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鯰魚效應 普惠金融寶寶激戰

中央商情網/ 2014.06.30 00:00
中國新經濟-網路金融崛起與挑戰專題之3(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30日電)在傳統金融業與網路金融互嗆「吸血鬼」、「央媽的親生兒子」之際,網金業者的「鯰魚效應」,不僅引爆普惠金融的「寶寶大戰」,還掀起大陸網路、社會的正反論戰。

「寶寶軍團」、「寶寶大戰」這幾個字眼幾乎搶占了2013年大陸財經媒體的主要版面,同時成為了全社會的熱門話題。

這一切得從「餘額寶」談起。

餘額寶是大陸電子商務龍頭阿里巴巴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寶」推出的餘額增值服務,讓用戶將支付寶帳戶餘額用來投資貨幣基金「天弘基金」,可「隨時買、即時贖回」,收益率每日結算,1年收益率標榜約6%。

大陸財富管理公司弘哲集團6月13日發布的「餘額寶一周年

互聯網金融(網路金融)改變了什麼?」研究顯示,餘額寶用戶早已超過陸股股民。2014年2月底陸股活躍交易帳戶約7700萬戶。

「2014年2月底,餘額寶用戶數達到8100萬戶,資金規模超過5000億元,成為全球四大貨幣基金;2014年3月31日,餘額寶管理規模達到5413億元;根據最新數據,截至目前,餘額寶用戶數量已經超過1億戶。」

餘額寶驚人的吸金量,讓許多產業搶進這場貨幣基金大戰,傳統金融業如中國工商銀行推出「現金寶」、中國銀行的「活期寶」、興業銀行「掌櫃錢包」、平安銀行的「平安盈」等。這些都是標榜降低投資門檻、零錢理財的貨幣基金產品。

網路龍頭也攜手貨幣基金加入戰場,例如騰訊今年1月22日推出「微信理財通」,透過微信社群平台大賣貨幣基金。百度推出「百發基金」,標榜全民組團存款,利率可達8%。蘇寧旗下的「易付寶」也推出「零錢寶」,標榜零錢也能用來理財。

在大陸資金市場爆發「錢荒」之際,另一方面,大陸貨幣基金市場卻迎來史無前例的「錢洪」。

不過,在許多傳統金融界人士的眼裡,忍無可忍的是,這場「存款搬家」的遊戲,其實是「動到了銀行的奶酪」。

統計數據坐實了銀行業人士的預測。弘哲集團專文研究指出,2013年10月,大陸居民人民幣存款減少8967億元;2014年4月,居民人民幣存款減少1.23兆元。

專文說,「業界普遍認為,由於餘額寶類的貨幣基金產品收益率遠超出銀行的活期存款,大量的居民活期儲蓄正從傳統的商業銀行流向上述的『寶寶集團』。」

面對「存款大搬家」,被業界戲稱為「央媽的親生兒子」的大陸傳統金融界豈能不反擊?

大陸中央電視台證券資訊頻道執行總編輯兼首席新聞評論員鈕文新的說法,被視為代表了大陸傳統金融界的多數心聲,也就是應該「取締餘額寶」。

鈕文新2月22日發文說,餘額寶衝擊中國全社會的融資成本、中國的經濟安全。餘額寶嚴重干擾利率市場、干擾銀行流動性、拉高實業企業融資成本等。

鈕文新把餘額寶形容為「邪惡金融」,是「趴在銀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蟲』。」

這篇犀利言詞的文章隨即在大陸網路、社會裡引發一番激烈論戰。

支付寶火速在官方微博回應說,「老師的意思是餘額寶讓銀行少賺錢了,銀行很辛苦,活很不容易。」「我查了下,2013年上半年,16家國內上市銀行淨利潤總額達到6191.7億元人民幣,全年起碼翻一翻,1兆2000億元吧!這還不是全部中國總共有幾百家銀行。」

不只支付寶立即回應,支持「草根金融」、「普惠金融」的聲音也隨即在大陸網路發起激烈的反思筆戰。

名為「一個漂流的河」的網友在天涯論壇貼文說,2012年湖北呂婆婆拿著1978年辦的存摺,1993年時還有75.98元餘額,到銀行領錢時,卻發現倒欠銀行的錢。因銀行自2005年起,對不足300元的小額帳戶收取「小額儲蓄管理費」,每年12元。

這名網友質疑,「存款19年倒欠銀行錢,鈕文新同志,你怎麼看?」

支持餘額寶的聲音不光只是因為它本身是「草根金融」、普惠大眾,而且還讚賞餘額寶的「鯰魚效應」。

浙江財經大學教授謝作詩告訴南方都市報,餘額寶對大陸金融市場扮演了「鯰魚效應」,「餘額寶其實是政府管制存款利率和銀行壟斷經營的產物。」

挪威人當年在海上捕獲沙丁魚後,長途返航,沙丁魚往往一回到碼頭就死掉。直到有漁民在沙丁魚槽放入「鯰魚」,沙丁魚因緊張而加速游動,並且活著回到港口。這就是所謂的「鯰魚效應」。

對於負有金改重任的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來說,其實可因勢利導善加運用餘額寶的「鯰魚效應」。

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第18屆全國代表大會第3次全體會議(中共18屆三中全會)早就提出「發展普惠金融」的概念。

根據聯合國的定義,普惠金融是一個能有效為社會所有階層和民眾提供的服務體系。

餘額寶等網路金融產業符合了普惠金融定義,因此也在大陸金融改革的地位具有戰略意義。

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賴威仁告訴中央社,「人行一開始對待馬雲的態度確實是『你能做就讓你做』,希望讓馬雲這位市場破壞者,來刺激中國銀行業,成為中國銀行進步的動力。」

他說,「另一方面,人行想要推動金改,但也不敢做得太猛。」

賴威仁也分析,為推動金改考量,人行對於餘額寶的政策可說是「一收一放」。既要對金融改革有助益,卻不能任由網路金融無止盡發展與挑戰監管原則。

那鯰魚最終的結果會如何?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告訴新華社說,「如果有一天餘額寶的利率和銀行的存款利率並軌了,即便餘額寶的使命真的終止了,它已經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當年的鯰魚讓沙丁魚活著到漁港,但到了漁港,恐怕也就是鯰魚生命終點。

正如餘額寶正開始逐步掀起大陸利率市場化或自由化的風氣,只是一旦大陸利率真正自由化了,餘額寶就可能像當年美國貨幣基金由盛而衰一樣,邁向生命終點。

不管結局為何,餘額寶自2013年年中開始掀起的網路金融革命與產業趨勢,此刻正在中國大陸這個存款利率尚未自由化的國度裡,掀起前所未見、最精彩的產業浪潮。103063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