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強也!【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7.14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先前曾說「我也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變成兩國論者」和「一中同表」,引來舉國譁然,各地基層紛紛反彈,國民黨現任或卸任立法委員紛紛排隊跳船(朱立倫則美其名為換船);洪秀柱面對如此不堪的局面還說「選舉本來就是在選理念的,連理念都不能堅持、那就太沒出息了」;面對如此天兵級的總統候選人黨主席朱立倫和「最高從政同志」馬英九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看著洪秀柱耍寶、大辣辣的宣傳她的急統理念、眼睜睜的看著國民黨的票源逐漸的流失,最後在百般無奈下只好透過第三者放話-要在七月十九日黨代表大會上換掉黨提名總統候選人,這一招釜底抽薪之計總算威震住氣焰囂張跋扈、目空一切的洪大總統候選人,她發表聲明「以後不再談中華民國不存在的問題及一中同表問題」,將回歸黨綱規定「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洪秀柱好像被馴服了,其實不然,她只是在迂迴前進,俟七月十九日黨代表大會追認她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她就會原形畢露、現出原形,她現在只是嘴巴不講心裡頭還是想得要命;所以黨主席朱立倫和「最高從政同志」馬英九這招「鋸箭法」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因為明末抗清名將(後來變成降將)洪承疇就說:「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強也」。

洪秀柱是外省第二代、浙江餘姚人,為王陽明的小同鄉,惜乎缺乏王陽明之正派與正氣,當然更無王陽明的鴻儒博學;不過因是浙江同鄉、她父親也受到蔣介石之重用,抗日戰爭一結束就被派到台灣當接收大員;「接收大員」在當時是一個肥滋滋的大肥缺,像來台灣的接收大員連震東來台接收日本人財產不久就變成台灣十大富豪之一;據毛澤東和周恩來說國民黨這麼快失去大陸逃到台灣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各地接收大員胡搞亂搞、為非作歹、作惡多端;很多接收大員將日產房屋珠寶錢財據為己有,然後拿著珠寶去誘拐三餐不繼的良家婦女,結果其父叔兄弟就跑到延安參加共產黨或就地參加中共地下黨員接應人民解放軍來解放,「淮海戰役」(國民黨說是徐蚌會戰)國軍是共軍的兩倍,何以最後共軍戰勝,國軍將領不團結固為原因之一,但最可怕的是有二百萬人民(亦是共產黨所稱的民兵)在幫共軍補給、傳遞資訊甚至掩護共軍行動,如此團結在地人民打一場在地戰爭對抗不團結的國軍,國軍就如此被殲滅了;這也是接收大員胡搞亂搞、作惡多端之惡果,所以當時各地(包括台灣)人民對接收大員之印象惡劣至極。

洪秀柱的父親既為接收大員應該是物以類聚,清高不了多少,只是這些人一到台灣就搞了一個二二八事件,殺了十幾萬台灣人、把台灣當代菁英全部殺光,一般人民慑懼於國民黨的暴虐無道與殺人不抸眼而不敢舉報,惟天理昭彰說不定哪天就暴露出來了。

洪秀柱可能就靠著這偉大的背景在文化大學一畢業但沒有教師資格下就在大台北精華區(不是偏遠鄉下)謀得一份中學教師職務還兼任訓導主任,不久又到國民黨台北縣黨部擔任一級主管,旋又升到台灣省黨部擔任一級主管,在那個威權統治時代依照國民黨的黨國體制,台灣省黨部一級主管就相當於省政府的廳處首長,以一位畢業沒幾年的女性能在如此短時間內盤升如此快速,若無特殊背景或高人提攜栽培豈能致之,更偉大的是在四十二歲那年又受國民黨提名栽培當選立法委員,從此在立法院混吃等死25年迄今。綜觀洪秀柱這三種職務有一個共通的特點就是都是高高在上的「訓」人,當訓導主任是在訓學生甚至訓老師,因訓導主任當時是屬於蔣經國的救國團系統,是黨國體系「太子幫」的正黃旗,所以在學校連校長都要敬畏禮讓三分;國民黨黨部的一級主管是在「訓」黨員甚至連一般民眾也一起「訓」進去,當時黨工是見官高一級,一個小小的民眾服務站幹事就能「訓」縣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何況是縣黨部、省黨部的一級主管,在那個威權統治的時代是可以「訓」補選立法委員、國大代表、省市議員及其以下之民選公職人員的;至於幹立法委員就偉大了,依照憲法規定「行政院對立法院負責」,而且所有中央政府、國營事業年度總預算都要經立法院議決方可動用,故立法委員洪秀柱就可「訓」中央政府總統、副總統、立法院長、副院長以外的所有官員了,所以洪秀柱一生所有職務都是在「訓」人,如此育成洪秀柱「訓人有術」之本事與專業,一臉霸氣之本色;英國哲學家羅素說「一個人在四十歲以後就要為自己的臉相負責」,像蔡英文和顏善目、和藹可親就知道她平日待人和氣、溫柔婉約、端莊穩重、熱心公益、慈悲心腸;像洪秀柱一臉兇相就知道平日張眼罵人閉眼罵鬼,只要比她弱勢的或無利用價值的都可一路罵下去,如此罵了五十多年就罵出今日的一臉兇相。(最近因要騙選票就裝出和顏悅色一臉慈祥,整天嘻皮笑臉,實在夠可憐的)。所以洪秀柱一生的生活工作體驗已養成今日的本性,這本性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對一位將近七十歲的老人還要去修改個性甚至改掉她的本性,不是太沒人情味與沒人道了嗎?

所以今後不管洪秀柱有沒有再談「一中同表」或「中華民國有沒有存在」都已毫無意義,洪秀柱比馬英九還急統已斷無疑慮,也就是她自己說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進階版,為了騙取中間選票洪秀柱可能就不再談「一中同表」,但這就如她的發言人楊永明說的「洪秀柱完全沒有改變」(就是沒改變她急統的本性),因為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強也;剩下來的是台灣人民支持「兩岸急統」嗎?【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