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絕無活摘! 台大名醫:「捐贈者難判腦死才變通」

TVBS/ 2014.11.22 00:00
柯文哲器捐論文案延燒,藍營猛打「活摘器官」,但論文的共同作者,台大心臟外科教授陳益祥跳出來澄清,絕對沒這回事!器捐都在心跳停止之後才開始,裝葉克膜、施打藥物都是為了爭取器官的「保存期限」,而後來台大停止這麼做,因為法界認為可能觸犯「毀壞屍體罪」,至於當初會做這樣的嘗試,就是因為有家屬願意捐器官,卻卡在無法做「腦死判定」,而等到患者真的過世後,很多器官想捐也無法捐。 台大心臟外科教授陳益祥:「第一個就一定會跟家屬講清楚說,這(捐贈者)會死,家屬有些就直接表達說我要捐贈,可是我說對不起,你(捐贈者)沒有腦死,我真的沒辦法(器捐)。」 細說從頭,柯文哲器捐論文的共同作者,台大心臟外科教授陳益祥澄清,無心跳器官移植是尋找腦死器捐之外的另一條路。台大心臟外科教授陳益祥:「他有確定(要器捐),在還沒斷氣之前我們先放管子,放管子放好了,先打抗凝血劑,都好了OK,家屬願意放棄了,然後讓它撤除維生系統。」 維生系統撤除後,心電圖就會顯示患者心跳停止,這時候才開始用葉克膜灌流,注射血管擴張劑,目的是保護器官爭取時間,如果不這麼做,器官移植的時限很短。 台大心臟外科教授陳益祥:「(捐贈者過世後)我衝進去(手術房),30分鐘把腎臟拿出來,就跟日本人以前做的,它可以呀,可是它腎臟會壞,沒有血流大概30-40分鐘時間,所以它恢復就是慢,可是我們這樣的話,等於是被保護,腎臟就還不錯。」 台大當年這麼做,9成器官移植後馬上有功能,而日本作法只有5成,論文發表後,美國、澳洲跟歐盟國家,都跟進嘗試,儘管走在潮流前端,台大卻在2005年喊停。台大心臟外科教授陳益祥:「後來就有人質疑嘛,我們當然就去問一些法界人士這樣好不好,他就說你有很能會犯毀壞屍體之嫌,好吧,那就停吧!」 疑慮是「毀壞屍體」,到了選舉卻變成「活摘器官」,成為烏賊戰術的震撼彈。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從MG149說我們是什麼,是貪汙、洗錢,然後後來變成買賣器官,後來變成活摘器官,遇到選舉特別這樣出來操弄。」 柯文哲無奈沒想到當年的新突破,變成自己從政路上的大石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