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糾察志工:有秩序到自己覺得好笑

立報/本報訊 2014.03.26 00:00
【占領議場學生系列2】糾察志工:有秩序到自己覺得好笑

【記者黃文鈴專訪】318占領立院行動至今,每日每夜大批民眾集結青島東路與濟南路口,除了不時聽到「有沒有人要吃便當?有沒有人要水?」更常聽見的是「這裡是通道,請儘速通過喔,謝謝。」面對駐足聽台上演講的民眾或是路過交通要道趕著去上班的人群,掛著「糾察志工」牌子的同學們逐一疏導,語末不忘加聲:「謝謝。」

3月23日稍早,輔大應用美術系大一學生廖怡涵照常當糾察志工,在現場疏導人群。由於當日上午馬英九總統終於願意回應,召開記者會,卻只是重申《兩岸服貿協議》的重要性,強調《服貿協議》必須簽訂,導致現場學生非常不滿,加上隔天就是週一,擔心聲援民眾會因此減少,現場瀰漫焦躁不安的氣氛。

此時,不知從何處傳來麥克風的聲音,鼓譟「革命就是要流血」,民眾們也高喊「撤警察」,現場一片混亂,眼看現場就要失控時,傳來另一支麥克風的聲音:「同學們,我是飛帆,我在這裡。要冷靜,不要喊口號,不要躁動,不要往前擠。」廖怡涵說,「是他(林飛帆)擺平那時的氣氛」,但沒想到晚間又爆發占領行政院的衝突。

執行任務可選不同方式

從反媒體壟斷開始參加社運的廖怡涵,深覺《服貿協議》僅花了30秒就通過,這樣的程序不正義讓她憤怒,19日當天,她爬上議場入口的梯子,加入占領立院,迄今一周。談起行政院當晚的行動,她說:「不贊同這場行動,但不代表不認同我們的朋友。」透過這場行動反而「因禍得福」,讓他們看清迫害學生的鎮暴警察,並沒有把他們當人看。

廖怡涵說,「警察也沒有把自己當人看」,她認為,警察執行職務是應該的,但要如何執行職務,卻是可以選擇的。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他們可以選擇打偏,不造成傷亡,但警察卻殺紅了眼。她一名衝進行政院的朋友,也在這次行動被警察的鋼靴踢傷眼睛,「警察踢人根本沒在看部位。」而警察打人的影片上傳到網路也不停被刪除,她反問:「這跟天安門有什麼兩樣?」

讓她覺得最荒謬的是,當國際社會撻伐暴力鎮壓,同在一塊土地上卻還有許多「酸民」對身邊的同胞冷嘲熱諷。這幾天,她看見網路上有很多人批評學生癱瘓國家政治就該被打,廖怡涵認為,「酸民」們老在網路上抱怨自己生活過得不好,但又不努力捍衛自己的權利,「就是擺爛啊。」等到哪天受迫害,有何立場要求別人相助?

捍衛國家是呈現教育價值

「大人常說我們沒有好好唸書跑來這裡幹嘛?我們就是有好好唸書,才知道要來這裡。」她認為這是教育價值的呈現,當國家有難,必須站出來捍衛國家。

幸運的是,她獲得爸媽和老師的支持。住在台中的爸媽,甚至請假北上來看望她,只叮嚀她要注意安全。系上老師甚至說:「妳沒有來我不會扣妳分,去做妳認為正確的事情。」

住在議場裡並不舒服,24日之前,整整一個禮拜裡頭沒有空調,一進來就頭暈、想吐、覺得焦躁,很多人甚至需要氧氣罩。由於缺氧,廖怡涵之前常頭暈、嗜睡,但又不是真的累。加上議場燈光全天候開啟,「睡覺超痛苦的,一直被亮醒。」長期處於想睡又睡不飽的情形,讓她精神很渙散,當糾察志工時,同學看到她嚇一跳:「妳怎麼變成這樣?」

幸好之後有支持議場學生的水電工,開啟議場空調,讓外頭空氣流通進來,目前議場空氣保持清新。廖怡涵很感謝許多熱心民眾的幫忙,她執行任務睡在廣場時,常醒來身上多了兩件棉被。連因為發生行政院事件,忍不住一邊指揮交通,一邊大哭,路人還拿巧克力安慰她:「他們沒有受傷,妳不要這麼傷心。」讓她覺得很溫暖。

談起目前占領立院情勢,這個才剛滿20歲的小女生認為,自己的課業荒廢一個月,對人生不會有太大影響。「當我30歲回想起來,根本不在乎這個月。但如果整個制度價值觀被破壞了,就不是10年、20年回得來的。」

(圖說)廖怡涵說:「我們有秩序到自己覺得好笑」,不僅在議場大掃除、每天垃圾分類,還自動自發掃廁所。「你有上立院廁所嗎?超乾淨的!」(圖文/黃文鈴)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