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以GHP代替GMP就OK嗎?【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9.18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這次爆發餿水油事件危害到全球許多華人地區喜歡吃台灣美食之饕客,結果也把GMP標章玩掉了,行政院準備從倉庫裡找出久不使用的GHP來取代GMP;在這個國際化、全球化的時代,把一個在國際間通用的GMP標章作廢掉,拿出久不使用的本土國產標章、一個讓外國觀光客看不懂甚至台灣人也看不懂的標章,這到底是進步還是退步?這是一個值得國人深思的問題。

GMP(Good Manufactuging Practice 良好生產規範 )係指食品、藥品、醫療產品之生產與質量管理的規範,是世界衛生組織於1975年11月公布,通用於世界衛生組織之194個會員國及地區;台灣亦將其納入管理規範。這次餿水油事件何以蔓延如此地廣,就是大家太信任GMP標章,沒想到政府背書的GMP會亂發得如此浮濫、如此不自愛、如此地沒有公德心、如此的濫用全國民眾之信任;所以自邱文達擔任衛生署長到改制後的衛福部長,經歷了瘦肉精事件、塑化劑事件、毒奶粉事件、假油(混合油)事件、餿水油事件,這除了證明邱文達治理衛福部之能力和馬英九治國能力一樣差之外,同時也把國際性的GMP玩完了;三年多發生五大食安事件,GMP當然就破產了。

國人都已不在相信GMP了,行政院只好端出一道擺在倉庫多年的舊菜GHP充數以取代GMP;GHP就是食品安全衛生規範(Food Good Hygienic Practices),係衛生署於2000年7月依據食品衛生管理法第20條第一項規定制定,是一套本土國產標章,其規範範圍包括食品業者、食品工廠、食品物流業者、食品販賣業者、餐飲業者、食品製造業者之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食品或食品添加物之作業場所;自源頭管理到自主管理到產品責任保證都有相關規定,章法一大篇「落落長」,顯現台灣文官都很會作文也很會寫條文,可惜花了一大推物力、人力、財力也是聊備一格;如果讓習近平看了一定大罵「空談誤國、實幹興邦」;這一套規章是國民黨政府時代研究的,後來民進黨執政就收起來繼續用國際化的GMP標章;現在GMP被國民黨政府玩玩了又拿GHP出來替代,若2016年又政黨輪替了,若民進黨再回來執政還會繼續用這本土化的GHP標章嗎?

GHP只規範食品部分、那藥品部分用甚麼規範呢?本土的GHP標章三個英文字母可能台灣人都看不懂、外國人更不知其語意為何?在這個全球化、國際化的時代台灣自己搞一個自己人、外國人都看不懂的東西,對發展台灣觀光事業有助益嗎?

台灣市場太小了,台灣是無法自外於全球化的市場的,所以依吾人管見:GMP是不能輕言作廢的、但可以改造它,首先要改組GMP的理事會,多加進一些專家學者,少一些政治色彩之企業,尤其是那些黨政色彩太濃之企業最好排除在理事會之外,特別是企業界人士最好不要出任理事長、秘書長這種關鍵性職務;其次是應加重理事會之行政責任與刑事責任;GMP是國際性之標章、有政府授權與背書之意義,應視同準公務機關,若犯相關法規應加重其刑責,如此課以重責之後政府亦應定期或不定期施以考核,俾能加強GMP之公權力與公信力;第二步則發揮公民意識,全力在2016年實施第二次政黨輪替,國民黨把國際性的GMP玩得信用盡失,在國際間丟盡台灣人的顏面,整體施政滿意度又太差了,實在應該換下來讓國民黨好好反省,若國民黨繼續執政那不管GMP或GHP都一樣「無藥可救」,那台灣的食品藥品都不要再外銷出去了,台灣人民就繼續吃餿水油、混合假油好了;所以改換政府、第二次政黨輪替才能有效改造GMP,才能使GMP重生,才能重新取信於國人與國外觀光客。

所以採用GHP來取代GMP不是最好的策略,改造GMP再改換政黨執政才是最佳之策略,若不換掉政黨執政、那國民黨又是收了鉅額政治獻金就讓GMP或GHP胡作非為,舊事重演、重施故技,像連戰連勝文他們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豪宅,他們才不管台灣人民的死活,台灣食物不能吃與他們何干?多花一點錢買外國食物來吃就OK了,上次發生塑化劑事件時就發現原來台灣很多大富巨賈、達官顯要都是買外國礦泉水來喝的;再差的情況大不了搬到國外住就行了;反正連家到處有豪宅,不論GMP或GHP真的和大部分有錢人是沒什麼關係的。所有台灣人民(當然包括二百多萬外省人士)自己自求多福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