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群雄並起 蔡賴配非必然

自由時報/ 2014.11.30 00:00
◎記者鄒景雯

這次「九合一」選舉,早在事前就被蔡英文界定為由黨主席邁向二○一六的跨越賽,昨晚選舉揭曉:民進黨席捲全台,西台灣綠成一片,這個結果,除了勢必在國民黨造成強大的政治清洗效應,在民進黨,同樣因為綠盤開得「過度好」,而非「剛剛好」,有關下一步的可能,也將出現多元變局。小英的如意算盤「蔡賴配」還撥不撥得下去?恐怕已非「理所當然」。

蔡英文的「我將再起」,早就是一條清楚的脈絡。二○一二年總統選舉失敗後,蔡英文選擇到長安東路的小英基金會蝸居,在公眾場合暫時沉潛了一段時間。在這段空白的日子,大家知道,許多不同專業領域的退職政務官被她延攬到基金會經常定期碰面,像似個前朝首長讀書會,不過鮮少人知道,小英開始找老師勤練客語,很積極地要把程度近乎聽障者的母語給補回來。客家人不會操客語,讓她在傳統客家庄得票悽慘。

一名剛敗選的政治人物這麼快有此舉動,有點sence的人很容易可以判定:她已經在思考東山再起。

因此,二○一三年底,民進黨在布局六都人選時,若干黨幹部一度浮現某種夢幻組合,也就是蔡英文與蘇貞昌「換位」,讓蔡英文去選她原先考慮、卻被蘇貞昌先行宣布的首都市長,蘇貞昌則「回防」新北,以帶動全黨士氣。

這樣的靈光「乍現」,很快就被小英判定機率是零。她的理由很簡單,四年前新北市長一役與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小英已經連輸了兩次,禁不起再輸第三次,故而她毫無動機願意「冒險」,把自己的政治生命當作賭注。

只做一任 成為籌碼?

在二○一六「再試一次」的思考脈絡下,今年五月,民進黨出現蔡英文到底要不要回鍋參選民進黨主席的討論時,一位「神主牌」級的大老建議小英:不妨把黨主席「禮讓」蘇貞昌繼續當,自己以更超然的地位進行全國輔選,屆時蘇貞昌理當會在二○一六時「禮讓」蔡英文。這樣試圖進行調和的看法,當然不為小英所採納,她的親近幕僚多主張:按照民進黨總統人選提名的遊戲規則,直取黨主席,無疑就取得了提名的重要入場券,這是權力邏輯下的必然選項。

這樣的競合關係,潛在彼此的情緒中,甚至在這次台北市長選局中,小英上電視談述民進黨與柯文哲的相互默契時,由於觸及到非常敏感的地位、乃至主從問題,而這與柯文哲強調的無黨白色競選路線有些扞格,因而提供了連勝文支持媒體操作、擴大的空間,「衝衝衝」隨即回應:「民進黨應該大器一點」,很快就被做了解讀。

在黨內掃除「障礙」的過程,賴清德不可能被視而不見。六月間,賴市長到中國訪問,暢談台獨與六四,頓時被鄉民封為「賴神」,聲望驟升。當其返國後,小英馬上就約賴清德到黨中央來談談,「觸探」之意不言而喻。二○一二年,蔡英文選擇蘇嘉全搭配,這次呢?就如小英很早已經意志展現,她的最佳男主角同樣很早就被推斷當然是賴清德。但是,現在對於小英來說,已經變成是她爭取不爭取得到的問題。

因為,情勢大好,群雄並起,是民進黨的傳統。其次,對於這次勝選的主因,多數民意歸諸於公民社會的崛起以及太陽花學運的燎原,民進黨是「獲利者」的意義遠大於「功勞者」。故而,二○一六總統大選的民進黨內提名,在可以預見的多方逐鹿中原之中,「蔡賴配」的可能性顯然已出現挑戰。

曾經,在一個私下聚敘場合,親自由小英口中吐露出的言語是:「我只要當一任」,雖然後來她以「倘若修憲把總統任期改為五年的話」,讓這個話題中止。但這個意念的出現,顯然可以成為一個靈活運用的談判籌碼,隨著黨內競爭情勢的消長,最終選擇使用或不用。現在,此議如果真的浮上檯面,更加不會是意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