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政治語言

立報/本報訊 2014.02.10 00:00
左看:政客說謊,乃其本職

越接近選舉,謊言就越普遍,也越自然。譬如,府院人事異動,駐美代表金溥聰回國接任國安會秘書長,總統府辯稱決不是為了回來「操盤年底地方選舉」,這當然是謊言。操盤選舉從來就是金溥聰的本能,沒有人能夠想像一個不搞選舉的金小刀。但是,台灣媒體對於這種「公然撒謊」似乎從不計較,因為很自然把它當成是「政治語言」,人們在意的是這套語言能不能為政治服務,而不在意其真實。

也因此,對於公子哥兒連勝文是否要參選台北市長,大家也容忍他繼續扭捏作態;對於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下一波的總統大選布局,她任何拐彎抹角的五四三談話,大家還是照單全收。在台灣,我們逐漸被迫接受的事實是:政治人物有不說真話的權利。或者,換一個說法:政客說謊,乃其本職。如是認知,浸浸然成為我們的政治倫理。

也因此,我們的政治重視的是「有感」而不是「有理」。選民要的是感覺、要的是氣氛,給我爽,給我讚,其餘免談。於是,在政策選擇上,寧要燈會煙火,不要實質內容;寧要當下熱鬧,不看長遠未來。也因為不重視講理,對於開放性的資訊和充足的討論自然沒有興趣。而後者,很不幸的,卻是民主的要素。

劉鳴生/研究員

右看:謊言的多元面貌

這是個多元的社會,關於政治語言,我們必須認知到,「謊言」就如同「真實」,有多元的面貌。有些場合不太適合說真話,因為會造成傷害;也有些場合非說謊不可,因為有助於和諧,有利於大眾。尤其是在政治上,我們應該在意的不是謊言會造成什麼結果,而是說謊的動機何在,如果動機是無害的,那麼,無須動輒把政治語言上升到道德的層次,而不妨視為技術上的策略運用。何況,選舉如同作戰,爾虞我詐本就是戰爭本質,要求政治人物不說謊,就如同要求士兵不殺人一樣,不僅不切實際,而且有違常理。

或許有人會引用格言說,你可以在某些時候欺騙某一些人,但是不可能在任何時候欺騙所有的人。但是,所有的政治人物都知道,他不可能把一切如實道出,也不可能在任何時候招認其所思或所為,當然更不可能要求言行合一,因為他很清楚,真實的言論最可能妨礙他下一步的作為。或者,就如同馬基維利所說的,最厲害的政治家是:不說真話,卻讓別人以為他說的就是真話。

要搞政治,難免遇到「目的」與「手段」如何協調的問題,為了達到理想的目的,就不能太計較手段的正義。當「政治語言」是達到理想的必要手段,我們又何必在意其是否真實!

于尚白/媒體人

圖說:駐美代表金溥聰美東時間2月7日傍晚(當地時間)短暫會見媒體,說明即將接任國安會秘書長新職。(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