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或許對養病有益的省心之道(上)

立報/本報訊 2014.02.05 00:00
■宋竑廣

前陣子因為身體不適,應該說,從小到大的某種影響到代謝功能的疾病似乎又發作了,和這2年認識的小7店員提起這事,對方推薦一位中醫師給我,還說:「他(醫師)可是連個性運勢什麼的都把(脈)得出來喔。」

性格修養

因為從小身體不好,甚至出生時就被醫生放棄過的關係,中醫師大概也看過幾十位有吧,對於那些很會把脈的人,總也見識過一些,像是在台北橋民權東路附近開業過的、救過我2、3次的張蔚炎醫師(已移民),被他把脈像是全身快速健檢似的,從頭到腳悉數報出問題,我帶去的親友基本上無一不準或不接受的;也有朋友去過快速摸兩下便把完的,甚至有隔空指著一會兒的,總之奇人不少。

運勢這部分,因為我沒有算命的命,當時並不特別在意——曾找過2位通靈人,都沒什麼結果,一位坦白跟我說,別人的話,相關「情報」在入門時他就看得到了,我卻一直被「障蔽」,另一位主動退我2/3的錢。總之,之後就不太期待算命這種事了。

至於個性這部分,這位被小7店員朋友介紹的醫生,從身體狀況判斷,我能夠念完大學就很了不起了,說是「情緒控制很好」,另外,醫生對於其他被我帶去的朋友也表示,他們的病情和心理有密切關係。因此我想,也許寫寫自己的「修身養性之道」,對於養病的人會有幫助,而且在臉書上試寫1、2段,大家也說有益,便來「野人獻曝」。

坦白說,原本我對心理影響生理這回事不太相信,因為心情不好而失眠的程度可以理解,到重症程度的話有點難想像;但看到醫生分析病情時,一針見血到讓患者拜服的樣子,也不得不信個幾分,回想自己有哪些對於情緒可能有幫助的作為。

雖然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因為容易煩,才盡量讓心情清爽一點的罷了,所以不是脾氣好,而是,正因為脾氣不好,就少碰一些讓人不爽的事情罷了。

猶豫時先決定再說

我第1個習慣是,乾脆、趕快下決定,或有行動力之類的。可以決定優先順序的話就先排順序,像是各專欄依截稿時間補進度;很討厭做某些瑣事小事而拖著不做的話,就當成大事,清空一段時間出來,只做它就好。

例如常常懶得寫稿時,就勸自己先寫一段就好,不然先寫大綱就好,再不然先寫一句也好,或者像書寫的此刻,基隆天氣濕冷無陽光又下雨,連坐到電腦前都沒勁,於是蓋著棉被趴在床上按著手機,先寫幾個字再說。

遇到難以分析利弊的時候,用隨便的方式也好,先決定就是了,曾有網友會一直東想西想不斷猶豫,我也是對他說:「為何不丟銅板決定呢?」當然對方因為有精神疾病,這樣講也沒有用,但我是真的會隨機決定,比方說:「如果連過10個紅綠燈都是綠燈就恨你,但可惜沒有這樣,天意啊,只好放棄了。」欸,讀者看到這裡,可能覺得不過是放水吧,但我有扔過專業算命人士推薦的網站,讓人用來決定事情,對方算N次都是死路一條,巧合的機率奇低無比呢。

我總覺得,至少可以做些什麼的,不會沒有可做的事的,即便是茍且偷生的時候,沒有明天的時候,心想,至少可以傾聽他人訴苦,於是到BBS的徵求板,滿足在那上頭想跟人說話的人。

真的不能做什麼的時候,連傷悲那種浪費時間的事情都懶,可以哭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或者以前也哭夠了,所以無用的楚囚對泣就免了;重病的時候,曾跟有心安慰的網友說:「與其探望,不如把車錢匯給我還比較有意義。」

放寬心胸

第2個好習慣是,喜歡大方向之類的東西吧。比方心懷國家大事,總是比較不會在個人小恩小怨上放心思,或去猜測他人心理隱私什麼的(沒根據的事誰猜得準呢?)認真跟人討論/筆戰的時候,若是當時心情不算差的話,也不會去計較對方冒犯的言語,當作沒看到,繼續就事論事,而因為用網路文字溝通有其限制,以前還會誠懇地希望跟對方繼續用電話細談,有人會覺得挺變態的,但有因此交到一些朋友呢。

跟避開枝節的態度類似,我嚮往能夠「專心掃地」,就像和尚,把灑掃也視為一種修行;能夠好好地做一件事,是我比較喜歡的狀態,像是在學生時代,因為覺得考試等進度上的要求,會干擾對所學的思考,不想走馬看花,於是在暑假也會看書,也有可能回頭看,而不是看下學期的。像是高中暑假時,看了專門談宋代黨爭的一本厚厚的書,只是2個字1個名詞的東西,說起來可以說這麼多,所以平時的理解又是多麼疏漏、簡略呢?這種學海無涯的感覺,對放寬心胸也有幫助吧。

順便說,本來我覺得生過重病的人,如此思考是很合理的,「都已經快沒命了還想那些做啥?」後來發現類似處境的人,也不見得就比較海闊天空,像《甄嬛傳》裡的皇帝,在快要因為急怒攻心致死的時候,也還是忙著生氣,人世間的執念真的是很多啊。

平靜處理事情

第3個習慣是,往好的、清爽的直覺走,唔,這不太容易說明,有些事情,即便可以合法合理地去做,就算說的都是正確又符合邏輯的話語,但自己心裡感覺得到,會有什麼壞心眼沾上來的話,就避開它。

比方說,如果做了件好事會被稱讚到引發自大之心的話,便用笨拙的形象去完成它什麼的;或者去罵人的時候,是真的正氣不可遏抑地罵,只是做該做的事呢?還是罵了之後,仍然不可終日地思著想著,根本就被這種情緒給糾纏得無法自拔了呢?若察覺到是後者的話,我會先試圖跳開,若需要繼續處理,也會等情緒可以中立時再回來。當然這種修行似的事情,也不可能都做得到,盡量往這個方向做人處事便是。

(下下週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