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莊凱勛飆演技! 扮墮落警察入木三分

NOWnews/ 2015.09.23 00:00
記者翁新涵/台北報導

鄭文堂導演睽違5年重返影壇,最新作品《菜鳥》深刻呈現台灣議會政治和警察間的黑暗,叫人眼睛一亮又充滿現實的無力感,其中飾演被逼迫到逐漸麻木、與其他警察同流合污的老鳥警察莊凱勛,演得又最是入木三分。

鄭文堂導演是莊凱勛的伯樂,挖掘他入行、合作十幾年,對愛徒嚴格,拍《菜鳥》時,罵的操的都比別的演員更兇,談到最難詮釋的一場戲,莊凱勛笑說:「我選不出來!演阿堂導演的戲,每場都很有挑戰,沒有一場輕鬆的!」

因為鄭導喜歡讓演員即興發揮,要所有演員拿出「菜鳥精神」,跨出之前習慣的安全領域,莊凱勛說:「導演只會給一個指令,不會給明確的東西,像擠牙膏一樣,要一點一點自己生出來,拍菜鳥時他一直叮嚀我,要擺脫舞台劇既定的方式,找到新的方法來演,很多場都是拍好幾個take,用完全不同的角度去詮釋,很累但也進步很多。」

宥勝和莊凱勛,在片中分別飾演理念不同的菜鳥與老鳥,對於初次合作,莊凱勛說宥勝本人跟角色很像,「以前主持『冒險王』的時候,我就注意過他,宥勝身上有菜鳥的純粹跟衝撞感,很不社會化的特質。」多場精彩對手戲下來,兩人培養出好默契,「拍完《菜鳥》我們變成好朋友,有時會互傳照片,寶寶出生時宥勝也有傳照片給我。」

雖然演的是墮落世故的老鳥警察,莊凱勛認為自己其實很不像老鳥,但如果有天演技可以變成老鳥等級的話,他想向游安順與楊烈效法,在他們身上看不到表演痕跡, 用自己的生活歷練去詮釋角色, 只要有他們的戲他也都會去觀摩。莊凱勛說:「對現在的我來說,洗鍊世故的感覺很難去揣摩,拍戲拍了13、14年我沒有過熱情消磨殆盡的心態,一直都是很憨直的在朝夢想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