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制度漏洞叢生 比利時淪恐怖分子溫床

中央社/ 2015.11.22 00:00
(中央社布魯塞爾22日綜合外電報導)巴黎恐怖攻擊主謀阿巴伍德(Abdelhamid Abaaoud)與同案自殺炸彈客之一阿布岱斯蘭(Salah Abdeslam),都住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的莫倫貝克區,住家隔僅幾條街道。

近年一連串攻擊均和這個地方產生關聯後,關鍵的問題是:為什麼是比利時?

以啤酒和巧克力聞名的歐洲小國比利時,瞬間因伊斯蘭激進主義與非法武器唾手可得,聲譽蒙塵。

美聯社報導,比利時位處歐洲中心地帶,邊境管制鬆懈,與聖戰分子攻擊的主要目標法國操持相同語言;然而,人口分別有450萬及650萬的法語區與荷語區的政治鴻溝,長久以來致使全國司法與安全體系陷入紊亂。

從總理以降,比利時上下普遍認知到國家結構複雜且脫節的狀態,有礙於對抗激進主義。比利時總理米歇爾(Charles Michel)19日對國會指出:「我們必須做得更多、更好。」他並宣布對抗伊斯蘭激進主義的連串新作法。

呼籲比利時編列更多經費擴編司法官與警力的聲音,多年來不絕於耳,但由於不同陣營的政治角力與當局採取的撙節措施,導致進展緩慢。

另一方面,布魯塞爾當局與全國司法機構的分裂,代表安全事務的權限難以界定。

此外,比國警方在鄰國欠缺公權力,罪犯卻因為歐洲的開放邊界政策而能夠來去自如,這顯然成為比利時吸引恐怖分子的因素。

荷蘭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恐怖主義與反恐中心(Centre for Terrorism and Counterterrorism)主任貝克(Edwin Bakker)表示:「他們(恐怖分子)會四處觀察較不被注意的地點,或容易脫逃的地方。」

直到2006年,按照歐洲的標準,比利時的槍枝管制法律非常鬆懈,1990年代巴爾幹戰爭中使用的許多武器都輕易流入比利時的黑社會。在此同時,比利時司法部因撙節措施而無力鏟除槍枝氾濫的根源。

除了上述問題,比利時無法成功讓65萬穆斯林人口融入這個國家,也是激進派清真寺和地下膜拜場所遍布的主因。

莫倫貝克(Molenbeek)市長謝普曼(Francoise Schepmans)表示:「部分比利時人身處社會邊緣,他們不期望與外界接觸。我們任由這種現象發生。」(譯者:中央社徐崇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