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日本教育停看聽:跨性別團體耕耘有成 政府展開校園調查

立報/本報訊 2013.12.10 00:00
日本教育停看聽:跨性別團體耕耘有成 政府配合展開校園調查

■ 宋竑廣

日本教育主管機關對跨性別學生的權益將有突破性動作,據日本各媒體報導,對於心理與生理性別認同不一致的學生,因學校考慮不周導致不上學等問題,日本教育最高行政機關文部科學省(以下簡稱為文部省),在跨性別權益團體拜訪過後,決定展開調查,認識校園中相關問題的現況。

據日本公明黨眾議會議員輿水惠一部落格,跨性別權益團體「gid.jp 和性別同一性障礙者共同生活之會」(官方英文名稱:General Incorporated Association Japan People with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代表山本蘭小姐,與公明黨谷合正明參議員,一起向文部省提出意見書而促成調查。雙方會後向媒體舉行記者會,陳述意見書的要旨:還是兒童的跨性別學生,不上學、自殺、遭遇霸凌的情形很嚴重,特別對於外在呈現的性別樣貌感到不適,比方女孩子一定要穿裙等規定,希望學校的規定可以放寬,比方允許生理女性穿長褲;輿水惠一認為:「對於跨性別團體提出的所有意見,文部省表示會積極處理,感覺到政府的一大進步。」

協助陳情的議員谷合正明,有過許多跟弱勢接觸的經歷:姐姐有嚴重的身心障礙,因而認識到社會福利事業的重要;就讀京都大學時期,做過阪神、淡路大地震的義工,時常到災區幫忙;大學畢業後進入公司,因業務整併被裁員,有過一段領取失業救濟金與往返求職中心之間的辛苦歲月,因此對於支援學生、新鮮人求職的政策非常熱心;曾擔任國際醫療團體的職員,從事人道救援,協助安哥拉、阿富汗難民營、斯里蘭卡、伊拉克等地醫療支援計劃;2009年蘇門答臘島地震、2010年海地地震,搶先以國會議員的身份到災區視察而廣為人知;另外,他也是原爆症救濟法的主要推動者。

營造生活的友善環境

至於「gid.jp 和性別同一性障礙者共同生活之會」(以下簡稱為gid.jp),2003年創立,2011年登記為法人,擁有1,300名成員(電子郵件通訊錄裡的人數),其下有東京、關西不同區域等十個分部,以山本蘭為代表理事,顧問多為醫界出身,包括前日本精神神經學會理事長、埼玉醫科大學前校長山內俊雄,性別法學會理事長、立命館大學法科大學院教授二宮周平等七人;社團宗旨為:「維護人權,避免跨性別當事人遭受歧視與偏見,提供交流、心理諮商與正確的資訊等服務,及就業等生活支援,營造他們得以正常生活的友善社會。」

要完成這些目標,需要整個社會的協助。「除了廣泛地對一般市民做演講活動,並促使政府、國會、地方自治單位、各機關團體等共同努力,讓社會對跨性別有正確的認識與進一步的了解,立法、推行相關政策。藉由這些努力,防止、根絕因為性別或身心障礙等各種不當歧視,期待社會往男女平權等理念的方向發展,並在國際社會之間互相了解。」這次文部省能夠從善如流,著手調查跨性別兒童在校園中的狀況,堪稱是他們努力的果實之一。

如宗旨所述,「gid.jp」成立以來,時常辦活動為社群服務,或和社會對話,也不斷跟政府單位溝通。就官網紀錄看,自2006年來,幾乎每個月都有好幾場當事人及其家族的交流會,並不定期舉辦給當事人之外、關心跨性別議題的專家與一般民眾參加的論壇;例如以11月中辦的論壇「思考跨性別兒童的處境」,除跨性別者現身說法之外,還找來醫學大學教授、精神科醫師、醫院性別中心院長、高中老師等專家出席,歡迎教育人士、醫療人士、學者,或當事人與其家人、單純關心跨性別的一般民眾等參加。

跨性別學子生活充滿困境

活動文宣寫道:「因對自身性別(與社會認知)有違和感,這些孩子對(與自身性別認同不合的)制服感到嫌惡,因此不去上學,或對依生理性別二分的廁所、學校設備、分組方式、畢業旅行等感到苦惱,因此錯過或未能盡情享受青春期重要人生經驗;據岡山大學調查,在跨性別學生裡,有不去上學的經驗的人佔24.5%,想過自殺的有68.7%,自殘或自殺未遂的有20.6%,顯示高比例的跨性別學子生活遭困難。」簡要地陳述跨性別學生人權問題的概況。

在跟政府機關的溝通方面,自2004年起,「gid.jp」便收集社群內對醫療上性別認同診斷的意見,向厚生勞動省(日本公共衛生、醫療等領域的中央主管機關)提出意見書;當事人、官員、醫生與法律等各界代表,曾就「跨性別性別處理法律」(牽涉變更性別登記等)展開細密的意見交換,從診斷書、戶籍登記到手術程度等大小問題都包括在內;為傳播相關資訊給需要的人,會議紀錄提供可下載的簡要版與全文版的兩種文字紀錄,另外也可以選購現場錄影DVD;從會議的氣氛看來,可以感覺到官方與民間之間的良好互動。

教育界逐漸重視性少數教育

在跨性別團體等單位的努力下,其權益問題日益受到重視,教育界也廣泛地感到性少數教育的必要性。據朝日新聞報導,寶塚大學看護學部的日高庸晴準教授,在地方政府的協助之下,對全國6千名高中以下教師展開民調,發現過半數教師認為教導學生認識跨性別與同性戀有其必要,認為認識跨性別有必要的佔73%,同性戀有必要的也有63%,不過只有14%的教師在課堂上提及性少數(LBG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理由主要是缺乏機會(42%)與完全不了解(26%),或教科書沒寫等。

顯然,就在校園的性別友善程度不夠、高比例性少數學生適應困難的同時,性別教育課程的安排與教材的設計上,跟不上教師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有近四成的老師以為性傾向可以選擇,或有二成六表示無法理解同性戀。因性別教育疏漏的關係,教育者自身難免有所誤解。

在台灣,也有缺乏性少數教育的現象。儘管目前民間有同志諮詢熱線等團體,讓老師邀請到校,宣講包括跨性別在內的性少數議題,還有跨性別專用諮詢熱線,供老師或助人工作者等洽詢;然而單單僅供老師參考的性少數教師資源(非課本、非必要課程),便引發若干宗教團體的抗議,2011年「國民中小學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教學參考資料公聽會」上,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課程組代表、呂明蓁老師曾呼籲,不要把宗教等各種議題帶過來,這些教師參考資料沒有宗教人士以為地那麼嚴重。

日本教師忙著自我充實

在台灣也很知名的作家(「五體不滿足」一書作者)、前教師(自編自演校園電影「沒問題三班」)、現任東京都教育委員的乙武洋匡,曾表示對性少數的支持:「日本也早日承認同性婚姻就好了,我兒子是同性戀的話也沒有任何問題。」最近他和同志地方議員石川大我對談,認識跨性別學生在校園中的困擾,他認為,相關的教育改革要加緊腳步,並提到自己上小學四年級保健課程時,補充了課本沒有的同志知識,「在青春期階段,深刻認識性少數的教育是必要的。」從基層教師到名師,許多日本教師搶在研習與課本改進之前,充實自己的性少數知識,畢竟,苦不能苦孩子,而性少數孩子的苦難,當然也不能等。

(圖說)日本東京淺草寺前,一群穿著學校制服的中學生正在談天,圖攝於2004年5月25日。(圖/Gorgo攝 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