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戰火真情:抗戰時的國際人道援助

中央廣播電台/王韋婷 2015.10.03 00:00
對日抗戰期間,日軍大舉入侵南京,金陵古城頓時成為人間煉獄,數十萬民眾死於日軍屠殺之手。儘管戰火無情,但當時在南京的國際友人義不容辭、挺身而出,保護身陷南京的民眾。德國商人約翰拉貝(John Rabe)和美國傳教士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設立的「國際安全區」,保護了至少25萬民眾免於日軍攻擊,在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之際,戰火中的人道關懷,永垂不朽。

◎日軍鐵蹄踏破金陵城 中國百姓哀鴻遍野

1937年12月,對日抗戰初期,國民政府企圖死守當時的首都南京,但城外早已被日軍全面佔領,隨著國民政府最後撤往重慶,日軍大舉入侵南京,長達6週的殘殺,吞噬了金陵古城,數十萬民眾被無情殺害。

來自德國的商人約翰拉貝,當時是德國西門子公司的駐華總代表,由於德國在二戰時和日本同為軸心國,拉貝特殊的身份使他免於戰火波及,但也見證了人權淪喪的邪惡時刻。

約翰拉貝不捨中國百姓被戰火摧殘,他和十幾位外國傳教士、金陵大學與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的教授、醫生、商人等共同建立了3.88平方公里的「南京安全區」,並擔任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為大約25萬名難民提供了暫時棲身避難的場所。

◎約翰拉貝、明妮魏特琳 國際友人護南京

約翰拉貝的孫子湯瑪斯拉貝(Thomas Rabe)回憶祖父當時的義舉,他表示,當時光是在約翰拉貝自己住家的花園就棲身了650人,小小一間廁所住了5、6人,約翰拉貝還得不時擊退想翻牆進入、抓走難民的日軍。湯瑪斯拉貝說:『(英文原音)在那段時間,房間住了21人,廁所大概有5、6人,你們一定很難想像當時的情況,但是人們覺得這樣很安全,這是躲避日軍攻擊最好的保護方式。』

同樣也在南京大屠殺期間伸出援手的是美國傳教士明妮魏特琳,她利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保護上萬名婦孺,讓她們遠離日軍魔爪,並且不畏日軍刺刀抵胸,阻止日軍進入校園,期間更因為守護校園而多次遭日軍毆打,明妮魏特琳仍堅不退讓。

明妮魏特琳在日記中詳細記載了日本佔領下的南京,同時南京大屠殺的殘酷也折磨著她的心智。明妮魏特琳雖返回美國治療,但終究無法揮去戰爭的黑暗,最後她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她的墓碑上刻著「金陵女神」,以紀念她的善行。明妮的曾姪孫女辛蒂魏特琳(Cindy Vautrin)說:『(英文原音)她最後回到美國治療憂鬱症,她最後崩潰了,但是明妮的治療並不成功,她無法走出來,最後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約翰拉貝於1938年4月回到德國,他四處演講,揭露日軍暴行,希望同為軸心國的德國政府能向日本政府施壓,一度被蓋世太保逮捕;二戰結束之後,約翰拉貝又因為是納粹黨員的身份,先後被英國和蘇聯逮捕,晚景淒涼。湯瑪斯拉貝說:『(英文原音)當時住在柏林的民眾,必須靠國外的親戚提供食物,但是我祖父和家族什麼都沒有,只有一些紀念品,他拿去換成馬鈴薯,在接下來的一年半,我祖父和家族差點餓死。』

聽聞約翰拉貝的處境,當時在南京的市民每個月接濟他食物和金錢,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後來也提供糧食給約翰拉貝一家,合計價值高達2,000美元,在當時是一筆非常大的數字。約翰拉貝於1950年過世,「拉貝日記」由他的家人保存,直到1996年才重見天日,世人才得一窺南京大屠殺的真相,以及當時國際友人的義舉。

◎總統親頒褒揚令 謝中華民國恩人

適逢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馬英九總統頒贈褒揚令給湯瑪斯拉貝和辛蒂魏特琳,感謝他們家族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的義舉。馬總統表示,約翰拉貝和明妮魏特琳當時其實可以遠離戰火,但他們選擇留下來保護中華民國民眾,他非常感謝國際友人的善行義舉,中華民國永遠不會忘記。馬總統說:『(原音)他們其實可以離開南京、躲避戰火,但是他們選擇南京,保護我們的民眾。當中有許多人因此受到日軍的恐嚇與毆打,但是都沒辦法阻止他們憑著心中的良知與熱血,挽救超過25萬我國同胞的生命,他們毫無疑問都是我們中華民國的恩人。』

約翰拉貝和明妮魏特琳的善行義舉是無情烽火中的一盞明燈,他們義無反顧地向非親非故的中國難民伸出援手,在對日抗戰歷史留下輝煌的人道篇章。戰爭已經過去,但是歷史不能遺忘,唯有僅記歷史的教訓,才能延續現今的和平,也是紀念這些國際友人最好的方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