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向正直不畏權勢的宋耀明律師致敬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6.18 00:00
從一開始,他關心的就是連勝文出任政治人物的品質問題;昨天在法院簽下絕不做偽證的誓言承諾書,接受法官訊問之初,開宗明義、氣溫詞正,他說當初向友人提及與連勝文美國求學時的互動往事,是認為:「國民黨不應該提拔像連勝文這樣的人從政」。 直率坦然;不掩飾、沒閃避,一針見血指出核心重點。 在場採訪的記者臉上,大都閃現了不可置信、又不能不肯定「這就是宋耀明律師鐵血硬漢」本色的認同。 我對宋律師力抗排山倒海壓力,準時出現在台北地方法院民事法庭為我的評論出庭作證的堅持,始終抱持毫無動搖的信心;但聽到他在緊要時刻,不擔心得罪人;不畏忌國民黨,公然陳述存藏心內二十餘年的信念和評價,依然十分動容。感受他勇敢、膽識和正直不阿的氣節,眼角禁不住流下溫潤的淚水。 他要強調的是,接受我查證,證實連勝文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留學唸法律研究所,居邸紐約市知名豪宅、出入美國花花公子雜誌舉辦兔女郎派對大本營的加州Playboy Mansion;目的,絕非八卦,更不是探索隱私。他關切的,是連勝文是否夠格出任影響國計民生的重要政治人物;是重大公益問題。 這也是我當時寫作評論文字「當連勝文進出兔女郎派對」的初衷。那是要嚴格檢驗爭逐中華民國首都台北市市長的連勝文參選人。 事態卻演變成連勝文全盤否認、難以自圓其說的誠信遭疑。他指控我所描寫的「都不是事實、都是捏造的」,要提出司法訴訟之外;還對媒體表示,「文章中的人時事地物都不存在」;意思是完全否認我所暗示,呼之欲出的消息來源宋耀明。 私底下,連勝文發動他的企業界好友、政界親信,雙方知交,向宋耀明施加了無法形容,「不足為外人道」的「關心」,設法阻止宋耀明出面證實我的報導其來有據。 馬英九總統都撥了電話了解狀況。 宋律師的同事、朋友和主跑司法的媒體記者,都明白也猜得到「關說」壓力之重之大;熟悉宋耀明行事作風、家庭背景和人格教養者,同聲異口保證,「他一定會出庭作證;他的正派無從動搖」。 習慣向權勢低頭;對官場顯威懼憚的人士,卻不在少數。他們多次在我面前懷疑宋耀明是服務於理律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他本人和理律大老闆陳長文,都經不起和有錢人作對、影響國民黨台北市長選情的負面衝擊;更別提權力者的刻意報復,秋後算帳。 連勝文信心滿滿。年初接受今週刊專訪,他曾大言不慚說:「不相信有任何人敢出庭作證」。 宋耀明最親密的一位企業家朋友,深信宋「大哥」不是臨陣脫逃、屈從權貴威嚇的懦者,很早就向連勝文的說客說,宋耀明不會違反原則。這位年輕的企業家強調,以他對宋大哥的了解,連轉達來自連勝文方面的關切都不能做。 這就是軍人家庭出身的宋耀明。他熱愛工作、謹守立場,周末閒暇時,練書法、學烏克麗麗琴,他人文素養的自我要求,不是碌碌貴公子、政客銅臭之輩所能理解。 宋律師經常說父親教他,宋家子弟,要正直清清白白。昨天坦然出庭,宋耀明俯仰無愧於宋氏列祖列宗。 這位與國民黨交好的律師,不畏權勢、不阿諛趨炎、步出法庭的新聞公諸大眾後,許多識與不識的友人,傳話要我向宋律師致意;還有人因而對是非價值觀沉落中的台灣,恢復了振衰起敝的指望。 感動又感慨。我要大聲向宋律師送上無限的敬意。我是當事人,我太明瞭他沉重的沉載,出庭後仍然卡在他的肩上,他須要台灣正義力量的支持。台灣要加油,台灣要等待更多更千萬個宋耀明耀照每一個陰暗的角落;台灣才能有明亮光彩的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