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傳學鬥編輯室報告】報導服貿呈現的藥效與副作用

立報/本報訊 2014.03.25 00:00
■徐子為

目前全台最受矚目的議題,非3月18日後至今尚未落幕的占領立院行動、服貿協議莫屬了。然而突襲占領立法院當晚,平面媒體新聞姍姍來遲、電子媒體幾乎缺席;而後開始報導後被質疑有污名化學生運動之嫌,引發反彈聲浪,媒體改造學社與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也聯合發出聲明,呼籲「打開服貿決策黑箱,媒體立即停止抹黑公民反抗運動」,但為何主流媒體如此失職和偏頗呈現?

新聞本質與報導敘事呈現

根據學者Defleur & Dennis(1996)對新聞的定義為:「新聞是一項報告,這個報告呈現當時有關某問題、事件或過程的現實情況。它通常監察對個人或社會有重要影響的變遷,並把變遷放在一般或特殊的脈絡中。新聞受到一些共識的左右,這些共識包括受眾會對什麼有興趣及新聞機構內外的各種限制。新聞是新聞機構內每天討價還價的結果。在過程中篩選一些觀察到的在某時候發生的人情世故、從而產生一種很容易消逝的產品。新聞是在壓力下匆匆做決定而產生的不完美後果。」

新聞學和其學者認為「新聞中都是事實,也只有事實,沒有他物」,在新聞報導中,記者是主要講述者。論者常謂記者係以「全知觀點」報導事實,似乎對事件發生過程與細節均有所瞭解,甚至能看透某些參與者的心理狀態。但是仍有極限,因凡事都有觀點,而他們所呈現的是部分的事實(fact),且再經由符號或語言加以描繪。新聞內容所涵蓋者雖然仍是事實,但是這些事實經由轉換或再現(represent)後,卻已是「加工」後的產品呈現給閱聽眾,距離完全的真實(reality)已有一段距離,對於閱聽眾產生議題設定(agenda setting)的效力,引領社會議題發展與討論。

編輯室社會控制與缺乏勞權保障

大多新聞台記者平常一日早上作兩則新聞、下午三則,例行公事完成後工時大多接近12小時,下班了、事發當時夜漸深,室內攝影棚也打烊,或許因此一開始電視媒體沒有新聞產出。

台灣各家商業媒體為了市場考量、所有者的政治立場下常會透過「看不見的手」,介入媒體報導走向,甚至即使老闆沒明說,主管長官也會私自揣摩上意,早在記者到現場實地了解情況前,就以限制報導主軸,刻意抹黑學生是「暴民」、「沒禮貌」、「狂歡縱慾」、「吸菸」等負面資訊,強化閱聽眾的刻板印象和削減活動正當性,藉此達到特定目的;事後甚至有位中天新聞台剪接師在臉書狀態抱怨,認為長官一開始便立場偏頗,企圖扭曲事實、沒有平衡報導,讓他非常難過,「當年反旺中我不太懂,現在我懂了」。

然而,大多數的新聞工作者與媒體因少有身為勞方的自覺,記者與編輯多數時候自認為「白領階級」,更少有勞工自覺的意識,多少反映出白領與藍領新聞從業人員心態的差異性。

台灣商業媒體除了壹傳媒集團與聯合報系,其他新聞機構的勞工都無受到工會的保障,不但勞動環境和自身權益不斷滑落,無法和資方抗衡、談判的實力,更無法維持編輯室營運的自主性,如此一來,當然也就吸引不了人才投身新聞工作,自然新聞品質就不會好,更難以善盡媒體的社會責任。

公民新聞與網路串連 自行突破封鎖

如同前述種種原因,占領立院行動主流媒體在事發當晚幾乎沒有相關報導,於是學生、網友們紛紛透過社群媒體平台分享與傳遞訊息,甚至網友longson3000使用ipad在USTREAM現場Live實況轉播議場內情形,最高曾達到4萬8千人同時在線觀看,累積觀看數已超過150萬次,公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璁也感嘆,公民用自己的力量,竟遠比場外數十輛SNG來得「給力」。

