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臉書時代 用戶淪為免費數位勞工

中央社/ 2015.10.03 00:00
(中央社記者鄭傑憶羅馬特稿)網路通訊發達,社交媒體更讓現代人時時處在連線狀態。義大利學者卡西立說,網路使用已成數位工作,在臉書發文、按讚、分享都有商業價值,業者荷包滿滿,用戶淪為免費數位勞工。

臉書的登入頁上寫著:「註冊,永遠免費。」意味著不用付錢,用戶就可以和親朋好友保持聯繫,隨時分享生活中的每一刻。

消費者彷彿占了便宜,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卡西立說,「事實上我們是生產者、工作者。每個發文、評論、分享,甚至網上的一舉一動都是工作的行為,更別說那些費心寫成的內容。所有的動作,都被匯入科技公司的大數據中。」

在義大利大學畢業後,卡西立(Antonio Casilli)前往巴黎擔任大學講師,專精數位文化和網路社會學。

他表示,「數位工作」意指連上網路,留下網路足跡。可以稱為「工作」,因為這些網路足跡具有價值,可以在市場上販賣,網路公司持續衡量中,也不斷把數據用來修改演算式。

臉書今年的廣告利潤將達到68億美元。根據推估,每個臉書用戶檔案大約價值11到24美元,而這應該是被低估的,因為科技公司提供的數據不透明、遭到扭曲。

他還說,「不能因為大家樂意使用臉書,就否認這是工作。感覺到快樂是促進生產力的誘因之一。」

卡西立指出,「數位工作的發明者天才之處是,這些工作永無止境,每一天、時時刻刻,但工作者一點也不感覺到被異化。」

他認為,網路工作是新型的認知資本主義(cognitive capitalism),全面滲透在日常生活,模糊了家庭、工作的界線,也引發隱私問題。

用戶即使知道臉書、谷歌、蘋果和亞馬遜透過用戶的數據賺錢,但關係不對等,很難提出反擊。卡西立說,「現代的數據工作造成了一批新的數位無產階級,販售時間換來微薄收入,工作也越來越不穩定。」

因為用戶很難得到合理的報酬,卡西立主張,應該向科技大公司課稅,然後提供每個人基本工資保障。

另一名社會學家胡斯(Ursula Huws)指出,當前資本主義讓過去非商品的社會關係,也進入經濟範疇、有了利潤空間,科技也支解泰勒化生產模式,例如優步(Uber)帶來便利,但工作業更不穩定。

科技便利讓工作零碎化,甚至隱形化,新無產階級誕生,但生產者尚未自覺,仍以為自己是占便宜的消費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