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課綱系列(二):反課綱在搞白色恐怖

蕃論戰/侯漢廷/專欄 2015.06.15 00:00
本文將指出,反課綱抨擊課綱小組不專業並非事實;反課綱抨擊政治力介入校園不僅是自打嘴巴,更是落伍的「因人廢言」及白色恐怖心態。探討課綱宜將重點放至課綱內容本身。 反課綱的第二理由是,檢核小組成員有問題。第一,抨擊他們不具專業、第二,抨擊他們具有統派背景。 先從第一點檢視。例如2014年2月4日《自由時報》大標題報導朱雲鵬「經濟專業 竟主導歷史課綱調整」。又例如捍台青粉絲專頁抨擊檢核小組成員朱雲鵬、謝大寧、包宗和、吳連賞等人不具台灣文史專業。而現今,在反黑箱課綱粉絲專頁更是直言「小組成員竟無任何台灣史學者」! 真相呢? 首先,檢核小組僅係國教院所委託的研究小組,僅有建議權,而無直接調整課綱之權責,現行課綱也非由檢核小組直接修改。其次,課綱微調是按照專長,不同教授配到不同科目。朱雲鵬專業於經濟學,包宗和專業於政治學,分配到公民科;謝大寧專業於國學,分配到國文科;吳連賞專業於地理,分配到地理科。他們不負責歷史,是否具有台灣史專業,無損於小組專業性。去要求國文科、公民科、地理科老師要有歷史專業,反對者強人所難,惡意栽贓。第三,小組成員真無台灣史學者嗎?以王曉波為例,探討台灣歷史學術論著、期刊、論文、書籍不勝枚舉,難道只因王曉波年輕是哲學所畢業,現在就不能是歷史專業?第四,不僅檢核小組有歷史專業,歷史課綱委員會成員如林德政、吳昆財、楊宇勛、張建俅等老師皆為大學歷史系副教授、教授,為什麼反對者視而不見呢? 倘依同樣標準,杜正勝專業在中國上古史,憑什麼推同心圓史觀,大修台灣史?反對課綱的連署老師們,有社會發展所的、政治系的、法律系的、經濟系的、哲學系的、甚至還有物理系的,又具備了什麼台灣文史專業來抨擊課綱內容?而反對的高中生大學生,更連大學畢業證書都沒有,憑什麼抨擊課綱內容?反對者主張課綱要「公共參與」,讓「學生、家長及社會各相關團體共同參加領域課綱制定」,這些人又有什麼專業? 反對者一定說:年紀和背景不重要,抨擊的「內容」正確與否才是重點。就算我是高中生,也能夠挑戰王曉波的歷史專業。 好,那麼不妨就探討課綱微調的「內容」吧! 等等,反對者還有理由,抨擊小組有統派背景。如台聯黃昆輝、賴振昌直言,檢核小組有「紅鬼」,被「中共統戰系統」把持,他們都是「統戰組織」,教育部「已經成為中共在台統戰教育部」。如網友may3更直言他們是「中共臥底」,網友reon2027表示,「很想把這些人當場處刑」。 上述惡劣的指控,言之鑿鑿,有什麼證據呢?是發現了大陸統戰部下令的公文?大陸統戰系統明文記載檢核小組成員的姓名?還是這些檢核小組有著來路不明的錢被證明是對岸所給? 都沒有,只是發現王曉波參與「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檢核小組四名成員是《海峽評論》期刊的編輯委員,吳昆財是投稿於該期刊的作者。吳昆財於中正大學完成博士學位,楊宇勛、張建俅皆在中正大學任教,而杜奉賢和吳昆財相同曾研究三民主義,故他們都成了「統戰組織」。 會不會太荒謬? 這年頭,台灣人不能有主張兩岸和平發展的言論自由嗎?不能有集會結社自由嗎?不能有投稿的自由嗎?吳昆財只是發表文章,楊宇勛、張建俅恰好任教於吳昆財畢業的大學,這樣也被「抹紅」,還應被「當場處刑」?如此牽拖罪名、誅連九族,就是當年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也得甘拜下風!照此邏輯,貪汙犯、獨派陳水扁為台大法律畢業,現在所有任教於台大法律的教授都是台獨者和貪汙犯?此外,杜奉賢研究三民主義都被抹紅,那麼三民主義的創始人國父孫中山先生是不是中共的大紅鬼? 反對者說,縱使無法證明他們是中共的統戰系統,然而他們立場偏統是事實。是「政治黑手介入課綱」! 那麼反對課綱微調,就沒有鮮明政治立場嗎? 反課綱的教師與學者們,周婉窈、林于倫、陳翠蓮、黃國昌、劉靜怡、薛化元、顧立雄、徐世榮、施政峰、許文堂、金仕起、陳俊宏、黃益中、吳俊瑩、李筱峰……或是獨派,或是民進黨的好朋友! 反課綱的種種團體,名稱看似中立,實際上全部主張台獨!台灣北社(促進台灣成為主權獨立的現代國家)、台灣教授協會(結合學術界致力實踐台灣獨立建國之專業人士)、台灣教師聯盟(一群認同台灣主權獨立的現職或離職中小學教師)、台灣勞工陣線(勞陣被認為較為親近民主進步黨新潮流系,具有一定的台獨色彩)、台灣歷史學會(認同台灣為一主權獨立國家之歷史學者所組成)、台左維新(臺左維新的終極目標是台灣獨立建國)、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讓台灣邁向健全的憲政國家),更不用說黑島青、島國前進、經濟民主連合……,一大堆過去至今專門反馬英九的社團和民進黨外圍團體,再不然就是純粹為了反課綱而成立的一堆陣線、聯盟、XX會,真正中立毫無色彩的團體,寥寥可數! 反對者說,反課綱者有台獨色彩有何不可,重點是反對的內容正確與否! 那麼為什麼反對者要花大篇幅去描繪、栽贓課綱小組是中共臥底呢?筆者在此不多著墨統獨內涵,簡單而言,統派獨派縱使立場不同,但皆愛台灣,僅為方式不同。為什麼反課綱者反對統派學者,卻擁抱獨派學者,說這叫「多元觀點」?為什麼前者叫「政治黑手」介入校園,後者卻能大搖大擺到學校開講宣傳動員?為什麼前者辦個期刊,學者投稿就被抹紅成「紅鬼」、該「當場處刑」,後者卻能夠囂張跋扈地在立法院前面和公投盟蔡丁貴合作,舉辦「【濁派論壇】自己課綱自己救!我反對中國人養成教育」活動,贈送台獨文宣? 標準在哪?反對洗腦者,在反對統派觀點時,不正是被獨派觀點洗腦嗎?獨派說的一定對?統派說的一定錯? 台灣社會,最不幸就是沒有人理性說事,永遠是「對人不對事」。立場偏統又如何?修改的課綱是否正確才是重點!如同長久以來,一堆網友看到筆者文章就說「侯漢廷文章還有人要看?」、「侯漢廷專寫廢文」;對於筆者的批評,本人表示尊重,然而該些批評者除了惡意的人身攻擊,卻完全無法探討筆者文章論述的邏輯與脈絡。 只因一個人的統獨背景,就認為他撰寫的課綱、他的言行毫無可取,「因人廢言」「因人設事」的荒唐與悲哀完全展現! 停止對課綱委員、檢核小組的背景攻擊吧!人有立場乃天賦人權,立場與己不同便大肆批判、栽贓抹紅、不問其所做所為,此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心態與手法,與當年白色恐怖何其類似!把重點放到課綱微調的內容,我們將發現,新課綱不僅沒有去台灣化,反而大幅提升台灣人的主體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