誕生的?

▲柯佳嬿(左)表示「中中導演願意讓我演出蔡環真,是他的勇氣跟對我的信任。」。(圖/三鳳製作,東森創作提供)

「中中導演願意讓我演出蔡環真,是他的勇氣跟對我的信任。」繼《飛越龍門客棧》後第二度跟于中中合作的柯佳嬿,聊起這場「征服蔡環真」的戰役,雖然戲已殺青,還是覺得不可思議,覺得餘悸猶存:「開拍前,以往所有我對表演的認知、習慣,及自信心,完全被擊碎,覺得自己不會演了,一切從零開始。這三個月,每天壓力都很大很緊繃,就是身邊每個人都相信你ㄧ定可以考一百分而自己卻感到惶恐、忐忑的那種感覺。對我來說,沒有一場戲是輕鬆的。角色離我太遠,到殺青那天,我還是在『追』蔡環真,永遠看著她的背影,沒有ㄧ刻我覺得自己跑在她旁邊了。」

柯佳嬿真誠不諱地陳述著那個不為人知的過程,坦率得那樣毫無保留:「拍的當下,我恨透于中中,同時潛意識裡也很怕聽到他對我說:『算了,隨便你怎麼演吧!』那會是代表他的妥協跟失望。但是他沒有,謝謝他從沒放棄我,逼我到最後一刻,於是我也逼自己撐到最後一刻。拍完後很感謝他,我知道自己前進了好大一步,也無法否認這三個月收獲真的很多。」

跟柯佳嬿的「搏鬥」,驚險萬狀,成績卻是有目共睹的。戲殺青了,後製、剪輯完畢了,上檔了,他們從螢光幕上看到最後的結果,這樣像彼此扒了一層皮之後才生下來的嬰兒,不約而同喜極而泣,心中卻都因為對方的付出深深感恩。

▲《必娶女人》導演于中中(右)逼出演員們神一般演技。(圖/三鳳製作,東森創作提供)

相較於跟柯佳嬿的「既愛且恨」,于中中跟男主角邱澤卻是「天雷勾動地火」,打照面起就一見鍾情了。

「這種感覺太棒了!對一個創作者來說,有什麼能比遇上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更過癮更爽呢?」于中中聊起其中的好幾場戲,往往是導演拋出了一個輪廓,一個瘋狂的想像,然後,再以挑戰(挑釁)的眼神看向邱澤,無聲的OS.彷彿在說:「怎樣?敢不敢玩?」那個「無聲」,來自於默契,來自於信任,來自於都特別想把相同的目標做到最好的熱情。

「玩啊!誰怕誰?」那個「無聲」最後變成一種競賽,「拍這齣戲,我對邱澤是十分感謝的。很多時候,我真地覺得創作的人是兩個而不是一個,不管是發想或成型,我都不是單打獨鬥的。」

于中中舉了那一場膾炙人口的邱澤追查「那一夜發生了什麼事」的真相被催眠後忽男忽女對調身分的戲,做為例子。「那場戲,講究的就是一氣呵成。那個肢體、口條、節奏,要變換得很快速很劇烈,又必須條理分明,本身就很考人。我不知怎麼又貪心起來,加碼追問他一句:『要是這時候你一邊的眼睛流下一行淚,做為ending,你做不做得到?』」一個突發奇想,一個大膽接招,結果難度這樣高的一鏡到底,讓他們完成了。所以,網路上引起粉絲熱烈討論的「那滴淚」,謎底揭曉:不是剪接,不是特效,千真萬確是來真的!

▲▼導演于中中與邱澤互動非常密切。(圖/三鳳製作,東森創作提供)

邱澤的喜劇演技,在《必娶女人》中爐火純青,隱隱可以卓然成家,這個名師郎祖筠「手把手」調教的得意高徒,對於演戲的方方面面,一直有著他專業上的講究,這次跟于中中在合作上的「火花」(化學效應)來自於充份的「放心」。放心,來自於對他種種能力的心服口服,「有一場『郝萌』家的戲,一開始其實劇本寫的很碎,有很多的段落,和瑣碎的交代過程,然後串導就很快的在現場把所有段落的重點組合起來,集結成一場完整的戲。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串導優秀的組織與邏輯」。邱澤聊起他對于中中的一次最深刻的印象,充滿著「英雄惜英雄」的口氣。

一齣戲的最後呈現之所以感動人心,之所以迴響熱烈,都說是「天時,地利,人和」,然而,這寥寥六個字,卻真不是光站在那邊傻等便會自己掉下來的。首先要導演有絕對的誠意把舞台的空間釋放出來任由演員去揮灑,再需要演員在獲得自由的同時,隨時明白自己的「位置」,包括這個位置與其他演員的關係,與導演的關係,以及與整個故事的關係。《必娶女人》源自於與合作對手間的尊敬與信任,所締造的「天時,地利,人和」表現在收視率的節節上升,更表現在懂戲之人的極高評價上。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劃、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