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 農藥 崩盤四國

多刺玫瑰 大陸網路金融藏風險

中央商情網/ 2014.06.30 00:00
中國新經濟-網路金融崛起與挑戰專題之6(中央社記者周慧盈台北30日電)6月的某一天,在北京註冊的網路金融借貸平台「網金寶」突然與外界失聯,投資人方寸大亂。網金寶傳出疑似跑路後不久,大陸央行公布2013年報,警示網路金融有三大風險。

中國大陸網路金融這兩年發展快速,除了餘額寶等網路貨幣型基金,P2P(Peer to Peer或Personal to Personal)網路借貸平台也展現了百花齊放之姿。

P2P源起英國,大陸最早的P2P網貸平台成立於2006年,但是直到2011年才進入快速發展期,2012年邁入爆發期,當時較為活躍的P2P網貸平台約400家。

2013年開始,大陸網貸平台以每天1到2家的速度飛速成長。據不完全統計,包含線下放貸的網貸平台,每月交易額近人民幣70億元(新台幣342億元)。

網金寶出事後,上海投資者張先生向大陸媒體訴苦,自己5月才開始投資,沒想到6月就碰到業者落跑,「好多人被騙啊,我一個朋友投了22萬。」

據受害人成立的「網金寶維權」統計,截至6月初,共有109名投資者被騙,金額逾500餘萬元。

網金寶跑路的消息傳出沒幾天,另一家在深圳註冊的P2P平台「科迅網」也出現不對勁,上萬名受害人損失金額從數千元到上百萬不等,總數估計高達數億元。

與傳統金融相比,網路金融具有「操作簡單便利、門檻低、獲利高」的特點,相較於大陸傳統金融的高門檻,網路金融對市井小民與中小企業的吸引力不是沒有原因。

不過,高獲利的背後卻潛伏著不可測的高風險。有大陸輿論將網路金融比喻為艷麗卻多刺的玫瑰,投資人稍一不慎就可能被刺傷。

中國小額信貸聯盟理事長杜曉山曾對陸媒分析,部分業者創辦P2P,目的是為了利用平台自我融資、進行詐騙,與非法集資無異。

他歸納P2P行業混亂的原因包括「無准入門檻、無運行規則、無監管」等「三無」。

統計顯示,今年以來,已有40多家P2P平台傳出倒閉跑路。值此之際,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今年6月上旬在2013年報中提出網路金融有三大風險。

第一是「法律定位不明確、業務邊界模糊」。人行舉例,P2P借貸平台從事金融業務,但現有法律規則難以明確界定其金融屬性並有效規範。

此外,網路金融企業的業務活動經常突破既有監管邊界,進入法律灰色地帶,甚至可能觸及非法集資及非法經營。

二是「客戶資金第三方存管制度缺失,資金存管有安全隱患」。就像P2P借貸平台會累積大量資金,容易發生挪用資金甚至捲款潛逃風險,就像網金寶、科迅網等事例。

第三重風險是「風險控制不健全,可能引發經營風險」。

對此,人行解釋,部分網路金融企業為拓展業務及盈利,使用具爭議和高風險的交易模式,也未建立客戶身分識別、交易紀錄保存和可疑交易分析報告機制,容易為不法分子利用平台進行洗錢等違法活動創造條件;還有一些網路企業不注重內部管理,訊息安全保護強度低,隱存客戶個資洩露風險。

有投資人嫌人行的警示姍姍來遲,更有專家批評官方的監管辦法讓人等得太久了。不過遲到總比不到好,在發出警語的同時,人行透露正著手研究制定促進網路金融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

陸媒披露,人行將針對網路金融制定總體政策,予以導向規範。人行條法司設立的網路金融協會則已報請大陸民政部審批,近期可望成立。

人行報告並指出,截至2013年底,被歸為「活躍」的P2P網貸平台超過350家,累計交易額超過600億元。

從規模及經營狀況來看,P2P平台公司的門檻較低,註冊資本多為數百萬元,公司總員工數10人,單筆交易金額數萬元,年利率一般不超過24%。

P2P平台接二連三的出事,刺激官方加速制定監管辦法。對於官方未來的監管方向,著名學者、北京中國人民大學財金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認為,應該會與規範傳統金融的監管辦法接近。

趙錫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分析,大陸主管部門對於網路金融的監管,將著重在風險控制,如同對傳統金融的監管,將考量風險適當性的問題。

另一方面,趙錫軍說,不論是對傳統或網路金融,官方的監管態度將是一致與公平的,不能有差異化。

也有專家認為,不應採用管理銀行的辦法與手段,來對待網路金融。

前大陸銀監會主席、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明康不久前在北京一場「解構互聯網金融」智庫沙龍中直言,「對於互聯網金融監管,不要跟銀行一樣去管,不能用舊瓶子來裝新酒。」

北京中國青年報引述劉明康說,大陸目前所有的金融法規基本上都不適合網路金融,例如傳統的資本充足率等銀行管理手段,就不適用於網路金融,所以不能「舊瓶裝新酒」。

另有大陸專業人士強調,對於網路金融的監管,在法規制度上,要明確監管的法治內涵是保護守法者並嚴懲違法者,讓法律有可預見性,人人都知道怎麼做、做了什麼屬於違規,以及違法違規的成本。

在趙錫軍看來,制定監管辦法,就是要防止投資者受到無辜傷害。

趙錫軍指出,人行先前已提出對於網路金融的五項監管原則,依具體業務分工,監管辦法出爐順序可能有先有後,其中人行負責的支付業務可能較早公布。

人行金融研究局金融市場研究處官員6月初在北京透露了大陸官方對網路金融的監管分工。

具體的監管分工為:人行負責第三方支付和互聯網(網路)金融協會監管;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負責P2P融資行業的監管;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負責眾籌融資(群眾募資)行業的監管。

就在網金寶之後,北京又傳出一家P2P平台「融信寶」負責人失聯,投資人找上門,發現大門深鎖。北京媒體披露,受害人約600人,損失金額8000萬元。

專研網路金融的北京零壹財經6月下旬發表「中國P2P借貸服務行業白皮書(2014)」指出:2013年,大陸P2P借貸行業的風險已有一定程度的暴露;2014年,風險將繼續增加,問題平台數量很可能再創新高。

白皮書統計,2012年以前,大陸P2P借貸平台倒閉總數量約20家,而在2013年一年當中,問題平台的數量就超過先前倒閉總數的3倍,達70家左右。

其中2013年11月更是問題平台的集中爆發期,單月出現嚴重問題的平台高達41家。

白皮書指出,「部分平台片面追求超額回報和快速擴大交易量,忽視操作風險和信用風險,致使風險快速累積,超高利率難以為繼,資金鏈最終斷裂。」103063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