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機師、空服員背後的心酸

蕃論戰/白色正義聯盟/專欄 2014.07.30 00:00
2014年7月23日,仁惠(化名)一如往常一樣,早上七點化完妝打扮好後就出門上班了。只不過這一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因為剛好是“颱風天”,而仁惠主要的工作則是“空服員”。在結束了一天飛行工作後,仁惠也回到家休息,當她打開電視後,竟然發現一件讓她難以置信的事。 看完新聞後,仁惠覺得很生氣又很難過,生氣的是,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難過的是,同事們都在那一架班機上。朋友及家屬看到仁惠的留言,紛紛感到欣慰。不過在仁惠的心中,她那些可愛的同事們將在也看不到了,沉寂了一天後,隨後也提到“所有的專家、民航局...等,全部都把責任推給機師,累了,不想在看新聞,因為沒幾個人是真的了解事情的真相,不懂的人別再亂說話也別在那風涼,讓她們好好的走吧!他們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這是空難發生之後一名空服員對這起事件的看法,由此可看出,當事情發生後,台灣媒體秉持一貫的態度,不斷的大篇幅的報導這次空難的過程,並且開始追究責任。甚至很多名嘴賣弄自己的專業,好好的大談闊論一番,卻絲毫沒有顧慮到罹難者家屬及親朋好友們的感受。說實在台灣媒體處理類似的新聞也不是第一次,台灣的民眾很多都已習以為常。相對地,當國外的空難發生後,我們可以來看看外國的媒體是怎麼去處理類似的新聞事件。國外的媒體盡量不去公開死者的照片,除非經由家屬同意,主要是第一、保護受害者家屬權益。第二、怕大家看到後對於心理的影響會有不小的衝擊。這些細節在台灣是看不到的,也難怪很多人會如此抱怨我們的新聞媒體 : 當台灣遭遇一些重大事件時,新聞台常常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去撥報來增加新聞台的收視率,而新聞的倫理道德完全喪失的確使人撻伐。 相信空服員、機師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工作之一,原因不外乎就是福利好、工作穩定外,薪水也是大家考慮的重點。不過背後的辛苦,不是一般人能體會的。不僅值班時要打扮美美的,在飛機上還會常常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乘客,而日夜顛倒的生活則是壓垮健康最後一根稻草。以筆者的朋友為例,在還沒考上空服員前,朋友們常常約出來吃吃喝喝,不過考上空服員後,基本上就很少跟我們這些“死黨”聚在一塊。結束一整天忙碌工作,說真的身體的疲勞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回到家洗好澡後趴在床上馬上就睡著。當然有很多人會問,既然工作那麼辛苦,何必要繼續待在裡面一直做。說真的以現在高房價、高物價的時代裡,要賺大錢變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辛苦考上自己想要的職業、有一個穩定的收入,假如要退下來,那麼外面的市場是否真的有那麼好呢?以藝人況明潔為例,年幼時因為家境不好決定接觸演藝圈,在來來人往的演藝圈內至今仍是屹立不搖。上節目時也曾大吐口水:當時因為家境不好需要用錢,但是我如果離開演藝圈“我能做什麼。” 在此筆者也有個小小的建議,以這一次空難為例,媒體大哥們不停地追新聞已照成受害者家屬及親朋好友們不小的困擾。過去你們為社會正義把關大家都很支持,只是大篇幅的報導、專家及民航局在談論你們口中的“專業”時,能不能多一點人道上的關心。畢竟,事情發生後我們也沒有時光機能倒迴。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幫助受難者走完最後一程才是最重要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