各大學傳播系所學生,包含政大大學報、台大新聞所、中正大學傳播系等單位也發揮所學,主動組織團隊,把實習場景搬到立法院現場,隨著活動連日四處穿梭在人群間採訪報導、更新即時消息、拍影音新聞,自發輪班不間斷。

其中,目前就讀台大新聞所碩二的李嘉軒,更透過在CNN公民報導平台i-Report發布的影音新聞,在短時間內獲得海外關注,也迫使國內主流媒體被迫跟進報導,擴大國際間影響力。

消息來源不單一 頭好壯壯不被騙

既然資訊和新聞本身就無法脫離立場和意識型態,閱聽人就要理解,一則新聞或資訊就僅僅是片面之詞,而獲取資訊就如同飲食,一定要多方攝取;理解該訊息背後沒被解碼的意涵和目的,不要讓自己不知不覺地被媒體所控制影響;因此顯現推行與普及媒體素養教育的重要性。

而身為閱聽人的你我,單一方向的傳播模式現在早已不適用了,一旦發現偏頗的媒體或報導,除了拒看,更鼓勵大家主動去電該媒體機構,反應閱聽人的不滿,一起來除錯和監督把關主流媒體表現,讓生活更美好。(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

參考文章

管中祥:服貿不見了

http://goo.gl/hST71R

誰是李嘉軒?讓反服貿議題登上CNN iReport

http://goo.gl/BCqUxS

「街頭民主教室」 學生不撤不下課

http://goo.gl/2MysZS

Taiwanese Students Protest against Cross-Strait Pact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http://goo.gl/cVxOzh

(圖說)學生占領立院行動,許多參與行動的學生在多日未能妥善盥洗與休息的情況下顯出疲態,針對總統府23日上午對學生訴求未能給予正面回應,議場內許多學生臉上仍充滿著憤怒神情。(圖文/楊子磊)

媒大事

服貿與電信產業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簡稱服貿)對台灣廣義傳播產業影響除了目前眾所皆知的印刷品、電影事業、翻譯外,還有目前被大家低估但卻影響相當廣大的電信業。

官方公布的影響評估報告(註1)中註明服貿簽訂後,台灣將開放第二類電信事務中的3項業務市場規模,首先第一類電信業者為自行建設其提供電信服務所需的基礎架構、網路、機房等設備者,如中華電信;第二類電信則是透過一類電信業者的基礎架構,提供電信服務者稱之,範圍極廣泛,包括網路電話(如Skype)、承租網路頻寬提供網路服務者,或是租用一類電信門號自行經營電信事業者(註2)。

這次將開放第二類電信中「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數據交換通信服務」,簡而言之就是個人上網到伺服器間的訊息接收存取,條文中雖註明陸資不得持股超過50%,並設國人個資保護及資安等規範,但中國的網路監控之嚴密很難令人不擔憂。

NCC則表示開放內容屬「封閉型網路且非一般民眾使用之語音服務」,亦指並非開放電話服務,所以不會有被監聽之虞(註3),但現今網路世代許多重要資料都在雲端傳輸,難保資料不被攔截或竊取,而控股限制,交大資工系教授林盈達則表示,陸資不需要超過50%投資比率,只需要取得3、4席董事,就可能影響人事任命。另一方面,取得第二類電信事業執照的中國業者能夠合法租用並管理機房,一旦台灣業者貪圖中國業者低價的外包管理服務,將機房管理外包後,台灣資訊恐遭中方監聽。

換言之服貿簽訂後,將產生類似「色情守門員」的效應,台灣人引以為傲的自由言論有可能面臨挑戰,同時也沒法使用臉書使用YouTube,使用一切對於當權者不利的資訊;另外,台灣近期諸多議題都是靠網路公共領域才得以發揮影響力,一旦網路失去其開放自由,我們離多元言論的腳步又更遠了。(張嘉真/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

註1:http://goo.gl/cOQv0K

註2:http://goo.gl/xRXdZ2

註3:http://goo.gl/wS0OOc

相關閱讀

【玫瑰色的台灣】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563

【多元成家的媒體再現】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5666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