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巴克 好市多 比爾蓋茲

庫巴之火:行動吧!族語

立報/本報訊 2013.10.24 00:00
■pasuya poiconü(浦忠成)

高普考客家事務行政類科從民國103年開始列考客語,這是考選機關尊重多元文化,並以國家力量支持相對弱勢族群語言,這真是可以按讚的作法。

對於曾被原民會前主委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比喻為「已進入加護病房」原住民族語言而言,政府如此的措施無寧是一劑強心針,也使希望的光亮照進暗黑的病房。在爭取族群權益、振興語言文化的道路上,客家與原住民族經常相伴而行,像爭取建立中央層級機關、成立電視台、研修訂定基本法等等,眼見客委會近年來突顯客家形象,形塑獨特的文化圖像與邊界,做為曾經一起打拚的夥伴,原住民族是喜樂與祝福的。

只是反思原住民族語納入國家考試的努力,在兩位前後任的原住民族籍考試委員幾經催促與折衝,至今族語仍然徘徊國考門外,對照尤哈尼前主委的怨歎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近年屢次判定大多數族語(除阿美族、泰雅族、排灣族、布農族外)都已屬於危險語言或瀕臨滅絕語言的事實,尤令人感慨不已!

最弱勢族群所有的事務往往都是糾纏交錯、因果難分、利益環繞的叢體。譬如都會郊區河川行水區或公有地被政府認定「違建」的原住民聚落,進住者是在市區無力購租住屋的最弱勢原住民,早年政府相關法規尚未周全或尚無暇管理,於是這群人得以在其地用克難方式構築勉能遮風避雨的屋子,有的還有公發門牌與水電;時日漸久,公共建設逐次推動,法規不斷研修,這些可憐人棲身的角落開始被發現並視為違法,需要用公權力驅離或另行安置;無奈無法之際,這群人向外尋找奧援如各級民意代表,而聞風聲援的NGO、NPO與學生教授也各自帶著觀點、立論到場,不論是對峙或互動的過程激烈或溫和,所有到場聲援的人都立即演練或實踐一趟自身主張的正義、服務、濟弱的理論、義行、責任,但是熱潮過後,面對拆遷、查封、強制安置的,仍是這一群無力抵抗法制暴力的一群人自己對抗,而聲援者各自回去,服務、學習、研究與伸張正義的檔案又多了好幾頁。

那些已經持續4、50年的「違建」仍然在那裏,等候下一次的取締以及正義的動員。

原住民族的族語振興亦然。如斯危險的語言要嘗試走出困境,公部門曾經有過學校授課、編訂教材、優惠、認證、獎勵等等措施,而激勵、讚美有之,批評、漏氣者亦有之,嘗試列入國考科目,則更是招來諸如劣幣驅逐良幣、增加原住民負擔、二度剝削、不切實際、族語無助工作績效之譏評,民意代表甚且以喪失選票而忌諱支持。

包括族人菁英、官員、學者等,在特殊場合──譬如討論語言文化如何發展──則必然共識族語務須傳承,方式如何如何,響應熱烈;惟待會散人去,回歸現實,平日裏認真推動族語者,仍是那些在晴雨寒溫中流轉於道路間趕赴課堂的族語老師,而這群老師是只能領取微薄酬勞,沒有保險,更不等同一般學科教師被善待。

至於曾在會場踴躍發言信誓旦旦振興族語者,則猶如夢醒回歸現實人間,原先議題與情境不再,族語已非首要,優先順序,不妨列後,至於族語究竟如何?就等下一次研討會議再討論吧!

民族語言文化之振興如若永遠只是勇於倡論,而怯於腳下開始走出一步,隨著時間過去,我們果真是要宿命地印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判定與預測!在許多場合繼續討論如何、如何,卻從不開始願意行動?(成大台文所教授)

社群留言