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差點落馬 朱進退受考驗

自由時報/ 2014.11.30 00:00
◎記者王寓中

國民黨在六都市長選戰慘敗,原本被視為「後馬時期」領頭羊的新北市長朱立倫也僅以不到兩萬五千票的差距連任成功,差一點就中箭落馬六都「全軍覆沒」。歷經此役,朱能否成為率領藍軍再起共主,甚至主動承擔挑戰二○一六年總統大選,一舉一動將更受到關注。 朱立倫昨天在慘勝後說,「人民對我們怒吼,我們都聽到了」。應該徹底檢討為什麼整個新世代沒有辦法接受執政者的政策,這不是世代間的隔閡,「是我們沒有隨著世代變遷,好好的做好改革」。

檯面上僅剩吳、朱

朱立倫向支持選民再度承諾,「謝謝市民還給我未來的機會,我會在各界鞭策下,全心全意為新北市打拚」。

雖然在這場選戰中同樣受牽連重傷,但朱未來動向,仍是藍軍內部競爭對手及綠軍關注的首要人物。六都失去五都,環顧國民黨檯面上還能全身而退,在緊接著而來二○一六年大選背水一戰的強棒,除了副總統吳敦義,就只剩下朱立倫。

黨務人士在選前曾預言,如果國民黨在這場選戰慘敗,接下來的藍軍共主,一定是要具備極高人氣且能整合黨內以彌合傷口迅速就戰鬥定位的「超級強棒」,否則再出風波或現分裂危機,不但二○一六年大選及立委選戰無望,國民黨甚至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無法再起。

朱立倫的人氣是否還在可接受民意檢驗,但拒絕辭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如何決定去留、接棒人選佈局、黨內甚至整個執政的改革檢討,以及可以預見反馬風暴及動盪政局,都不是朱主觀上可以決定,再加上黨內競爭對手的牽制挑戰,都可能讓朱對自己的進退,會有更多的思考變數。

事實上,朱從去年下半年決定不再競選連任,努力培植接班的副市長侯友宜,最後在各方掣肘不願朱獨走情形下未能如願。決定參選後,朱團隊就傳出會以靜制動,對二○一六大選採不強求的「避戰」說法。

而此說更大原因在於,馬政府執政以來,在民眾最關切的經濟民生、兩岸議題上,一直與民意背道而馳,遭民眾以選票教訓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如今包括深藍在內選民在六都及縣市長選舉對馬政府和國民黨投下絕對「不信任票」,若馬接下來端出的「改革檢討方案」,又只是依然故我、虛應了事,恐怕連朱也要不知為何而戰?如何能戰?

用人也侷限「七人小組」

除了外在因素,朱立倫本身的結構性困局,也在這場選戰中受到嚴酷的檢驗。馬英九改革進一步退兩步,很大關鍵在用人和決策格局;朱的用人表面海納四方,但核心圈同樣也只侷限在「七人小組」,沒有高明到哪去。

岳父政二代包袱恐成阻力

從台北市的連家、桃園市的朱家,朱同樣背著岳父高育仁政二代包袱,過去的助力未來將成為揮之不去的阻力;而朱在新北市的施政成績,看不到大建設,反倒是桃園航空城遭民眾強烈質疑批判的效應,已先由吳志揚承擔後果,未來朱問鼎大位,逃得過檢驗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