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面膜凍齡青春?徐薇蕙揭開偽飾

民生@報/陳小凌 2014.12.07 00:00
圖說:穿梭於懸浮的時間指針中,重複敷臉翼求凍齡青春。當代館提供。

【文/陳小凌】許多愛美女性常會用面膜敷臉翼求凍齡青春,藝術家徐薇蕙卻選擇面膜來隱喻女性面對時間流逝、青春不再的壓力,挖掘女性追求美麗的外表下的焦慮。正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的空間裝置作品《徑:未竟之路》,隱喻女性纖細的情感與姻緣的尋覓過程中心情矛盾和不安。

「面膜也是『面具』的象徵,隱喻另一種偽裝和掩飾;卻也表達出時間和青春的消逝!」穿梭於懸浮擺動的眾多時間指針之中,看著徐薇蕙現身說法,在時間叢林中用面膜重複敷臉的行為錄像,感受孤寂、壓迫、失衡的狀態,透過地上的鏡面無限延伸,呈現虛與實之間的對比,彷彿在與另一個自己對話。

徐薇蕙將面膜染色,有的鮮豔、有的略顯枯黃「就像人邁入初老的症狀」,最後它們被雕塑成圓球狀的花朵,放置在「明鏡台」上,成為裝置作品《明:生命之花—青春》。一座座的「明鏡台」上,呈現了她用面膜層層堆疊雕塑而成,姿態華美而色彩鮮豔,各自燦爛而繽紛競秀的大小花朵,整個展場,透過實物的演出和鏡象的渲染,鋪陳了一種對於青春美貌的集體追求,和一種「色不迷人人自迷」的隱喻情境。

展覽入口處,首先進入眼簾的是狹窄的長廊,藝術家讓觀眾踩踏著破碎不平的柏油路面前進,同時讓眾多細長的紅線從窗台上的一架骨董縫紉機宣洩而下,各自滲透到腳下地面的柏油縫隙中,道路的兩端引領觀眾進入一明一暗不同氛圍的空間,象徵人生路途上截然不同抉擇與方向。

1979年出生於桃園,徐薇蕙2004年她到美國喬治亞州的莎凡納藝術學院攻讀藝術創作碩士繪畫,之後到美國密西根州的克連布魯克藝術學院攻讀纖維藝術創作碩士,創作一方面以身體細胞組織做為形式架構的起點,另一方面從個人的生活經驗去探討女性意識、文化認同及價值觀差異等議題,透過作品呈現和紓解自我的矛盾和個人的焦慮感。作品以複合媒材和裝置藝術為主,有時與攝影和行為結合。

從2006年起,徐薇蕙開始大量使用市售的面膜創作,一路發展出平面性、立體化到空間裝置等類型的作品,但其核心內容,始終聚焦於挖掘女性美麗的外表之下,所隱藏的個人焦慮與諸般矛盾。對於完美的追求,總是伴隨著時間的焦慮和路徑的迷思,現代人如何面對和處理這些生活課題,藝術或可提供新的角度和面向去思索和實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