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書劍集》向憂鬱方向延伸的大亨曲線

自由時報/ 2014.10.27 00:00
◎歐陽書劍

「每當你想要批評別人」,他告訴我,「要記得,世上並非所有人都擁有你這麼好的優勢。」在小說「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中,以第一人稱敘述故事經過的尼克,一開頭就強調父親曾經對他的勸勉。

是的,承繼自父母的優勢,是出生就跟著落地,個人終其一生都受其影響,可能是天賦、個性、社會關係或經濟能力。這些主宰了個人在現代社會如何立足的要素,事實上,也由掌權的世代,用來建構社會如何回應機會不均的機制。

前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ors)主席克魯格(Alan Krueger)在二○一二年元月的一場演講中提出大亨曲線(The Great Gatsby Curve)這個名詞 ,他引用加拿大經濟學家科羅克(Miles Corak)的研究,說明跨代所得階層流動和所得不均的關係。

大亨曲線的橫軸是所得不均的程度,以吉尼係數代表,數值愈高,所得分配愈不均;而縱軸則是跨代所得彈性,代表在一社會中,父親所得高出一%時,兒子所得的變化情形,數值愈高,代表所得的跨代階層流動愈困難。科羅克發現,各國的所得不均情形和跨代所得流動的困難程度,有明顯的正向關係,曲線向圖形的東北方延伸。

克魯格則進一步說明數據反映出的嚴重性,他指出,有研究發現父母和子女所得的相關係數是○.五,和十九世紀英國高爾頓爵士(Sir Francis Galton)發現父母和子女身高的相關性類似,如果兩個推論都成立,則出生於所得分配最底層十%的小孩,在成年後列名於所得分配最高十%的機會,就像一六八公分身高的父親,生出一八五公分兒子的機會一樣。

「大亨小傳」雖然悲劇收場,主角蓋茨比和心儀女子的家世背景格格不入,最後並死於非命,但他白手起家擁有的財富,卻傲視一時,似乎連結了部分的美國夢。可是從科羅克等人的研究,克魯格認為未來美國的跨代所得流動將更為困難,除非「所有的孩子都能公平地受更好的教育、享受醫療、安全的環境,並能公平地擁有邁向成功的機會」。

科羅克的研究,在學術界並未獲得一致的認同,但美國總統歐巴馬和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都注意到這個問題,相繼在演說中引用大亨曲線說明所得不均的嚴重性,白宮的部落格並特別介紹這一曲線的意義。

階層之間能夠移動,所得不均的問題,才有改善的機會;若所得不均反而限制了階層的移動,則將形成永遠的隔閡。事實上,跨代移動比想像的更困難,根據OECD的研究,單純教育總支出的增加,不一定能促進階級間的移動,其中有許多制度上公平性的問題,所以美國這麼富有的國家,並無法提供所有公民適度的教育、醫療,或是其他成功的機會。

因為所得不均和跨世代所得階層的流動相連結,歐巴馬認為所得不均不是暫時性的問題。葉倫則建議,要從提供平民負擔得起的高等教育、改革遺產政策及協助兒童等方向著手,才能改變結構性的困境。

科羅克則在二○一三年的一篇論文中下了結論,處於所得頂端一%的人,有誘因和能力妝點子女的能力,使他們的小孩繼續處於金字塔的頂端,他們的美國夢一直都在,所以他們不會試圖扭轉政策,去營造有利於底層民眾往上流動的機會。

富人的想法沒有理由改變,如果大眾視若無睹,放任讓處於所得頂端的人決定政策,則小說中尼克的最後感慨,將在我們心中永遠迴盪,「於是我們繼續奮力向前邁進,卻像是在逆水之中行舟,不斷被浪潮推回到過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