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rmani 黑鳥 毛孩

【歐巴馬大調薪】適度干預薪資 無損就業市場

立報/本報訊 2014.02.26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近日,大西洋兩端的政治人物都對最低薪資議題不陌生。美國總統歐巴馬希望將最低工資調高40%,獲得逾3/4民眾支持;世界強國之一德國才剛通過法規,將於2015年起實施最低時薪8.5歐元(約新台幣345元);而在自1999年起就施行最低工資的英國,反對黨工黨正積極說服企業自願支付員工更高的「生活工資」(living wages)。

對自由市場的推崇者來說,任何人為干預薪資的法規都值得警覺,認為勞動成本提高後,將減少市場對勞力的需求,而最先因此失業的人將會是最缺乏技能者,也就是那些出手干預工資的政策制定者最初想幫助的對象。

這便是何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認為,最低工資是對低技能者的歧視。他同時認為,減少貧窮的更合理方式,是透過公共補貼提高勞動階級窮人的收入。

撙節盛行 政府補貼非易事

調漲最低薪資的懷疑論者通常同意上述主張,但隨著社會收入不均擴大、勞動階級收入比例下降,敦促以行動幫助低薪者的呼聲漸增,且在撙節政策盛行的年代,到處都需要國家出手相救,要透過補貼提高勞動階級窮人收入的方式將相當困難。

或許,制定適度的最低工資並非像新古典純粹主義者所說的那麼糟糕。現實經濟中的勞動市場與教科書不同,並非完全競爭市場。由於想換工作的勞工將面臨損失及風險,雇主可能會支付員工比市場結清率還低的薪水,因此,只要制定的最低薪資不要過高,將能在不影響就業的情況下提升勞工薪資。

實證經驗支持這個論述。在夠靈活的經濟體中,適度的最低工資不會影響就業,即使有負面影響,影響幅度也極小。目前,美國聯邦最低工資為民眾收入中位數的38%,是富國中最低的。部分研究認為,聯邦及各州的最低工資對當地就業市場都無害,部分研究則認為有些微影響,但沒有研究指出最低工資會嚴重損害當地就業率。另外,英國最低工資約為民眾薪資中位數的47%,與年輕人薪資中位數相比更低,目前也未有將人們推離勞動市場的跡象。

訂定標準 建議勿超過中位數50%

然而,過高的最低工資確實會打擊就業,尤其是在僵化的勞動市場。在幾個富國中,法國是最低工資最高的國家,工資為成年人薪資中位數的60%,與年輕人薪資中位數相比更高;這能解釋何以法國的青年失業率極高,15至24歲青年中有26%失業。

不論是在理論或實務上,考慮調整最低工資的政府都可從法國經驗中獲得兩個教訓:

首先,要確定制定的最低工資不超過中位數的50%,且應要比較無生產力人口(如年輕人及長期失業者)的工資中位數低。德國和英國正冒險打破這個規定,目前提出的最低工資為中位數的62%,每6位勞工就有1位的薪資比這低,意味著這個職位將被刪除,尤其是在生產力較低的德國東部。同樣的,英國提出的生活工資比薪資中位數高20%,有可能會打擊就業。儘管美國目前提出的工資調漲幅度相當高,但仍維持在中位數50%。

再者,政治人物應將制定最低工資的權力交給技術官員。英國的最低工資每年都會依照最低給付委員會(LPC)經濟學家及統計學者的建議來調整,整體經濟環境逐漸改善。美國的最低工資則由政治人物制定,調整模式往往不規律,且傾向一次調漲過多,這對美國勞工及雇主都沒好處。

最後,政府應該謹記,最低工資是個只治標不治本的措施。他們不該因此忽略造成低薪資的根本原因,例如缺乏教育及專業技能,並該積極處理這些根本問題。(整理自《經濟學人》)

(圖說)美國紐約民眾排隊等著進入就業博覽會,圖攝於2010年3月2日。(圖文/路透)

相關閱讀

【調漲最低工資 美國會預算處:各有利弊】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002

【數十年來 最低工資不足讓窮人脫貧】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8000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