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國民黨的潘朵拉黑箱

美麗島電子報/薛西弗斯 2015.07.31 00:00
去年的11月29日九合一大選前,國民黨推出了一支競選廣告,廣告中主打「民主是台灣的,不是大聲公的。」,當時,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強調:「民主是台灣的、不是大聲公的,他們搶走你的聲音,搶不走你的選票。這裡是台灣,不吵架的人也有巨大力量。」

1129的選舉結果證明,就像國民黨所說的,民主與選票,真的搶不走。

從洪仲丘、太陽花學運到課綱微調爭議,面對一波又一波的不滿民意,國民黨最令人嘖嘖稱奇的,就是火上加油的大絕招,事前不積極處理,事後忙著轉移焦點,說穿了,掌權者還是在玩政治,把這些事件當成是一次次的危機處理,認為錯的都不是自己的政策、態度,而是沒有辦法完全操控民意、反擊不同意見。

因為沒有辦法認清事實,所以才會等到25萬人上凱道送洪仲丘後,馬英九才跳出來說我管定了。因為做不好政策溝通,所以只好把太陽花、課綱微調等爭議轉成對在野黨的指控。畢竟,打輸了就找個人來怪,這可是國民黨一脈相傳的本事。國共內戰吃敗戰,怪關東軍被收編、怪美國同情共產黨,國民黨似乎永遠沒搞懂,他們輸的,其實是人心,這個世界都已經進步到物聯網時代了,國民黨卻還在大談抗戰勝利、十大建設,我們關心的是去蘆洲會不會遇到飆車族,國民黨卻在那談盧溝橋。一個課綱微調問題,從四月份被鄭麗君委員揭露,到現在已經過了將近三個月,教育部說要辦座談會溝通,辦了一場就縮回去,搞到最後學生上街了、自殺了,又開始回頭怪這是其他黨的政治手段。這也難怪,畢竟用政治的手掌控校園,一向是國民黨的獨家專利,派教官駐校、送政治學生去哈佛,打假球打久了,看別人失誤都會先想想對方背後的組頭是誰。

國民黨沒搞懂,反服貿,沒有人反對台灣的開放,也不是反對貿易自由化。人民反的是不公開的決策過程瑕疵及政府講不清楚,只能含糊帶過的所謂利大於弊。

國民黨沒搞懂,課綱微調,史觀認定,是可以公開討論的,今天沒有人要跟你吵歷史的解釋權是對或錯,不管是將「荷西治台」改為「荷西入台」或是將「鄭氏王朝」改為「明鄭」,反對課綱微調者訴求的只是要一個公開透明的課綱制定流程,而不是沒有事前溝通,只能心裡有鬼似的全體無異議帶過。太陽花讓我們認清了江宜樺、課綱微調又讓我們看透了吳思華。

一個課綱調整,未經公開透明程序,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已經被台權會提起行政訴訟,一審教育部敗訴,在法律上都站不住腳的教育部,部長卻還大言不慚的講法治、要去告學生,如果不是官逼民反,誰又想要上梁山? 潘朵拉的寓言裡,盒子打開後,跑出來的是疾病、災難、謊言,留下的是希望,國民黨的潘朵拉黑箱,留下的只有謊言。

王丹、柴玲、吾爾開希這些名字登上版面,代表的是當年六四背後的鮮血。林飛帆、陳為廷、魏揚和林冠華這些人的名字,本來也可以不需要出現在政治、社會版上,這些年輕的熱血,應該是計畫著要存錢去看Bon Jovi、五月天,而不是上凱道去唱島嶼天光。

馬雲有一句座右銘是這麼說的:「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但是絕大部份人死在明天晚上。」,台灣的掌權者,你們給年輕人的不是跨過今天邁向明天的勇氣,而是直接抹去那個後天的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