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教育部長鬼話連篇

自由時報/ 2014.02.07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蔣偉寧,教育部長,昨天公開說謊。一個涉嫌違法、亟待調查的政務官,以欺騙國人的方式企圖掩蓋犯行,顯然已不適任。

蔣偉寧自拆人格底線的謊言包括:他說課綱調整是一個「連續」的過程,「前年開始先是數學、自然科,今年國文、社會科,接下來是健體領域。」那麼我們必須追究數學、自然科當初是為何而改?理由很簡單,這涉及三角函數在數學與物理科教授時間先後的扞格。三角函數作為基礎工具,理應在數學科先教導,而後再運用於物理,然舊課綱卻先後倒置,使得教材出現必須統整之必要。

這麼一個純粹的原因,可以與這次蔣偉寧口出的「去日本化」類比嗎?從動機、性質、幅度,根本是兩碼子事。蔣偉寧心知肚明,卻刻意誤導,他是看準了大家外行,沒人用功,於是公民可欺?

同時,蔣偉寧也欠一個交代:何以去年五二九記者會上明明表示「其他科目如國文、英文等」,將不會進行微調,「要等到一○六年全面調整時才改用新課綱」,為何教育部八月一日旋即發函國教院啟動「國文、社會領域課綱微調」?而且在今年利用高中寒假、農曆春節前夕採取政治「突襲」行動?

蔣偉寧自知要害,又心虛強調:「一切合法、合程序,沒有特別倉促。」這是愈描愈黑,完全禁不起事實檢驗。首先,合什麼法?表決通過新課綱的課審會,根本不是法定組織,高級中等教育法在去年六月廿七日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四十三條相關規定,要到今年八月一日才日出,請問這黑機關憑什麼裁量?

其次,合什麼程序?檢核小組是什麼玩意?三次公聽會為何排除大眾參與?課發會與課審會都有意見,為何強渡關山?發言紀錄為何不敢公布?一月廿七日既然大會通過,現在為何還在修?修好後,又由誰檢核?這程序的法律依據何在?

第三,新舊課綱內容變動如此之大,遠超過更改錯字,竟以「微調」白賊,如此龐大工程卻二月又五天就可搞定,叫做「沒有特別倉促」,請問還有什麼更草率的?或者,你們這一小撮社會光譜的邊緣人已經枕戈待旦快六年了?

蔣偉寧受命硬幹的高中課綱調整案,與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黑箱本質如出一轍,徹底背離公開、多元參與、對話的基本原則,是所有民主國家絕不允許的決策方式。國家暴力濫行到這種地步,蔣偉寧你還期待這個社會應該用什麼方式對待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