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書劍集》瑞士經濟回穩 未陷通縮宿命

自由時報/ 2014.12.15 00:00
◎歐陽書劍

日本和歐元區分別以舉國或數國之力對抗通貨緊縮的壓力,今年前十一個月消費者物價上漲二%的中國,也擔心通縮陷阱,但已連續二年陷入通縮的瑞士,在政策利率已無法再調降的情況下,經濟卻逐步回穩,這段短期的演出,猶如經濟學上的反地心引力,展示了社會經濟的複雜與韌性。

過去廿年日本經濟失落的經驗,不僅是日本人的夢魘,也是先進國家最鮮明的前車之鑑,深怕一不小心,就墜入預期物價持續下跌、消費及投資等需求不足,致經濟長期無法成長的困境。

在經濟學家眼中,通貨緊縮的傷害可能更甚於通貨膨脹,一旦通縮預期形成,不僅在實質面需求不足,也因名目利率已下降至最低水準,所以實質利率可能相對提高,使需求更低;若央行的政策利率調降至零,在沒有適當政策工具解決的情況,危機將波及經濟的各個角落,既深且廣。

也因此,過去幾年美國聯準會(Fed)以非傳統的量化寬鬆(QE)政策,意圖拉高物價上漲率向目標值二%靠近,歐洲央行也備妥政策工具,甚至推出負利率因應通縮壓力,而日本在首相安倍晉三主導下,更傾全國之力,希望拉抬物價。

不過,過去三年,主要國家物價上漲率最低的其實是瑞士,不是日本。瑞士和非洲西部的貝南是全球過去三年僅有的物價緊縮國家。貝南這幾年經濟成長都在五%以上,不過因是低所得國家,有其獨特的發展階段;但瑞士名列先進國家之列,卻沒有陷入通縮陷阱的宿命。

瑞士央行的法定職責是物價穩定,太高或太低都不適當。只是在二○一○年以後,瑞士消費者物價指數合計已下降○.七%,除了二○一一年上揚○.二%外,二○一二及二○一三年物價均緊縮,預期今年的物價上漲率頂多是零,明年則將再下跌○.一%;相對地,歐元區物價變動則還維持正值。瑞士物價不振的癥候似乎較歐元區嚴重,然而,歐元區的經濟成長率在二○一二年為負○.七%,二○一三年再衰退○.四%,但瑞士卻分別成長一%及一.九%。

瑞士央行也擔心通縮持續,但其經濟在通縮下卻逆勢而行;其他國家並不如此,以歐元區物價下跌嚴重的希臘為例,經濟已連續大幅衰退多年;不過,瑞士預期今年和明年經濟成長率仍將在二%左右,不受通貨緊縮的影響。

瑞士的特殊性,還在政策上施鐵腕訂定瑞士法郎的匯率下限,使其相對歐元不致升值太高,如此果然有效穩定出口動能,在內需不足的情況下,搶攻國外市場填補。二○一一年九月,瑞士央行宣布歐元的最低匯率為一.二,即每一歐元至少可兌換一.二瑞士法郎,上週瑞士央行重申此一貨幣政策,對意圖炒匯的外來資金,來多少買多少,避免進一步的通貨緊縮,也穩定經濟。

台灣在二○一○年後三年的消費者物價上漲率合計僅為四.二%,在全球僅高於日本等七國,其中屬於工業化的國家僅有日本、希臘及瑞士;在美、歐等國眼裡,似早已陷入通貨緊縮或步入通貨緊縮的壓力中,但從瑞士經驗可以觀察,經濟變數間的關係,並非全然可以模型預測;選擇政策,在先進國家設定的二%物價上漲率框架外,也應考量經濟結構及開放程度。

一百位經濟學家或許有一○一種意見,但實務上,只有一種可以付諸實施,這種選擇出適當政策的能力,在管理學上叫做「藝術」;能夠縱覽、解讀全局的人,才有揮灑的天分,不過此一藝術的價值,最終將由經濟數據決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